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主旨讲话

人权理事会务虚会
达喀尔,2019年10月21日

尊敬的理事会主席,
外交部长阿马杜·巴(Amadou Ba)阁下,
各位阁下、
朋友和同事们,

我感谢塞克大使阁下和塞内加尔政府主办这场重要的务虚会。

人权理事会及其各项机制作用的重要性前所未有。理事会是一个可以讨论所有问题、表达关切、提出建议和制定标准的论坛。它在解决我们在此讨论的全球人权问题(不平等现象、大规模移民、气候变化和数字革命)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不平等现象既是不稳定移民和冲突的原因,也是结果,而气候变化又加深了不平等现象。尽管各国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承诺减少国家内和国家间的不平等现象,但经济不平等现象仍在继续恶化。正如秘书长强调的那样,这个世界上一半的财富属于那些围坐在会议桌旁的人。

40亿人无法享有安全网或任何形式的社会保障。世界上受紧缩、不公正、气候变化和贫困影响最严重的人是最贫穷和最边缘化群体。收入与财富,以及获取资源、权力与司法方面的不平等现象破坏了平等、尊严和人权,而且会带来异化、动乱和极端主义的风险。人们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及其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正受到威胁。

没有人认为改善商业惯例就可以消除造成不平等现象的所有原因,包括治理不善、腐败、法治不力、歧视、薄弱机构、冲突和社会不公。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整套的监管和自愿性措施,以及包括更公平的经济政策和累进税制在内的国际行动和国家政策。

我们也不应该忘记,维护人权的主要行为者是国家而不是企业,是国家承担着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主要责任。

尽管如此,企业在采取行动应对不平等现象方面处于独特的地位,并可能带来全球性的连锁反应。企业决策不仅影响员工个人的薪资和安全,还会影响那些土地和资源具有商业价值的整个社区的未来。

展现出这种程度的企业责任感不仅是“正确的事情”,而且是良好的营商之道。尊重人权可以建立稳定的社区,为企业自身创造能够蓬勃发展的条件。

理事会在商业和人权方面发挥了强有力的带头作用。其积极和切实的步骤包括:一致支持《指导原则》,建立企业与人权工作组,授权年度论坛以及建立重要机制以探索商业与不平等现象间的相互影响。

但还有更多工作可以做。例如,让理事会决议中所有商业部分的内容能够与《指导原则》直接对应。

包括企业自身在内的所有利益攸关方可以进行更有效的参与,以确保它们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民间社会组织还强调,相较于涉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涉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普遍定期审议建议相对较少,一项研究表明其占比只有20%。理事会不断增加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参与度正在解决这一差距,展示出其作为可持续发展目标问责机制的重要作用。理事会可以通过人权机制提出的建议,直接影响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
令人倍感鼓舞的是,自《2030年议程》于2015年获得通过至2019年3月这段时期内,理事会通过的文本中有40%以上提到了该议程或可持续发展目标。361篇文本中有155篇,而且这一比例还在继续上升。与可持续发展有关的讨论也正在理事会的多个议程项目下进行,议程项目3、4、5、8、10下的决议已经获得通过。这种趋势突出说明了理事会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视,强调了《2030年议程》对实现人权相互关联的重要性。
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还积极参与了《2030年议程》的制定和执行。许多负责人利用专题报告、国家访问报告和其他活动来协助各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采取基于人权的方法实现可持续目标。
展望未来,至关重要的是要确保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联系具有实质性,并确保这些联系可以推动《2030年议程》以权利为基础的落实,并让这些联系相辅相成。理事会应该考虑如何最有效地激励和协助会员国用实际行动兑现其承诺。
除了这些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非常重要的工作外,理事会还可以鼓励以人权标准为基础的经济决策,为实现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作出贡献,帮助解决经济不平等现象——这是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主要威胁之一。

鉴于我们迫切需要加紧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解决不平等现象,我还要敦促理事会在企业和人权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各位阁下,

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离开他们的国家,寻求结束贫困、饥饿、剥夺和歧视的机会。还有许多人正在逃离冲突、迫害和镇压。伴随着房屋无法居住、海平面上升、粮食和水安全受到威胁,气候变化会使这些人数继续增加。

全球已经有大约2.72亿移民,其中许多人处于弱势。数以千万计的人活在阴影中,其人权遭到系统性的侵犯、其尊严遭到致命的无视。壁垒和障碍将他们挡在外面。他们被妖魔化,受到类似于罪犯的对待,被任意拘留在恶劣的情况下,有时甚至与子女分离。许多人在极端脆弱、歧视和虐待的情况下生活和工作。就在今年,我们已获悉有2500多名移民死亡。真实的死亡人数可能更高。

我们也看到有人因为同情和支持移民而被定罪。非政府组织无法让从海上被救出的移民安全上岸。公民因向无证件迁徙者提供食物、水或住所而被起诉。移民维权人士遭到逮捕和暴力威胁。这些做法造成了仇外心理,使生命受到威胁,破坏了社会结构,损害了我们的共同价值观。

全球应对措施不尽人意,我们迫切需要有意义的国际合作和以人为本的方法。

我相信理事会及其各机构和机制能够在已经完成的重要工作上更进一步,以确保理事会的整体参与是系统和主动的,而不是零星和被动的。

这可以包括有意义地将移民的人权纳入理事会的常规议程,如举行年度小组讨论,或举办类似少数民族问题论坛的年度论坛。理事会还可以授权我的办事处监测和报告这一问题。

理事会通过指导会员国制定基于人权的国家行动计划,在推动落实《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和《马拉喀什协定》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必要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或实况调查程序,审查那些针对穿越利比亚、在地中海地区以及来自中美洲、委内瑞拉和其他地方的移民而施加的严重侵犯和虐待行为。

还可授权理事会的咨询委员对导致或加剧针对移民的侵犯和虐待的做法开展全球调查。定期或闭会期间小组可以重点关注技术问题,例如国际边界的人权状况和除拘留外的其他方式。

所有这些办法不仅会取得进展,而且将突出理事会自身的相关性和回应能力。

各位阁下,

现在我想谈谈气候变化问题,我保证不会像上届会议那样说那么久。上个月,我们广泛讨论了环境退化问题。除非我们跨越传统鸿沟建立伙伴关系,否则就无法解决这一持续的人权状况。我们亟需强有力的领导、更妥善的国际合作和迫切的国家行动。这意味着不仅是国家,还有企业、人权维护者和整个民间社会都要充分参与进来。

在座有许多人都来自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但任何国家都不能自欺欺人,认为自己可以幸免于难。我们也不应该忘记,在所有的国家,最严重的后果将落到贫困和边缘化群体身上。解决这些不同程度的影响是气候和环境正义运动的核心。

气候变化活动人士正在提醒我们一个广泛的事实,即活动人士是我们的盟友,他们的参与可以推动积极的政策变化。我们需要利用这股力量促进人权。

人权理事会已经做了十分重要的工作,通过了几项关于气候变化、环境和环境人权维护者的决议。一些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在气候变化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理事会现在可以将其过去的有力成绩作为基础,再创新高。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积极、尽可能快地帮助推动国家政策。我期待今天上午晚些时候在小组会议上和各位分享一些详细建议。包括敦促条约机构和特别程序抓住一切机会提出针对具体国家的建议。我也希望我们能够更系统地利用普遍定期审议和理事会的决议。如果我们想最大程度地扩大影响,就必须动员每个机制的每个方面。

令我备受鼓舞的是,享有健康和可持续环境的权利逐渐得到了包括塞内加尔在内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法律的认可,这界定了环境与人权之间的关系。

各位阁下,

此次务虚会的第四个重点涉及一个性质迥异却同样严重的全球人权威胁。数字革命正在向我们生活中越来越多的领域扩展,对人权的影响越来越大。

其中有一些影响不止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而且对我们的人权工作也是非常积极的。加密通信正在联结并支持人权维护者。社交媒体实现了前所未有的交流和信息共享。数据流正在扰乱人口贩运活动,发现当代形式奴隶制的迹象。卫星图像有助于监测和调查。人们通过核实和交叉参照数据建立检控案件、追踪失踪人员、识别集体坟坑的尸体身份以及检测人权侵犯模式。数字工具为仇恨言论激增等侵犯行为提供了早期预警。

所有这些,以及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在未来的许多进步,都将拥有改变和拯救生命的力量。

但我们对数字革命的阴暗面也已非常熟悉,网络仇恨言论和骚扰、短暂关闭互联网和限制访问、利用数字监测和间谍软件蓄意攻击人权维护者和民间社会团体,当然还有侵犯隐私的行为。数据被大规模收集并用于操纵选民。

依靠机器驱动的程序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人权侵犯威胁也越来越大。这些系统面临着复制或加剧现实世界不平等的风险。必须在一开始就将人权保障纳入所有的这些系统中,并在其开发和利用的过程中持续下去。

我们应在国际人权法的框架内,将国家行动、立法、监管框架、企业责任和牢固的伙伴关系有力地结合在一起,应对数字时代对人权的威胁。

该框架在其合法性、准确性、全球性和问责制潜力方面超越了道德准则和公司行为守则。

《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与数字领域的相关性和与所有其他商业活动是一样的。将人权规范和标准应用到技术行业指南中的杰出范例越来越多,其中包括《全球网络倡议原则与指导方针》、《电信业对话》、《欧洲联盟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指南》和《拉巴特行动计划》。《拉巴特行动计划》提及了言论自由与仇恨言论之间的区别。

但在这一领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包括咨询委员会按照理事会的授权开展的重要工作,即报告新兴数字技术在增进和保护人权方面遇到的机遇和挑战。

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报告常常涉及到新数字技术对人权的影响,例如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网络空间、人工智能、无人机和致命自主武器系统。理事会可以更好地利用这一重要材料。

在我们向前迈进时,许多其他与技术相关的领域(从发放贷款到制作机器人)也将需要新的、更具体的指导工具。我鼓励理事会根据任务负责人在这些领域所做的初步工作,考虑布置一些能够解决更紧迫、更敏感挑战的任务,包括对数字身份、短暂关闭互联网和监测技术的研究。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理事会要走在努力应对这些日益紧迫的问题的最前沿,以及最大限度地利用技术来支持人权的最前沿。

我祝愿大家的讨论富有成效,并预祝本次会议圆满成功。主席先生,部长先生,感谢你们在塞内加尔的热情款待。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