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仇视女性的行为具有个人针对性且可以被解决


Seyi Akiwowo表示:“这是关于我们如何让想要进入公共生活的女性更具互联网适应能力。虽然网上凌辱的现象不会消失,但你可以减轻它对你的影响。你可以用一些方法保护自己。”

越南一家咖啡馆中两名女性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工作。妇女和女童经常遭受网上凌辱,但她们可以保护自己。© EPA / LUONG THAI LINH

对于妇女和女童而言,互联网可以赋予她们权力,但它也会是一个危险的空间。威胁、恐吓和勒索等企图只是网上凌辱的几种方式。受害者遭受凌辱往往是因为其言语、所属群体、主张,或在很多情况下,仅仅因为身为女性。

对于Seyi Akiwowo来说,在线胜利的片刻变成了一场噩梦。

那是2017年,Akiwowo在欧洲议会欧洲青年活动上发表演讲的视频片段被一位博客引用。在这段视频中,她主张前殖民者国家向以前殖民地国家赔偿,作为刺激发展的一种方式。

Akiwowo知道她的行动主义可能会在网上惹出麻烦。Akiwowo是一名年轻且活跃于政治舞台(23岁时,她就当选为她所在的英国伦敦自治镇的一名官员,成为当地最年轻的民选官员之一)的有色女性(她有尼日利亚血统)。她说这一身份使她成为了目标。

起初,关于她演讲的评论是积极的。然而,不久网络巨魔也随之而来。她说,污言秽语很快充斥了她的社交媒体。他们说她“罪该万死”,叫她“滚回非洲”,并对她进行种种基于种族和性别的侮辱。这些行为持续了好几个月。

Akiwowo回忆道:“这是一场无情的、且带有种族主义色调和仇视女性特征的凌辱风暴。但我意识到我并不是唯一经历过这种事的人。所以我想,这不过是网络世界中的一个可以解决的小故障”。

它具有个人针对性

巴基斯坦数字权利基金会执行主任Nighat Dad说,攻击女性人权维护者和活动者的性质是不同的。在网上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中,她时常注意到针对女性活动者的攻击具有个人针对性。Nighat Dad表示,女性会因其穿着和吸烟方式而被指责,有些人还鼓动人们殴打或强奸她们。

“虽然受凌辱的程度不具有可比性,但是男性往往是因为工作而遭受凌辱。而当女性受到凌辱时,这些攻击就变得具有个人针对性。身体羞辱、人身攻击、强奸威胁,五花八问。”

在线骚扰对女性的影响显而易见,而且对她们的安全造成威胁:很多女性报告了被骚扰后的心理伤害,包括抑郁症。这些在线的威胁经常在线下实质化,或者说在线暴力可能导致线下暴力。例如印度女记者Gauri Lankesh,因为去年发表了对印度教极端主义的批判,在网上饱受暴力袭击的威胁,随后被杀害。

Dad说:“ 于是,[女性]开始自我审查。而且在更糟糕的情况下,她们完全避开网络空间,以期保护自身安全。”

还击

Akiwowo表示,妇女和女童需要夺回数字空间,以还击数字凌辱行为。她说,这好比是在一个真实的实物空间里,妇女和女童需要继续捍卫自己的生存空间。

 Akiwowo说:“人权在此非常重要。必须要有一种基于人权的做法。让女性保持在线状态是让女性明白她们有在线的权利。”

她的确努力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如今,Akiwowo经营着一家非营利组织Glitch!UK,旨在通过宣传、培训及开展专项活动来防止在线凌辱行为。她通过教人们如何照顾自己并保持在线安全,来帮助其他网上活动者和个人。

面对在线暴力和欺凌,妇女和女童可向专门机构寻求帮助,而且可以采取措施解决这一日益严重的人权问题。最近,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期间举行的小组讨论中,专家们和活动者讨论了在法律和实践中相关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可以帮助妇女和女童更好地保护自身免遭网上暴力侵害。

Matt Mitchell表示,这也关系到使用科技来维护安全。Mitchell是一名骇客,也是Tactical Tech组织的数字安全和隐私权主管。该组织与活动者和人权维护者合作,并就如何更好地掌控他们的个人数据提供建议。

Mitchell表示,个人身份通常被用来折磨和凌辱网上活动者。通过使用加密等安全通信技术以及对线上数据进行细察等手段,人们可以更好地控制个人数字身份和足迹。

Mitchell说:“这关系到理解科技,而且懂得个人身份是一个人的长处,而不是造成问题的因素。”  “我们可以使用科技来保护自己。”

国家也可以发挥作用。特别报告员Simonovic呼吁,人权原则(包括妇女的人权)即应在线下也应在线上被承认且受到保护。

她说:“打击针对女性的网络暴力行为的诸多挑战之一是,大多数国家仍然未能认识到数字空间中对女性的暴力行为是一种真实的暴力形式,并且迫切需要在国家层面上采取专门的立法措施。”

2018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