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虚拟会议让受害者有机会发表意见


2020年5月4日,距离玛丽亚·诺赫米·巴尔博萨·冈萨雷斯(Maria Nohemí Barbosa González)最后一次见到儿子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已经过去了5年10个月零26天了。

2019年8月30日,在哥伦比亚卡利(Cali)纪念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期间展出的失踪人员照片。欧洲新闻图片社/Ernesto Guzman Jr

为庆祝玛丽亚的生日,儿子亚历山大和她一起来到哥伦比亚西北海岸的圣安德烈斯岛。他们于2014年6月6日星期五抵达。第二天,亚历山大失踪,时年32岁,随身没有携带钱、手机、手提箱或贵重物品,只带了房间钥匙。

玛丽亚·诺赫米向哥伦比亚地方和国家当局报案,报告约翰·亚历山大失踪一事,但她说,没有人理她;也没人提供帮助。之后,她向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寻求帮助。

2015年3月27日,玛丽亚·诺赫米就儿子失踪一事向委员会提交了紧急行动请求。在提交请求后48小时内,委员会分析了玛丽亚·诺赫米的诉状,要求提供补充资料,并将紧急行动请求登记在案。委员会随后向哥伦比亚发出照会,呼吁立即采取行动搜寻并找到约翰·亚历山大。

玛丽亚·诺赫米表示:“从那以后,委员会一直继续为我提供支持。每当从哥伦比亚收到信息,委员会都会通知我。我每次向委员会提问,他们都会很快作出回应。我每次请求委员会的支持,他们都会在认为适当的时候去做。如果没有给予我支持,则会向我解释为什么他们做不到。委员会继续向哥伦比亚发送建议,要求采取行动找到我的儿子并调查他的案件。”

玛丽亚·诺赫米在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第18届会议开幕会议上讲述了她的故事。此次会议不同以往: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因此需要保持物理距离,此次会议从而成为首次由条约机构主办的虚拟届会开幕会议。

然而,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人权条约处处长易卜拉欣·萨拉马(Ibrahim Salama)表示,此次虚拟会议的意义不在于形式本身,而在于委员会发出的信息。他指出,《强迫失踪公约》明确规定:任何情况均不得用来作为强迫失踪的辩护理由。这一原则在大流行病期间依然适用。

萨拉马表示:“尽管采取这一步骤需要作出巨大的努力和让步,但委员会这样做便表明,对于所有国家和这一令人发指罪行的所有受害者而言,无论何种情况下,《公约》仍然是现实存在的。”

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阿亚特(Mohammed Ayat)说,组织本届虚拟会议带来了各种技术、后勤和其他方面的挑战。必须跨越从秘鲁到日本的多个时区,将委员会10名成员组织到一起。 没有提供同声传译,因此会议的部分时段有连续传译,而大部分内容用英语进行。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举行网络会议,还需要推迟原定在本届会议上与各国进行的互动对话。目前,没有任何选择能够满足委员会举行互动对话的技术、质量和安全要求。

与此同时,阿亚特说,“我们的信息十分明确:强迫失踪受害者必须知道,虽然大流行病会使某些情况变得更加困难,但委员会仍然可以提供援助。”

“健康危机造成的紧急情况丝毫不会削弱委员会的承诺和提供的帮助。相反,危机使我们的承诺和帮助更胜过以往。 因此,受害者应该毫不犹豫地请求委员会进行干预,包括通过紧急行动程序进行干预。”

对玛丽亚·诺赫米而言,能够持续联系委员会,令她在寻找儿子下落的过程中感到获得了支持和友谊。

她说:“委员会的援助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这为我儿子的案子增添了新的可能。我相信,委员会会一直支持我,直到我找到约翰·亚历山大的下落。”

点击此处观看强迫失踪问题委员会第18届会议开幕会议(虚拟会议)

2020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