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状病毒病与人权


一名妇女推着另一名坐在轮椅上的妇女走在街道上,两人都戴着外科口罩。©欧洲新闻图片社/DAVID CHANG随着新冠状病毒进一步扩散,各国不得不采取日益严厉的措施来减缓其传播。对此,许多人权机构和专家一直在强调指出令人关切的问题,并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表示:“作为医生,我知道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需要采取一系列行动,而作为前政府首脑,我也理解在需要做出艰难决策时往往难以权衡。但是,如果不采取整体性做法,我们抗击疫情的努力就不会奏效,也就是说我们要重点保护在医疗和经济领域最脆弱和最受忽视的社会群体。”

除高级专员外,多位联合国人权问题独立专家也强调了与此次疫情大流行本身以及为控制疫情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蔓延所采取的措施有关的具体人权问题。

例如,联合国适当住房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莉兰妮·法哈(Leilani Farha)敦促那些建议民众在家中自我隔离的国家为无家可归者或居住条件不理想的人群制定具体措施。

法哈表示:“我呼吁各国采取额外措施,确保每一个人的住房权,保护其免遭此次疫情大流行的影响。各国至少应该做到:停止一切驱逐行为;为受病毒感染且必须隔离的民众提供紧急住所和服务;在执行遏制疫情措施(例如宵禁)时,确保任何人不会因其居住状态遭受处罚。”

残疾人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卡塔丽娜·德班达斯(Catalina Devandas)表示,残疾人也因抗击疫情所采取的措施而处于不利地位,他们中许多人属于2019冠状病毒病的高危易感人群。

卡塔丽娜·德班达斯表示:“残疾人感到自己被落在了后面。对于那些依靠他人的帮助来吃饭、穿衣和洗漱的人来说,诸如保持社交距离和自我隔离之类的限制措施几乎是不可能的。”

16名联合国独立专家,又称“特别程序”,也在敦促各国不要打击人权维护者或批评者。

专家在联合新闻稿中表示:“应对病毒所采取的限制措施必须出于合法的公共卫生目的,而不能用来压制异议。”

1967年以来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迈克尔·林克(Michael Lynk)提醒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所有当局,他们有责任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民众提供必要的医疗保健服务,并敦促所有当局以不歧视的方式采取医疗措施,抗击疫情。

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等几位关于信息自由的专家发表声明称:“人类健康不仅依靠及时的医疗保健,还要依靠获得准确信息,了解所面临威胁的性质以及保护自己、家人和社区的方法。”为此,这几位专家敦促各国政府允许信息交流自由,包括提供真实信息、不限制互联网访问。

联合国外债与人权问题独立专家胡安·巴勃罗·波霍斯拉夫斯基(Juan Pablo Bohoslavsky)也发表声明指出:“实施直接针对应对危机能力最弱群体的财政刺激和社会保障方案,对于减轻此次疫情大流行的灾难性后果至关重要。”他建议“为那些无力负担的人们免费提供公共服务,并准许那些无法应对此次公共卫生危机的个人暂停偿债”。他指出,自主就业及无法在家工作的人员需要经济和财政补助才能做到居家隔离。否则他们将需外出工作,从而危及自己、家人和整个社区的健康。

巴切莱特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Filippo Grandi)在一篇联合社论中写道,2019冠状病毒病不仅是对医疗保健系统及其快速应对能力的考验,也是对人性的考验。“除了这些迫在眉睫的挑战之外,新冠状病毒的传播无疑也会考验我们的原则、价值观和共同人性。”

社论写道:“社群中最边缘化成员的健康与每个人的健康都息息相关。预防病毒传播需要将所有人纳入考量,并确保每个人都能公平地获得治疗服务。”无论在养老中心、监狱还是移民或难民营中,人们都应该获得医疗服务。

两名高级专员表示,病毒不应被用来煽动歧视或仇恨言论。恐慌和歧视从来都不能解决危机,他们敦促政治领导人通过发布透明、及时的信息来赢得信任,为实现共同利益开展合作,并增强人们参与保护健康的权能。

“如果我们在应对新冠状病毒时能够秉持公众信任、透明、尊重和同情最弱势群体的原则,那么我们不仅仅能够维护每个人的固有权利。我们还能构建并利用最有效的工具,确保我们能够度过这场危机并为今后提供经验教训。”

202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