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关于尼加拉瓜、马里和克什米尔的新闻简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Rupert Colville

地点:日内瓦
日期:2018年7月17日

(1)尼加拉瓜

明天(周三)标志着尼加拉瓜的示威运动已满三个月。这场示威运动最初是为反对计划进行的养老金改革,但现已演变为反对奥尔特(Daniel Ortega)总统及其政府的抗议活动。

迄今为止的暴力事件造成了约280人死亡及1830人受伤。绝大部分的暴力行为是国家和亲政府武装分子进行的。遇难者中至少有19名警察。

警方、武装分子和其他暴力团体在该国各地开展了所谓的“清理行动”,强行拆除示威者和当地社区设立的路障。上周末至少有12人遇难,其中两人在马那瓜(Managua)的Divina Misericordia教堂被枪杀。学生示威者在其占领的大学校舍受到袭击后在该教堂寻求庇护。

忠于政府的武装分子在警方和其他国家机关的积极或默许支持和配合下开展行动。暴力事件因此变得更加可怕。联合国人权办事处在当地的工作人员报告说,各种侵犯人权行为(包括法外处决、酷刑、任意拘留和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权)正在发生。还有反对人权维护者等人士的煽动仇恨和诽谤运动。所有这些侵权行为的背景原因是缺乏法治和正当程序。

我们极为关切的是,两名人权维护者Medardo Mairena和Pedro Mena可能已成为强迫失踪的受害者。警方周五在马那瓜机场拘留了他们。此后,尽管有司法请求,当局还没有就他们的下落告知其家人。我们呼吁尼加拉瓜当局立即提供有关他们下落的信息,并允许我们和其他人权组织访问被认为是关押他们的所有监狱和其他拘留场所。

我们察觉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新做法:即向人权维护者和那些仅仅参与了抗议的人问罪。例如,警方公开指控Medardo Mairena谋杀了几名警察,并称他为“恐怖分子”。周一,尼加拉瓜国会通过了一项关于洗钱和恐怖主义的法律,对恐怖主义的定义非常广泛。这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即它可能被用来对付参与抗议活动的人。

随着7月19日(周四)尼加拉瓜“解放日”的临近,在日益增长的恐惧和不信任气氛中,越来越多的人担心暴力现象会升级。“解放日”是为纪念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于1979年推翻索摩查政权。

必须立刻终止惨不忍睹的人员丧生。尼加拉瓜政府必须履行国际人权法规定的义务,保障人民的生命和安全权利、以及言论及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尽快采取具体步骤结束这场危机,并寻求和平解决方案。

(2)马里

我们对马里中部莫普提(Mopti)大区多条公共线路上暴力事件的激增现象深表关切。最近几周,驻该国的联合国人权工作人员记录了一个让人警觉的趋势,即平民被迫离开家园——或是因为他们所属的社区使他们自身成为了袭击目标,或是因为邻近社区成员遭到了致命袭击。

自今年年初以来,联合国马里稳定团人权和保护司记录了99起族群间暴力事件,至少造成289名平民死亡。在这些事件中,仅在莫普提大区就发生了76起( 约占总数的77%),其中49起发生在5月1日之后。

马里稳定团特别记录了一些袭击事件的升级——据称“多佐(Dozos)传统猎人”和“多贡(Dogon)”民兵分子对主要由“富拉尼(Peulh)”社区成员占据的村庄或村庄的部分地区进行了袭击。虽然这些袭击的动机据说是希望根除与“支持伊斯兰和穆斯林(JNIM)”暴力极端主义组织有关的个人,但事实上,“富拉尼”社区的成员越来越被不分青红皂白地当成袭击对象。

据称,在7月1日的一次此类袭击事件中,16名“富拉尼”平民在一个名为Bombou的村庄中被“多贡”民兵分子杀害,其中一些人在当地清真寺内(他们在那里寻求避难)被枪杀,而其他人则在家中被烧死。受害者包括几名老人和一名13岁的儿童。另有一起案件:根据马里稳定团人权调查小组得出的结论,一大批武装分子于6月23日袭击了另一个称作“Koumaga”的村庄的一部分,杀害了24名“富拉尼”男性平民,其中包括6名男童。目击者称肇事者是“多佐猎人”。

“多贡”社区和“班巴拉(Bambara)”社区反过来成为“支持伊斯兰和穆斯林”组织成员和“富拉尼”民兵的目标。仅在7月7日至10日期间,马里稳定团就记录了五起袭击在Djenné和Koro地区这些社区平民的事件,造成至少七人死亡。在大多数情况下,受害者在外出务农时被杀害。马里稳定团在最近几周里记录了其他类似袭击事件,让人们担心这些袭击是为了恐吓农民和破坏这些社区粮食安全的部分蓄意企图的。

莫普提大区部分地区的暴力升级导致平民的大规模流离失所。此前,这些平民已经由于缺乏国家提供的保护和基本社会服务而成为弱势群体。有一个尤其令人不安的情况,估计有3000名来自“福拉尼”社区的流离失所者在“Koro”地区的“Birga-peulh”村寻求庇护。他们被“多贡”民兵包围,据称无法离开村庄寻找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我们赞扬马里政府为干预莫普提大区的暴力循环所作的努力,并敦促该国政府继续采取措施,防止该地区进一步的(包括政府部队用作紧急手段的)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3)克什米尔

“邪恶的阴谋”、“巴基斯坦撰写的报告”、“谬误”、“恶意目的”——这些是许多印度媒体对联合国人权办事处上个月发表的首份关于克什米尔的联合国人权报告的一些指责。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当局未能准许我们无条件进入该地区之后,我们通过远程监查的方式撰写了该报告。自该报告发表以来,我们对印度当局的反应深感失望,他们在既没有审阅报告,也没有对我们在报告中就印控和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人权状况而提出的严重关切作出任何回应的情况下,将该报告视为“谬误、具有动机和偏颇性”。

一名据称住在加拿大、名为Zafar Bangash的巴基斯坦裔伊玛目,声称高级专员曾与他持续保持联系。最近几日,数量惊人的印度媒体组织不假思索地根据他的声明推断Bangash先生影响了该报告的内容。这完全是不真实的。高级专员从未与Bangash先生交谈过,而且我们也没有印象收到过他的任何信息,更不用说采用他的信息。尽管说,就像成千上万发至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信件和电子邮件的情况那样,他可能发送过电子邮件或信件并收到过礼貌的确认信息。

就这一点以及关于报告的许多其他失实陈述,我们想直截了当地澄清事实。

该报告载有388个脚注,详细说明了所有使用的资料来源。这些资料包括来自Lok Sabha和Rajya Sabha——印度议会——以及印度最高法院、对外事务部、查谟和克什米尔立法大会、查谟和克什米尔邦人权委员会、国防部、陆军参谋长甚至前副总统等官方消息来源。因此,指控我们使用未经证实的信息简直是无中生有。该报告还借鉴了来自知名民间社会组织和印度报业托拉斯的可靠信息,这些都在脚注中明确注明了出处。

一些印度媒体甚至声称,一张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会议厅外拍摄的高级专员与三名来自巴控克什米尔人士的照片是“有巴基斯坦情报机构参与的明确证据”。称这张照片表明了串谋关系的不合理结论明显带有偏见。并且,这种结论如同其他不着边际的言论,似乎都是为了诋毁该报告,而不去对报告内容进行任何真正审阅和反思。很多人经常请求与高级专员合影,而他也经常礼貌地接受他们的请求。

我们对这些持续不断地将注意力从发生在控制线两侧的侵犯人权行为转移开的种种企图感到不安。联合国人权办事处肩负着全球使命,在其公开报告中通过既定的做法独立工作。我们撰写该报告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协助各国和其他国家找出并解决各类人权挑战,并给所有在根深蒂固的政治分化中变得沉默的克什米尔人一个发表意见的机会。这与政治无关。这关系到数百万克什米尔人的人权。我们将继续试着与印度和巴基斯坦当局就此情况和其他重要人权问题进行接触,并力促他们允许我们进入印控和巴控克什米尔地区。

有关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Liz Throssell(+ 41 22 917 9466 /  ethrossell@ohchr.org或 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rcolville@ohchr.org

2018年是联合国于1948年12月10日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七十周年。《世界人权宣言》——已被翻译成500种语文,创下了世界纪录——植根于“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原则。它每天都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为了纪念这份极具影响力的文件发表七十周年,并预防其重要原则受到侵蚀,我们敦促世界各地人民挺身而出维护人权www.standup4humanrights.org.

标记和分享 - Twitter:@UNHumanRights 和Facebook:unitednationshumanr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