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不见,心不烦:叙利亚境内拘留中的死亡事件


“每天都会有两名被拘者死去。”一名最近在大马士革政府设施中被拘留的男子回忆道。

他记得一名囚犯离开他的牢房前去接受审讯的场景。

“他们狠狠地折磨他,打他的头。他回到我们的牢房时,对我说,‘我想我撑不住了。拜托,照顾好我的孩子们’。他15分钟后就死了。守卫只是走进来带走了他的尸体。”他说。

这段恐怖的叙述取自联合国叙利亚调查委员会为其最新报告*汇编的600多次访谈之一。该报告审查了冲突各方在过去四年半——2011年3月10日至2015年11月30日——虐待和杀害被拘者的情况。

一些叙利亚男子、妇女和儿童被从街上、家中和工作场所中带走,或在政府检查点遭到逮捕,之后被转移到叙利亚各地数十个官方或政府秘密拘留设施中的某一个。报告*发现,这些被拘者被大规模杀害,在实行一项袭击平民的国家政策过程中,这构成灭绝行为和危害人类罪。一些小至七岁的儿童也被发现在国家拘押中死亡。

政府军没有调查拘押中的死亡事件,反而有意隐瞒事实,即这些死亡是由蓄意行为或高层监管人员的失职造成的。

“监狱官员、各部门的管理人员、军事医院的高官、军事警察团队都知道正在发生大规模的死亡事件。”委员会主席保罗·塞尔吉奥·皮涅罗(Paulo Sérgio Pinheiro)说,“几乎每一名脱离监禁的幸存被拘者都遭受过不可想象的侵害。对普通叙利亚人而言,逮捕或绑架的阴影,以及随之而来近乎不可避免的恐惧,已经瘫痪了国内各个社区。”

许多其他被拘者因为未受处理的伤势、疾病和医疗服务遭到剥夺而在被政府拘押期间死去。

一名现已脱离组织的原情报总局守卫表示,在大马士革的一个安保拘留设施中,每天至少有三到四名囚犯因为受到忽视而死去。  

“他们主要死于过度拥挤的牢房中的不卫生条件。”他说。

这些牢房拥挤到囚犯们根本无法活动。他们的脚肿胀起来,一些囚犯生了坏疽。

“如果医疗状况十分紧急,我就会直接去找部门监狱设施的主任。”他解释道,“不过没有人会在意。最后,一名医生会去看望生病的囚犯,可能会问他几个问题。”

叙利亚人不仅在政府拘押期间遭到酷刑和谋杀,还在被称为恐怖组织的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支持者以及某些反政府武装团体的临时拘留场所中有此遭遇。  

“叙利亚各地的一些平民已在不合法的审判后被即审即决,另一些被扣为人质者在武装团体的拘押中死去。”委员会成员威迪·蒙丹蓬(Vitit Muntarbhorn)说。

一名老妇人记得,她曾听到正在遭受酷刑的男子哭喊,她当时和一群来自伊德利卜吉尔斯-舒古尔(Jisr Al-Shughour)地区的平民一同被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支持者扣为人质,关在一个临时拘留设施中。

“我可以透过墙听到所有动静——鞭打、殴打和更坏的事情。”她说,“有时候我会在囚犯被处决时听到枪响。”     

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也让被拘者受到严重虐待,包括酷刑和即审即决,这构成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

“那些在全国犯下不人道待遇、酷刑和致死行为的责任人必须受到追究。”委员卡拉·德尔庞特(Carla Del Ponte)说道。“他们每个人都要负刑事责任。”她继续说道。她还指出,委员会提出了众多建议,其中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将叙利亚的情况移交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