叙利亚:蓄意剥夺生命和健康权


“我们处在一场浩劫之中;我们在隧道的终点看不到任何光亮。”

这就是阿布德·阿拉曼·阿洛马尔医生(Abd Arrahamn Alomar)用来描述叙利亚人民当前困境的原话。

阿洛马尔是叙利亚的儿科医生,在阿勒颇等尤其危险的城市工作。他于9月26日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33届会议关于预防儿童死亡和人权问题的会外活动上发言。

“叙利亚的状况令人绝望。这是对生命权和健康权的蓄意剥夺。”他解释道。

尽管存在暴力,但阿洛马尔和其他几名像他一样的医疗卫生工作者继续在叙利亚的战线上工作。

“卫生工作者在政府控制之外的地区是最容易受到系统性针对的群体。他们比军人更频繁地成为目标。”阿洛马尔说。

卫生工作者遭遇的暴力状况不仅是职业危害——他们会成为空袭和轰炸的目标。“超过750名卫生工作者据报遭到杀害,但实际数字更多。这并非巧合。医疗设施受到了蓄意的攻击。”阿洛马尔说。

由于叙利亚多个城市受到围困,用于医疗卫生支持的医疗和人力资源严重短缺。在阿勒颇,30名医生在重炮轰击之下为30万人提供服务。只有两名儿科医生照顾市里85000名儿童的需求。

“健康在叙利亚是奢侈品。”阿洛马尔这样描述国内当前的保健系统,“人们不是因为疾病死去,而是因为被禁止获得保健死去。”

2011年以来,叙利亚儿童严重营养不良和因为战争而受伤的案例不在少数。资源的稀缺以及儿童适当免疫的缺乏让许多这类病症无法治愈,增加了叙利亚儿童的死亡率。阿洛马尔提醒道,导致儿童死亡的情形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凯特·吉尔摩强调,许多儿童死亡案例是因为失职和不法行为造成的。“可预防的儿童死亡在我们当前生活的世界完全没有容身之地。”她说。

阿洛马尔个人也承受了巨大损失。他17岁的儿子生前是一名年轻的记者,在叙利亚北部记录消除小儿麻痹症的运动时死于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中。

尽管如此,尽管日复一日面对着恐怖的职业危害,让阿洛马尔在叙利亚帮助伤者的是一种责任感。他把叙利亚人民看做自己人,自己的家人,全心投入帮助尽可能多的人。

“停止针对人道主义设施,尤其是医院和医疗中心。停止针对医疗卫生人员,他们只是在履行职责。”阿洛马尔希望这条讯息能被广泛地听取。

2016年10月10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