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向巴勒斯坦人民行使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简要介绍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人权状况,包括加沙目前的危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的讲话

2018年7月23日

尊敬的主席、
各位委员会成员、
各位阁下,

我感谢有此机会向你们表达我的办事处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人权状况的严重关切,包括被占领加沙地带的局势。该局势在最近几个月急剧升级,可能会对更广泛地区的和平构成威胁。

在过去两周内,我们目睹了自2014年敌对行动升级以来,以色列部队与加沙武装团体之间发生的最激烈的两次交火。就在三天前,一名以色列士兵被杀,随后四名巴勒斯坦平民被杀,险些引发严重冲突。在7月14日的周末期间,以色列安全部队发动了至少28次空袭,发射了50多枚导弹;两名巴勒斯坦儿童被杀,35人受伤。与此同时,巴勒斯坦武装团体向以色列发射了大约184枚火箭弹和迫击炮弹,其中一些炮弹落在了以色列南部,造成三名以色列人受伤。巴勒斯坦人还放飞绑有燃烧瓶的风筝和气球。我提醒所有各方,国际人道主义法禁止任何不成比例或不分皂白地使用导致平民伤亡的武器。

虽然联合国与埃及共同努力实现了停火,但局势依旧极其脆弱。我敦促各方和以及所有在其背后施加影响的国家,竭尽所能避免新一轮暴力和苦难的发生。

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暴力浪潮,这加剧了本已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飙升的失业率、长期贫困、破败的基础设施、创纪录的粮食不安全状况以及惨淡的政治前景,一并导致了大规模、毁灭性和多方面的巨大苦难,而这种苦难完全是人为且可以避免的。

委员会注意到最近在加沙隔离墙附近抗议示威期间所发生的令人震惊的杀伤事件。自今年3月30日以来,已有超过1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于以色列安全部队之手,其中包括17名儿童。4100人被子弹击中受伤。人权理事会在于5月18日举行的特别会议上决定派遣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我的办事处目前正协助该委员会的成立。它将于今年9月向理事会汇报其工作,并于2019年3月递交最终的书面报告。

当局必须与未来的委员会合作,加紧对这些杀戮事件、以及所有据称违反及侵犯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人权法行为的追责。目前,尽管以色列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问责机制,但令人严重关切的是,这些机制并不符合独立、公正和有效的国际标准。实施调查的次数屈指可数;在罕有的情况下,虽然一些调查导致了起诉,但鉴于所犯罪行的严重性,所做出的判决极其宽容。

解决最近抗议示威的根本原因也至关重要——包括以色列占领和长达11年的封锁对加沙居民(其中大多数是难民)造成的恶劣生活条件。近来,埃及实施的限制性措施更使他们的恶劣条件雪上加霜。我注意到,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所面临的资金危机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加剧这一状况——正如秘书长所指出的那样,这次资金危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严重,并且有可能使其项目削减得更加厉害。”

上周,以色列通过了“犹太民族国家”法案也可能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这一法案巩固了对非犹太人社区、尤其是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和东耶路撒冷被占领土居民的固有歧视。

各位阁下,

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以色列人定居点的批准、规划和建设仍旧有增无减。自2018年初以来,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的袭击已飙升至过去三年来的最高月均水平。被占领的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拆除和被迫流离失所事件,自去年的高峰以来已经有所减少。然而就在过去12个月内,就有366处建筑物遭到拆除,其中包括11所学校。最近几周里,在被占领的西岸又有一股拆除的新浪潮。自7月1日以来,已有51处建筑物被拆毁,导致大约100名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其中包括55名儿童,并影响了约350人。值得注意的是,在Abu Nuwar的巴勒斯坦贝都因人社区中,有19处建筑物被拆毁,造成50多人流离失所,其中包括33名儿童。被占领的东耶路撒冷的几个地区的拆除行动也有所增加,包括自行拆除。1

目前非常令人关切的是阿尔阿赫玛—阿尔赫卢(Khan al Ahmar– Abu al Helu)社区的情况。该社区是西岸中面临强迁的46个危险巴勒斯坦贝都因人社区之一,也是以色列当局计划用于连接马阿勒阿杜明(Maale Adummim)定居点和东耶路撒冷的所谓的E1地区的18个社区之一。

最近几个月,生活在希伯伦(Hebron)H2地区的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条件出现整体恶化。对行动的限制、士兵在检查站每日的恐吓、定居者的暴力和骚扰行为越来越多,加之已有的强制性大环境,迫使个人和社区非自愿地离开其居住地。在此方面,我想再次强调,占领一方强制迁移被占领土居民和社区是对《日内瓦公约》的严重违反。

委员会将回顾2004年国际法院关于隔离墙及其相关制度(包括扩大被占领西岸的定居点)的咨询意见。国际法院认为,隔离墙在许多方面违反了国际习惯法,包括自决权和其他基本权利(如行动自由以及工作权、健康权、教育权和适足生活水准权等方面。该法院提醒以色列有义务结束非法局势以及所有国家在这方面的普遍性义务。

各位阁下,

在所谓的“行政拘留”制度下,数百名巴勒斯坦儿童(其中一些儿童未经指控)被以色列拘留。这构成了对基本人权的侵犯。应该绝对清楚的是,国际法要求,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拘留儿童。无论是对儿童还是对成年人,未经审判的拘留必须停止。这类拘留通常是基于无限期且可延长的行政拘留令,其证据往往是保密的,违反了以色列根据国际法所承担的义务。根据最新数据,估计有440名巴勒斯坦人被“行政拘留”;以色列须对这些人立即进行指控,否则应当立即将其释放。

我对以色列当局企图破坏和限制人权维护者和民间社会的工作,任意逮捕和拘留活动人士和人权维护者的做法表示担忧。通过的立法和拟议的立法,都将矛头单单对准人权组织,增加对他们的限制。对他们的运营施加行政限制。通过宣传运动将那些致力于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组织非法化,破坏其资金来源。人权维护者遭到逮捕和威胁。包括以色列组织和境外犹太组织在内的一些团体,因为维护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权而成为受攻击对象。

我还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对民间社会制定和强加的限制表示关切。

这些对于基本人权的攻击影响百姓对于制度体系的信任,破坏能够和平解决争端的社会结构,使这一地区成为一个“火药桶”,任何冲突都有可能导致无法预料的严重后果。

最重要的是,正如委员会所知,只有结束占领,才能实现持久的和平,才能创造让巴以双方充分尊重人权,彼此平等共处的社会环境。所有国家都有责任共同将这个“已经拖了太久”的承诺变为现实。

__________________

1 / 以色列在西岸的规划和分区规定使巴勒斯坦家庭几乎无法获得建筑许可。如果没有获得许可,他们就可能被迫自行拆除住宅,以避免支付除罚款外的官方拆除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