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维·皮莱为国际男女同性恋联合会“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年度之友”奖项的颁奖活动、2014年国家支持恐同性恋行为的报告以及国际人权法和性取向问题小组讨论所做的声明

日内瓦,2014年5月30日

各位阁下,尊敬的朋友们,

感谢你们授予我这份奖项。我确实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的朋友。和联合国秘书长一样,我确信保护和促进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权利的斗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受到忽视的人权挑战。

在我担任高级专员期间,联合国从对这个问题基本默不作声到公开倡导有关措施来打击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的歧视和侵害。本办事处在此转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力而一致地倡导全世界废除将同性恋和跨性别现象进行定罪的法律,并采取了一系列其他措施保护人们免遭基于性取向、性别认同或双性身份的暴力和偏见。

今天,有更多国家承认了这些人权侵犯行为的严重性,他们的回应也更加有力。1990年以来,40多个国家已经废除了歧视性法律,许多国家已采取积极措施来打击暴力和歧视。

对数百万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来说,世界无疑已变得更美好、更安全、更公平。这是诸位工作的直接成果。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群体和人权维护者都记录了暴力和偏见行为。他们在国家、全球和区域层面大声疾呼,要求获得成为完全公民的权利。

我们支持诸位的努力,因为不论种族、文化或宗教如何,不论经济背景或政治权力如何,不论残疾、年龄、公民身份、性取向、性别身份、双性状态如何,所有人都平等享有尊严,所有人理应享有人权。如果有任何群体被排除在人权之外,那么所有人普遍且相互依赖的人权就无法实现。

四个世纪前,15岁的男学生巴托洛梅·特西亚(Bartholomé Tecia)被公务人员在人群面前活活淹死,因为之前他们发现这名男孩有同性恋行为。该事件发生地点与我们今天所在的地方只有几英里远。数百年来,在欧洲和其他地方,一些人因为其涉性行为不符合严格受限的社会规范而遭到逮捕并经常受到酷刑,随后则被审判和处决。他们受到溺刑、火刑、石刑、鞭刑、绞刑和残伤肢体的刑罚。

直至今天,这种仇恨、偏见和暴力依然直接针对许多国家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国际男女同性恋联合会对国家支持恐同行为的报告让人不忍卒读。自愿的同性行为在77个国家仍被视为犯罪。在6个国家,国家法律规定的刑罚是死刑。

在许多国家,女同性恋、女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女性面临着由仇恨煽动的恐怖性暴力和谋杀。跨性别者依然面对着普遍的暴力和成见,并无法获得法律对其性别身份的承认。医学上不必要且不可逆转的手术与绝育依然在没有获得知情同意的情况下用于双性儿童,导致终生伤害。在全世界,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依然在就业、住房、教育和健康方面面临歧视。这些人权侵犯大多数在有罪不罚且受害者得不到补救的情况下发生。

我们能对此做些什么?我们必须严密关注废除歧视性法律,预防暴力和歧视,推动终止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人权侵犯行为的有罪不罚。在此方面,我欢迎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近期通过决议,联合其他区域人权机制呼吁各国采取措施,保护人们免遭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人权侵犯,并调查和起诉肇事者。

政府、国会成员、国家人权机构、司法行为者和民间社会组织应该分享其积极的战略实例,即成功指导其他国家同行的案例。人权理事会可以通过在政府间层面制定定期报告机制来继续关注这个人权问题。

目前已取得很多进展。即便在进展裹足不前的国家,在抵抗势力极为顽固的国家,我们也看到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群体人权的新认识。在我这一生中,尤其是过去五年,我见证了迈向公平的进步,这大部分是通过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运动的积极精神实现的。如果这项进步有我一点点功劳,我感到十分荣幸。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