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文化权利领域特别报告员法丽达•沙希德(Farida Shaheed)在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五届会议上的声明

2014年3月12日
日内瓦

尊敬的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尊敬的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对于今天无法亲自到场向各位介绍我自去年6月以来所开展的活动,我深感遗憾。我非常感谢买卖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纳贾特•马拉•姆吉德(Najat Maalla N’djid)同意代我宣读声明。

2013年,我的专题研究重点关注包括冲突后社会在内的分裂社会中的历史与记忆叙述问题。我发布了两份系列报告,第一份于去年10月提交至联合国大会,关于记录和教授历史(A/68/296)。今天为大家介绍的第二份报告关于纪念进程(A/HRC/25/49)。

我选择这些主题是因为自从设立我的任务授权以来,尤其是在实地访问期间,我屡次收到证词强调称作为文化遗产的历史与记忆叙事对当代集体身份的塑造极其重要。人们一方面努力追溯、证实、宣扬和让他人承认自己的历史和记忆,另一方面又对主流历史解释进行争辩。我还发现,基于文化权利的过渡司法方针与和解战略通常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

我的报告关注分裂和冲突后社会,但事实上,我并不确定你们一定会同意我的观点,我指的是多数社会,即便不是全部,包括在近期或不久前发生国际或国内冲突的社会;后殖民社会;经历了奴隶制的社会;面临基于族裔、民族或语言背景、宗教、信仰或政治意识形态的分歧挑战的社会。正如你们所知,关于历史叙事与记忆性叙事的争议可能涉及几个世纪前发生的事件。

主席先生,

在两份报告中,我都强调在历史叙事问题上,为确保多视角的办法创造条件的重要性。我建议历史教学和纪念活动应以培养批判性思维、分析性学习和辩论为目标,促进多种历史叙事及其代表性的空间,并确保对排斥和暴力的当代挑战的更好理解。

具体来说,关于纪念进程,我想强调,走出冲突或压迫时期的国家日益觉得有必要执行积极的纪念政策,作为确保受害者得到承认的一种方式,对大规模或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补偿以及对历史不再重演的一种保障。

叙事的记忆方式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单纯的赔偿问题。整个文化景观和象征性景观是通过纪念馆和博物馆来设计的,这两种景观都从正反两面反映并塑造社会互动以及人民对于自身和其他社会团体身份的认知。纪念进程可以为和解服务,但也可能成为和解的绊脚石。

我建议在过渡司法战略与和解政策中包括文化权利。文化权利要求落实促进人与人之间以及社群之间文化互动和理解的相关政策,交流对过去的看法,并设计反映文化多样性的文化景观。

目前我们已进入纪念20世纪发生事件的时代,问题是纪念是否能够实现赋予它们的各项目标,如果可以,有哪些条件?
所有的冲突后社会和分裂社会都有必要在忘却和记忆之间达成微妙平衡。至关重要的是,纪念进程不能成为纪念逝者的高谈阔论,而忽略过去悲剧的原因和背景并掩盖目前面临的挑战。

我现在想回过头来谈谈报告的题目,即纪念进程,之所以以此为题是因为我认为树立一种叙事的进程可能比结果更重要。纪念应被理解为提供必要空间,使受影响者能够以有文化意义的方式阐述各种叙事的进程。这类进程包括各种行为,不一定通过树立有形的纪念碑而具体化,也可以表现为多种活动和文化表征。

在结束演讲前我必须要感谢北爱尔兰人权委员会以及日内瓦艺术设计大学“PIMPA”项目(记忆政治学和艺术实践:艺术在和平和重建进程中的作用),它们让我在2013年7月和10月分别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德里/伦敦德里和瑞士日内瓦就这些棘手的议题召集了两次专家会议。

主席先生,

我于2013年5月13日至24日访问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A/HRC/25/49/Add.1)。我要衷心感谢政府的邀请和合作。

战后二十年,政治层面的社区间分歧比实际分歧更为巨大。人们经常表现出想要冲破日常施加于他们身上的分裂行为的渴望,这经常导致荒谬的情境。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文化和教育经常被关于差异的说辞所劫持,这对艺术、文化、科学和学术生活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我希望强调的是,包括语言权在内的文化权利遭到国内一些行为者的严重曲解,并用来为分裂政策和建立与世隔绝的社区开脱。特别是应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认可的三种官方语言和两种官方文字视为促进开放性的资产,而不是分裂社区的借口。

当务之急是改革教育体系,以终结根据学生的国籍和族裔进行隔离的现象。关键的一步是大量增加学校内和学校间不同社区学生之间的联合文化活动数量。

在教室内可能无法立即解决的问题通常必定可以在教室外通过文化活动和社区间的系统性交流予以解决。我特别建议恢复文化中心和青年中心,并在人们愿意自由前往和进行互动的地方建立远离政治的中立区。

主席先生,

“不同于任何其他国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正面临着三种官方记忆性叙事和民族身份构建的共存和竞争问题。”如何教授1992年至1995年的战争史仍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历史老师目前最困惑的一个问题。应加强在确保历史教学采取一种比较性和多视角的办法方面加强努力。当局继续努力提高历史教科书的质量并提供各类历史教科书至关重要。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目前在纪念历史方面面临着无数艰难的挑战。我建议该国落实在联合国发展署支持下制订的过渡司法战略中详述的步骤,特别是要在国家层面设立一个法律和政策的框架,来监管纪念进程相关事宜。我还建议将委员会保护国家纪念碑的任务授权更清晰地融入过渡司法战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已经采取了积极的步骤,比如2013年的首次战后人口和家庭普查。该国的这种进展必须得到鼓励,该国仍需要获得解决其面临的挑战的支持。

主席先生,

2013年11月,我还访问了越南,我将于理事会2015年3月召开的第二十八届会议上对该访问进行报告。
非常感谢。

---

尼古拉•摩尔(Nicolas Moll),“分裂国家的零碎记忆:当今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记忆竞争和政治身份构建”,民族报,第41卷,第6号,201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