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婚和强迫婚姻:对人权的侵犯


“轮到我结婚的时候,我求爸爸再让我多上一天学。”索丽娜·塞恩(Sorina Sein)泣不成声地讲述着她13岁时被强迫结婚的故事。

她在罗马尼亚的一个罗姆人社区长大,除了顺从父亲的愿望,她没有别的选择。在指定的结婚日,塞恩决定剪去长发。塞恩回忆道:“我的头发很长很漂亮,剪掉长发是我的一大伤痛。” 她无声的抗议导致新郎的家庭拒绝接纳她成为新娘。

“他们说我们的儿子不能娶这个女孩,她疯了。”塞恩回忆道,“我告诉他们,不,我没有疯。我只是想上学,想和我的朋友一起玩耍,”她说,“我告诉他们,我不想做饭或生孩子。我想接受教育。”

塞恩的反抗成为家族的丑闻,但她坚持读完了初中和高中,还上了大学攻读政治学学位。34岁时,她继续以一己之力为终结社区中的童婚做法而奔走呼吁。

“这种做法是对儿童的犯罪,他们会因此终生受害。”塞恩在近期于日内瓦举行的人权高专办专家研讨会上告诉专家,此次研讨会旨在根除童婚和强迫婚姻的区域性和国家性行动带来的影响。

据联合国估计,全球目前约有7亿女童在成年之前结婚。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妇女权利与性别科科长维罗妮卡·比尔加(Veronica Birga)说,如果继续这一做法,该数字将在2030年达到9.5亿之多。2015年7月,人权理事会通过了第一项实质性决议,认可童婚和强迫婚姻为侵犯人权的行为。

“童婚和强迫婚姻几乎侵犯了一切人权,”比尔加表示,“它剥夺了妇女和女童对自己身体和人生的自主权和选择权。”

被强迫结婚的女童身处于提前怀孕的风险中,由于她们的身体仍未成熟,这将对健康造成不利影响。童婚还会对教育带来严重影响,即将结婚的女童往往被迫退学,或在怀孕后辍学。“这导致贫困和被排斥的循环永续不止。”比尔加表示。

马拉维代扎县大酋长特雷莎·卡钦达摩图(Theresa Kachindamoto)的辖区内有551个村庄,她将废除辖区内的童婚现象作为自己的首要使命。马拉维的童婚率居世界前列,50%的女童在成年前结婚。去年马拉维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未满18岁者结婚,而在此之前的十年里,卡钦达摩图一直通过其作为传统马拉维酋长的权力为禁止童婚立法而不懈努力。去年,卡钦达摩图说服了50名村庄领袖签署协议,在这些村庄内禁止和废除童婚。她还撤销了5名未履行禁令并允许女童结婚的村庄首领的职务。

通过与村庄首领和家长团体网络合作,卡钦达摩图已经成功解除了1455桩童婚,这也为她带来了勇敢无畏的“婚姻终结者”称号。在这个把嫁女儿视为获得家庭资源的手段的国家,卡钦达摩图酋长挨家挨户走访,劝说家长让女儿继续上学,让年轻的妈妈重返课堂。

“我告诉家长们,只要让女童受教育,她就能担起一切责任,”卡钦达摩图说,“让女童接受教育,就等于让整个地区都接受教育。”

她补充道,她的努力曾受到阻力,甚至引来过死亡威胁。但卡钦达摩图并不担心,并继续为自己的使命奋斗。她正在游说修订马拉维法律,致力于将最小结婚年龄限制提高至21岁。关于让女童留校受教育活动的下一步,她说:“上大学怎么样?”

2016年11月3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