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社论:欧洲的难民问题是20世纪30年代的回声

2015年5月29日

纽约——今年春天早些时候,我驱车前往日内瓦湖南岸一个美丽的地方。我的目的地是依云乐班的皇家宾馆。1938年7月,32个国家就是在那里召开会议并进行了一场可耻的讨论,而这一切几乎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由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主持、旨在应对希特勒恶毒的反犹主义引发的大规模难民危机的依云会议是一场灾难。其灾难性后果应结合欧洲目前的移民危机来回忆。

依云会议原本应该解决数十万亟需避难的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的困境。罗斯福相信只有一项集体解决方法才能应对这一挑战。希特勒也希望其他国家能够接受他们。

他在当年3月在科尼斯堡的讲话中嘲笑道:“我只能希望深切同情这些罪犯的另一个世界能够慷慨地将怜悯转为实际援助。对我而言,我们愿意把我们的豪华船只借给这些国家来运送这些罪犯。”他已经开始驱逐犹太人,包括通过用船只将他们强行运送到地中海和大西洋彼岸的多个目的地。

但是这些难民在整个欧洲都遭到了拒绝。1938年6月6日,美国国务院在筹备会议的过程中收到了一封关于在多瑙河国际水域中搁浅的小船上的51名奥地利犹太难民的信。致信者回忆称其看到“51条生命被令人心碎地从一个边境推到另一个边境。我们已经了解到奥地利10多万无辜居民难以言说的悲惨遭遇。”

然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依云会议上,虽然许多欧洲代表对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的苦难经历深表沮丧,他们却并不准备采取实际行动。这场会议的结果很明显: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不会接受这些难民中的大多数人。

在会议记录原文中,代表们不断重复着“密度”和“饱和”这两个词。欧洲国家已经深受人口“密度”困扰并已达到“饱和点”——换言之,欧洲旅馆中已经客满。

当然,考虑到目前欧洲的人口总数,1938年的这种说法很荒谬。而这种说法在今天也同样荒谬。

可以肯定的是,依云会议的参会者不可能预见到犹太人大屠杀的发生,也不可能预见到欧洲正被卷入另一场毁灭性战争。然而,他们道德良知的缺乏是惊人的。许多拒绝接纳受苦的难民的国家自身也遭到纳粹的占领和蹂躏——并渴望获得他们在1938年拒绝给予犹太人的同情。

纳粹一定发现了他们恶毒的反犹主义在欧洲其他国家收到回应——有时还不是微弱的回应。他们还意识到如果驱逐是不可能的,灭绝这将是最终手段。

今天,反犹主义、恐伊斯兰现象、种族主义、仇外心理和反移民情绪再次在欧洲盘旋,我们必须立即予以制止并重新评估现状。英国一份主要小报最近允许一名专栏作家将移民比作蟑螂。卢旺达千丘自由广播电台在1994年种族灭绝酝酿期间也使用了同样的词语来描述图西人,尤利乌斯·斯特莱彻的纳粹报纸《冲锋报》也用此来描述犹太人。整个欧洲的政治领袖常常可耻地责难移民导致其国家的不幸。

攻击移民或者少数族裔——无论是直接地通过语言,还是更巧妙地通过政策——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容接受的。当言语中包含着带来基于民族、种族或宗教的伤害和暴力的明确意图,言论自由便已变成被法律所禁止的煽动仇恨行为。包括所有欧盟成员国在内的批准了《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国家必须坚守这一规定。

然而,欧洲目前的移民计划还有许多有待改进的地方。欧洲大陆需要更加敏感地回顾过去,并对横渡地中海的绝望的人民更加慷慨。联合国移徙者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弗朗索瓦·克雷波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指出,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能在未来五年中很容易地重新安置100万叙利亚难民,它们还能将厄立特里亚加入列表并将该政策延长至七年。所以为什么欧洲只提议每年接受重新安置微不足道的20000至40000人?

对那些强烈反对移民的欧洲政客,我建议当你们下次需要住院治疗的时候,请环顾四周:许多照顾你们的人都有一个移民的故事。而当你们饮用著名的依云水解渴时,你们应该反思那次本可以拯救很多生命的会议为何以怯弱的失败告终——并反思它在今天能教给我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