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气候变化付出人类健康的代价


科学家们报告称,2015年是史上最热的一年。全世界各地区都受到我们这个星球变暖的影响。

太平洋日益频繁而严重的致命台风,印度金奈的洪灾,玻利维亚第二大湖波波湖(Lake Poopó)的彻底干涸,北极冰川的消融和永冻层的融化,印度尼西亚巨大的森林火灾,这些都是全球变暖的表现,伴随着破坏性的人权影响。

2015年12月,全世界齐聚一堂通过了《巴黎协议》,用这种方式限制气候变化并促进对其影响的适应。新的气候协议要求各国在其各自的气候行动中尊重、促进和考虑人权。 

在最近一场关于气候和健康影响的人权理事会活动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表示,《巴黎协议》不仅是一项环境条约,也是事关重大的健康条约。 

陈女士说,到2050年,专家们预测,气候变化每年仅仅通过疟疾、腹泻、中暑和营养不良就会额外造成25万人死亡。气候变化通过其他原因造成数万人死亡,而全世界700多万人的死亡可以归结到空气污染。

“人权方针提供了对各国在气候变化上的国际义务进行问责的入口。”陈女士说道,“这种方针也提供了道德参照点,它强调我们为何需要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凯特·吉尔摩表示,某些群体和生活方式可能完全消失。

“世界上的气候变化若不受控制,森林就会焚毁,岛屿会消失在高涨的浪潮下,冰川和冻原会融化,珊瑚礁会染上消亡已久的尸骨的惨白。”吉尔摩说。

“这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数十万人夭折,数百万人挨饿或被迫离家,冲突泛滥,绝望滋生。这是整个生态系统、所有民族和所有生活方式的坟墓。”她补充道。

吉尔摩描绘了一副黯淡的画面,但她指出,只要公共和私人社区承认气候变化是由有意识选择造成的,并承担他们应对和补救此前所做决定的责任,朝着更美好的未来努力,就能取得改变。 

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正如联合国健康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代纽斯·普拉斯(Dainius Pūras)所解释的那样,与气候和自然灾害相关的流离失所,特别就儿童而言,会对长短期的生活质量造成严重影响。

“曾经失去过住家或亲属的人们,或是受到过生命威胁的人们,更有可能发展出与压力和焦虑相关的症状,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或抑郁。”他说。

普拉斯说,各国必须确保在气候紧急事件中,医疗卫生服务、物资和设施是可用、无障碍且充足的。各国也承担着法律和道德义务,制止气候变化的相关风险及其对人权的负面影响,特别是生命权和健康权。

真相是,时间可能快要耗尽。根据世界银行近期的一份报告,全球平均气温上升2摄氏度,就会让1亿至4亿人处于饥饿的风险中,可能导致10至20亿人无法获得生存所需的足够用水。

“人类健康不能成为代价。”普拉斯说,“人类健康和尊严以及健康权是采取行动的理由。”

这场活动的参与者还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兼任副教授克里斯蒂娜·提拉多(Cristina Tirado);乍得土著妇女与土著人民协会协调员印斗·欧马鲁·易卜拉欣(Hindou Oumarou Ibrahim)和菲律宾卫生部副部长利利贝斯·戴维(Lilibeth David)。

2016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