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弗拉维亚·潘谢里女士在关于妇女人权方面的年度全日讨论上的声明 小组2:妇女人权和参与权力和决策

人权理事会第29届会议

日内瓦,2015年6月19日

第二十会议室,万国宫

各位阁下,尊敬的代表们,

很荣幸能为此次有关妇女人权和参与权力和决策问题的小组讨论致开幕词。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通过20年之际,这个由杰出专家组成的小组是审议我们取得的一些成就和推进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实现性别平等的实质性建议的及时契机。

当《世界人权宣言》于1948年通过时,还没有妇女担任总统或总理。当《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于1979年生效时便已经出现了一些进展,妇女也开始在一些国家担任最高公职,例如斯里兰卡、印度、以色列、阿根廷、中非共和国、英国、玻利维亚和葡萄牙。而且在仅仅两天前,我们见证了阿米娜·古瑞-法金(Ameenah Gurib-Fakim)女士阁下当选毛里求斯总统,这是该国首位担任该职位的女性。部分因为由于通过具有性别敏感性的法律和加快事实上平等的临时特别措施,我们开始见证妇女在更高级别的政治代表性,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

同样,在经济领域,我们在1970年首次在财富500强企业首席执行官名单中看到一名女性。今天该名单上共有24名女性,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采取措施促进工作场所的平等问题,例如通过法律保障同工同酬和禁止性骚扰等。
今天,我们在庆祝这一稳步进展的同时也必须承认其速度缓慢。的确,我们在此方面任重道远。没有国家在所有公共和私营领域实现了性别平等,男女之间的严重不平等仍然存在。

目前,妇女参与政治和公共生活的比例虽然比以前要高,但仍远远低于我们应该设为目标的50%。妇女只占到世界议员比例的20%和国家首脑比例的17%。

在经济领域,在工作中创造出同样价值的妇女仍然获得更少的薪金,其在最高领导机构中的代表性仍然严重不足。而且,过多的妇女仍身陷非正规经济并在家肩负着大多数无偿工作。

而且,虽然安理会已经通过了一些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决议,我们并未在确保妇女在此方面的参与作出足够的工作。我们需要问自己:有多少妇女坐在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南苏丹和乌克兰的谈判桌前?她们的声音是否真的被听到和重视?在这些关键时刻作出的决定影响着一国的未来。重建社会需要对一半人口的观点和需求付出足够的重视。

我们还通过研究了解到,没有妇女参与谈判的冲突后协议比有妇女参与的协议破裂得更快,只由男性组成的团体比男女混合群体作出的决定更加危险、有攻击性和更不具有同理心——这两种现象都可能导致更高级别的国家间冲突。

那么,什么是障碍妇女平等享有经济和政治参与权的阻碍?有害的性别陈规定型通过将她们的角色局限到“适当”或“女性”的方式严重影响了妇女的权利并造成不平等待遇。体现在歧视性社会、经济和政治规范中的根深蒂固的父系结构进一步加剧了这一问题。我们已于歧视性权力结构斗争了数十年,现在是时候加速我们建立基于真正参与平等的系统的努力了。

那么我们可以做什么呢?

我们需要采取一项开始于幼年的全面方法。如果我们将女孩们限制在负面和家庭的僵化性别陈规定型中,她们便不能够争取领导职位。如果男孩们从小认为女孩大多数都注定负责照料孩子,他们将更不可能分担家庭责任或支持胜任的女性候选人担任决策制订职位。为了实现平等和非歧视,我们需要行动和男性以及男性决策制定者的承诺。的确,这不仅仅是一项“妇女的问题”,而是我们所有男性和女性应该共同关注的问题。

我们需要制定法律并予以落实,那些赋予妇女平等及其平等享有资源和机会的法律。我们需要废除那些歧视妇女和限制其机会的法律。我们需要全面代表男性和女性的法律。妇女将不仅视为摆设而是能够与男性一道全面和平等参与的角色。我们还需要采取更多努力来解决家中无偿护理工作不均衡的问题,支持男性和父亲与其女性伴侣更加平等地分享工作。

最后我们需要促进重视和促进年轻女性发声和培养她们成为领导的技能的环境。强大的榜样,支持和培养都能使得每个女孩和妇女坚信其与男性一样有能力、有才能和合法。

要说明的是——我们所呼吁的事情并非缺乏革命。北京宣言通过20年来,让我们抓住接下来几个月带来的独特契机——在亚的斯亚贝巴、纽约和巴黎——评估我们取得的进步,并采取能够消除有害性别陈规定型、实现更大性别平等并加强妇女争取权利并参与权力和决策过程的实际变革性行动。

谢谢你们的关注。我希望大家的讨论取得丰硕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