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图里省冲突中的性暴力受害者正在寻求获得治愈与正义


2011年3月8日,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的瓦利卡莱,妇女们正在参加国际妇女节的庆祝活动。©联刚稳定团/Myriam Asmani

这是一座聚集着颜色鲜艳建筑物的大院。等候的病人们正静静地坐在开放式走廊里的木凳上。带着新生儿和稍大孩子的母亲们、老年妇女和一位形单影只且沉默寡言的老年男子正等候着与咨询师和医务人员会面。

有人可能会认为,来到这个大院的病人所患的是在全球任何医疗中心都会遇到的常规疾病。但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有着悲惨的遭遇。

一名男子讲述了他的遭遇:“一天晚上,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来到了我的村庄。那时,我恰好在村子外面,我可以躲起来,但仍然能看到发生了什么。袭击者杀死了我的孩子和妻子,还抢劫了我们所有的财产。我得以逃离,后来在布尼亚避难,在那里我在儿子的帮助下创办了一家小型渔业企业。”

他说:“在捕鱼归来的路上,我在布尼亚又一次与袭击村庄的暴徒发生了冲突。他们绑架了我并把我带到他们的营地。在那里,他们强迫我强奸两名妇女,两个人日夜轮换。如果我拒绝,他们就会威胁和殴打我。”

“那两名妇女和我就这样度过了四天,期间没有什么食物可吃。一天,俘虏我的人派我去森林里打水,我就是趁那个时候成功逃回了布尼亚。我没有找到儿子,但我去到了布尼亚的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此后到现在我一直住在营地里,也是在这里,我接触到了SOFEPADI组织并了解其工作内容。”

“Karibuni Wa Mama”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不仅帮助治愈了许多身心伤口,还在治愈幸存者们的道路上更进一步。该中心由“妇女团结实现整体和平与发展(SOFEPADI)”非政府组织负责管理。

SOFEPADI是由刚果民主共和国伊图里省布尼亚的24名妇女于20年前成立的。她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发起争取和平的运动,以及促进妇女的赋权和人权。SOFEPADI很快在北基伍省的贝尼开设了另一家分支机构,同时在这两个省打击对性暴力的有罪不罚现象。十年前,该组织通过接管性暴力和性别暴力受害者的医疗中心来拓展其活动,该区域的这项活动以前是由无国界医生负责进行的。

采用整体的治疗做法

SOFEPADI的工作人员采取了一种整体做法来治疗幸存者。一名医生负责监督常规检查,提供艾滋病毒接触后预防治和检测,以及计划生育工作。另一组医护人员提供社会心理护理,负责受害者的创伤和康复问题,还有一组人员则为幸存者提供职业培训,帮助他们在经济上能够独立。

SOFEPADI的协调员诺艾拉·阿利弗亚(Noella Alifua)告诉我们:“由于伊图里省目前的局势,我们正在与境内流离失所者合作。2019年,我们治疗了1305名性暴力受害者。其中一半的人是境内流离失所者。”

她还说:“我们带着流动诊所去到各处,并在流离失所者最后落脚的地方为其提供治疗。我们协助的大部分人是暴力行为的受害者。在合作伙伴的资助下,我们免费为他们治疗。我们的医疗中心无法创造足够的收入来支持其他的实地活动。”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内战于2003年正式结束,但国内某些地区的冲突仍在继续。在伊图里省,2017年12月爆发的民族间暴力事件导致数百人死亡,此外还有包括残忍的性暴力行为在内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整个伊图里和邻近省份的流离失所者达50万人。近57000人仍在乌干达避难。

20201月,联合国驻刚果民主共和国联合人权办公室的一份报告详细列举了伊图里省的暴力事件,指出这些侵权行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在5月发布的最新情况汇报中,办公室进一步报告称,从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武装袭击者在伊图里省至少杀害了531名平民,其中375人死于自3月以来激增的暴力事件中。

对SOFEPADI来说,缺乏保障已经成为一个重大问题,特别是对于为偏远地区的幸存者提供服务的流动诊所。诺艾拉回忆道,她的一支队伍曾在距离布尼亚东北部170公里的马哈吉(Mahagi)险些遭遇袭击。

阿利弗亚表示:“在冲突地区最令人担忧的问题就是妇女是受影响最大的群体。”

获得正义的第一步

近期,SOFEPADI在其活动中增加了一个新的部分:向幸存者提供法律援助,对民间社会行为者进行有关将性暴力刑事化的刚果法律体系的培训;以及提高司法人员对性暴力和性别暴力的认识。

阿利弗亚表示:“这些是可以自由选择的活动,我们只协助那些想要获得正义的人。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法律费用都由我们承担。法院可能会作出裁决,但肇事者往往是没有能力支付赔偿的人。这会让受害者感到很沮丧。”

到目前为止,SOFEPADI已经帮助向法院提交了1500多起指控肇事者的案件。阿利弗亚指出:“我们获得了裁决,但赔偿仍然是个问题。”

鉴于案件的结果并不总是有利的,一些家庭选择了与肇事者进行庭外和解。

布尼亚联合人权办公室的人权干事格洛丽亚·马洛洛(Gloria Malolo)认为,赔偿主要是给受害者带去宽慰感,让他们觉得自己所遭受的伤害已经得到补偿,同时也加强了民众对司法系统的信任。

她表示:“这是联合人权办公室一直参与的斗争,因为如果受害者告诉你他们没有兴趣诉诸法庭,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遭受的伤害不会得到补救,你可以从一开始就知道受害者对这件事没有兴趣。”

“而这代表了整个系统中的一个障碍,通常受害者可以找回他们失去的一切——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并感到他们已经因其所遭受的不幸而得到了补偿。”

在布尼亚,联合人权办公室通过为司法调查和流动法庭提供资金、为受害者和证人提供保护,从而使其能够安全地参与诉讼来支持司法部门打击性暴力。

办公室对打击有罪不罚现象的支持并不以宣布判决而结束,还倡导法院和有关行为者在肇事者无法支付经济赔偿时,寻求所有其他可能的法律途径进行补救。

在这场打击有罪不罚现象的斗争中,SOFEPADI是受害者寻求获得正义的首要切入点之一。为了揭开真相,“Karibuni Wa Mama”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负责收集医疗细节,为提交给法院的案件加强证据。

马洛洛指出:“受害者们的寻求正义之旅从SOFEPADI开始。他们讲述了自己遭受的折磨,让SOFEPADI能够开始将其当作病患来管理。当受害者带着伤痕出现,SOFEPADI能够提供医疗证明、拍摄照片证据,这有助于揭开真相。”

她还指出:“军事或民事法庭将利用这些证据来揭露真相,因为裁判官只有在事件发生数月后才有机会听取受害者的意见。”

“这些伤痕是会消失的,即使是强奸,伤口也会愈合。但SOFEPADI能在第一时间收集到直接证据,这将使法官或裁判官能够查明发生了什么。”


视频


 

2020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