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衡量人权支持可持续发展


3月,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联合国统计委员会最近一届纽约会议的会外活动上组织了一场活动,并分析了通过人权方针收集和使用数据如何帮助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所列的目标,包括减少不平等和消除所有地点对所有人的歧视。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最近为政策制定者、数据专家和发展实践者编制了一份指导说明,涉及对数据采用基于人权的方针,以实现和衡量可持续发展目标。包容性的数据收集和分析是该份文件中的关键词。

“如果你未被计算在内,那你就无足轻重。”丹麦非政府组织残疾人组织(Disabled People’s Organizations)的主席托基尔德·奥勒森(Thorkild Olesen)表示,“统计和数据收集的目的是落实和履行人权,包括面向最弱势或边缘化的群体。”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明确了对数据收集和使用采用人权方针的一套共六项基本原则:各个人群在数据收集过程中的参与,特别是边缘化群体;数据的分类,从而预防基于性别、年龄、族裔、残疾、性取向或宗教的歧视,这是国际人权法所禁止的;自我认同,且不强化对这些群体进一步的歧视;用以保障知情权的透明性;尊重回复者的隐私及其个人数据的保密性;数据收集和使用过程中的问责。

2015年,墨西哥人权委员会与该国的联合国人权办事处合作,主持了一场国家人权机构国际会议*,会上各方宣誓积极参与2030年发展议程的落实并就其衡量工作开展协作。

同年,墨西哥的全国人口调查努力对数据收集和分析采用了基于人权的方针,基于族裔、住房状况和两类专门的人群——青少年和老年人——进行了数据分类。

数据披露,21.5%的人口被认定为土著出身,1.2%为非裔墨西哥人。人口普查也显示,土著女孩在校时间平均为5.1年——比土著男孩少1.1年,比全国女孩的平均数少3.9年。此外,康复中心91.2%的吸毒者为男性,而正在康复的大多数女性吸毒成瘾者年龄介于15至19岁。

墨西哥国家统计和地理研究所主任恩里克·赫苏斯·欧达斯·洛佩斯(Enrique Jesus Ordaz Lopez)呈报了这些调查结果,他认为,应向公众和政策制定者明确传达揭露了差距的数据分类,从而让它们转变为有效的政策对策。他建议探索新的数据收集形式和新的数据来源,改进分类方法,拓宽参与。

他的意见得到了菲律宾统计局国家统计员兼负责人丽莎·格蕾丝·贝尔萨勒斯(Lisa Grace Bersales)的认同。“针对国家和全球数据供应方与使用者之间的伙伴关系,国家统计办公室需付出明显更多的努力,还要协调我们的各个全国统计系统。”她说,“我们也要更好地利用现有数据源,例如登记和行政调查,同时利用新的来源,如大数据以及地理空间科学和地球科学。”

各位首席统计员在会上证实,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的指导说明符合《官方统计基本原则》*,这是联合国大会2014年通过的一套专业和科学标准。

指导说明还建议国家统计办公室在一个联络点之下明确并整合人权统计,芬兰统计局局长玛尔霍·布鲁恩(Marjo Bruun)表示,这个想法得到了该局性别统计专家们的积极反馈。

“尽管我们统计员在日常工作中编制统计数据时很少用到‘人权’一词,但人权的不同视角始终存在于我们的统计中。”她说。

2016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