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专家们表示,南苏丹的一些人也可能因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而受到起诉,就算是在其他国家

“不能允许这种有罪不罚现象继续下去。”

日内瓦(2019年3月12日) - 南苏丹人权委员会在过去一年确认了23名按照国际刑事法犯有严重冲突罪行的人,他们都承担指挥或上层责任。人权理事会授权该委员会成员调查南苏丹的人权状况。他们于今天上午对安理会表示,这些人以及之前确认的肇事者可能在世界各地(而不仅仅是在南苏丹)的法庭上被审判。

南苏丹人权委员会主席Yasmin Sooka和她的同事们今天上午向人权理事会提交了一份200多页的报告。她向理事会表示:“我们没有孤注一掷。” 她解释说:“我们以多种方式界定了这些罪行,以便南苏丹境内和境外的司法机关对这些罪行进行起诉。” “例如,一些酷刑、强迫失踪和攻击联合国人员条约的缔约国可以起诉肇事者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

委员会在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的报告中指出,虽然自南苏丹“振兴和平协定”2018年9月签署以来,该国总体的安全、和平和经济局势有所改善,但该国南部赤道州的局势仍非常不稳定,政府部队与尚未签署该协定的反对派武装“救国阵线”之间在耶伊河地区持续发生战斗。委员会向安理会表示,数千名平民仍在被迫流离失所。

在本次报告中,委员会重点关注2018年5月至6月在团结州、西加扎勒河州和中赤道州发生的暴力事件,得出结论认为此类事件可能构成严重侵犯人权和违反人道主义法的行为。

委员会记录了性暴力行为,包括由政府部队和反对派武装成员实施的残暴强奸、多次帮派强奸、性奴役、绑架、强迫婚姻、强迫怀孕、强迫堕胎、残害性器官以及杀戮等罪行。委员会提到儿童基金会的一份声明,在所有报告的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案件中,超过25%的受害者是儿童。

Sooka女士表示:“由于有罪不罚现象已经根深蒂固,这种罪行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但是,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有罪不罚现象继续下去。”

委员会还注意到任意拘留、酷刑、处决和强迫失踪事件不断增加。这在南苏丹境内导致疑虑和恐惧,民间社会活动人士报告说他们害怕发声。委员会记录了囚犯被关押在没有新鲜空气或厕所的集装箱内的案件。目击者还描述了酷刑,包括遭到殴打和鞭打、拔出趾甲、割伤、灼烧和电击。

专员们表示,“振兴和平协定”的签署并没有立即改善南苏丹人民面临的绝望的人道主义局势。在很大程度上由于冲突,60%的南苏丹人口面临着严重的粮食不足,仍有220万难民和190万境内流离失所者。委员会指出,对人道主义行动者工作的阻挠加剧了人道局势,南苏丹已经连续第三年被列为世界上对人道主义工作者最危险的地方。

委员会重申继续关注南苏丹在建立过渡时期司法机制方面缺乏进展。这一机制在2015年的“和平协定”中被通过而且在2018年9月的“振兴协定”中被重新确认。委员会成员Barney Afako表示:“这些机制对于解决过去的侵犯人权行为、防止类似行为的再次发生、以及确保问责制和建立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来说至关重要。” 委员会成员们表示,在建立这些机制方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他们呼吁南苏丹政府采取紧急步骤,建立真相、和解与赔偿委员会、以及赔偿和赔偿管理机关。他们还敦促南苏丹政府和非洲联盟建立南苏丹混合法庭。

委员会成员Andrew Clapham强调:“尽管南苏丹境内建立司法机制存在这些制滞,但南苏丹暴力犯罪的肇事者不能认为他们可以侥幸逃脱法律审判,他们可能会被国际法院或其他国家的法院起诉。”

委员会呼吁该地区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为南苏丹过渡时期司法机制的建立进行政治和物质上的投资。Sooka女士表示:“这些对于可持续和平的建设和支持南苏丹人民重建国内生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法治)至关重要。”

南苏丹人权委员会是于2016年3月由人权理事会设立的,并于2017年3月被延长,又于2018年3月再次延长一年。其任务是确定和报告有关涉嫌严重侵害和侵犯人权及相关罪行(包括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以及种族暴力)的事实和情况、收集和保存相关证据、并查清责任,以期结束有罪不罚现象并追究责任。

如需媒体查询,请联系:
媒体顾问Doune Porter chrssmedia@ohchr.org / +41 79 752 0486 或
Rolando Gómez rgomez@ohchr.org / + 41 79 477 4411

有关联合国南苏丹人权委员会的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