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公正独立的法治对于健全社会至关重要

芬兰、瑞典和挪威正在开展多边合作,我们如何能够确保多边合作的合法性?欧洲和全球多边合作的趋势如何?

法治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主旨讲话

2020年2月6日,赫尔辛基

尊敬的各位部长、
同事们、
朋友们:

感谢各位让我有机会与如此有活力和影响力的听众交流意见。

当今各国面临的许多挑战已不再限于本国境内。无论是气候紧急情况、全球化、人员流动还是数字技术引发的问题,仅仅依靠国内机制都无法得到充分解决。因此,我很赞赏各位对如何最好地确保多边合作的方法富有成效给予重视。

事实上,我认为政府各个部门的国家政策均可以从更有效的国际合作中受益,进而实现共同的目标。芬兰、瑞典和挪威在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重要权利上持续获得的显著成就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一百多年前,芬兰成为全欧洲第一个赋予所有成年公民投票权的国家。芬兰始终致力于实现更高的决策透明度和参与度,包括在欧盟内部。同芬兰一样,瑞典和挪威也主张在公共生活中采取极富原则性的做法,不仅与人权高专办开展合作,还在全球范围内不懈地宣传落实人权。

得益于北欧和其他国家的这种原则性做法,正如哈维斯托部长(Haavisto)上个月在达沃斯论坛上指出的那样,欧洲已成为多边体系最有力的支柱之一。芬兰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透明度和参与度,欧盟在与人权高专办驻布鲁塞尔办事处的合作中也是如此。挪威议会曾两次主办活动,让我们就国内外的人权和法治向公众发表讲话。

但我们注意到,包括欧洲在内的世界各地的许多行为者对多边主义的承诺正明显减弱。一些国家的两极化政治格局愈演愈烈也是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之一。某些意见领袖不去解决困难的改革问题,而是寻求短暂且危险的替代做法,让绝不应为当前根深蒂固问题负责的人们成为了替罪羔羊。

而这些人往往是移民或少数群体成员。我们还看到,推动妇女平等和选择自由包括促进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权的努力也遭遇挫折。在另一些情况下,则宣扬是外国人或所谓的“外国官僚”在试图控制自己的国家并将他们的意志强加给本国。

这些策略固然能够赢得选票,但同时也播下了失败的种子。

一些主要的全球和区域机构日渐陷入僵局,不遵循国际承诺和国际法的情况日益严峻,侵蚀着国际社会预防和解决冲突的能力。这些问题正在破坏可持续发展的进展,打破预防和减轻日益严重的气候紧急情况的希望,加重苦难、贫穷、不公正,并导致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我衷心地赞赏去年6月欧洲理事会关于“加强多边主义”的结论意见,其中重申了欧盟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承诺并将人权置于欧盟外交政策的首位。我还要感谢欧洲理事会对人权高专办的任务,尤其是其独立性所作出的明确承诺。人权高专办维护全球人权的工作通常极具挑战性,特别是调查和宣传方面,而各位的支持至关重要。

各位阁下,

为什么欧盟建立在民主、尊重人权、基本自由和法治的基础上?因为它们是打击冲突、暴政和剥削的最有效原则。公正而普适的法律,立足于国际人权原则并得到不偏不倚地实施,可以防范为狭隘利益服务的毫无原则的任意统治。

当所有人和包括国家本身在内的所有机构,对符合人权规范、平等实施、独立裁决和公开颁布的法律负责时,就为促进共同利益奠定了基础。

法治使公共机构对维护人权和公平地提供公共服务负起责任。法治使每个人都能主张自己的权利,包括遭受根深蒂固歧视的人们。司法独立是法治的核心部分,是保护基本权利的关键。但是,全世界许多地方的司法独立日益受到威胁,包括欧洲的许多民主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民间社会是保护和推动法治的重要保障。欧盟委员会2019年7月的通报就承认了这一点,其中概述了加强欧盟法治的建议。那些企图破坏法治的人们首先攻击的就是民间社会。每个国家都应赋予所有人公共自由,支持民间社会组织蓬勃发展的能力,因为这不仅是正确的事,还是最聪明、最有成效的战略做法。

保护公民空间和保护法治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公正平等的法治是民主的基础,反之亦然。如果一方被削弱,另一方的存在立即受到威胁。我们已经目睹了欧洲的公民空间不断缩小,人权维护者遭到骚扰。

此外,区域和国际治理体系也应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所有国家都共同生存在一个空间内,那就是我们的星球。历史多次证明,只有各国相互尊重,在基于共同价值观的规则体系中携手合作,管理好多个力量中心和不同意见,才能推进可持续发展和持久和平。

同事们,

由于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公正性和完整性是每个健全社会的重要前提,因此任何危害司法独立性的企图都令人深感关切。

上个月,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重申匈牙利和波兰的法治状况持续恶化,并强调其对欧洲共同价值观的完整性、各国的互信和欧盟整体信誉产生的影响。一年前,欧洲议会史无前例地对匈牙利和波兰启动了《里斯本条约》第七条的惩罚程序。

与在座的许多人一样,我感到关切的是,波兰本周通过的法律有可能进一步损害其司法机构的独立性,限制法官的权利和法院的公正性。根据这项新立法,如果法官质疑政府计划开展的司法改革,可能被处以罚款甚至是解雇。

欧盟成员国资格是建立在尊重欧盟法律和欧洲法律规范的基础上,包括尊重公正审判的规范及法官的公正独立。波兰法院作出的判决也可能适用于其他欧盟国家。因此,这一立法显然可能会影响居住在欧盟全境的人,不仅影响核心价值观还会影响各项权利。

在波兰出现上述挑战前,匈牙利已采取行动削弱法官独立性、媒体自由、学术自由以及对少数群体和移民的保护。这导致了机构制衡恶化和公民自由空间缩小。匈牙利的难民和移民政策以及罗姆人的待遇问题也令人关切。

匈牙利12月通过的立法将对司法独立和公正审判权造成进一步负面影响,包括使政府能够在政治敏感案件中干涉法院系统。我还关切地注意到,该立法是在没有与民间社会充分协商的情况下迅速批准的。

各位阁下,

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任何政府、君主、领导人都不能免于问责。法律必须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保护所有人免受侵犯和践踏。

司法系统如何对待最脆弱群体可以视作是对法治力量的终极考验。每个社会中的最脆弱群体都包括移民。

几分钟前,我用“替罪羔羊”一词来形容在许多欧洲国家的政治格局中已屡见不鲜的的移民污名化现象。对移民的公开敌视日渐频繁。一些欧洲国家已采取措施,将移民权利维护者的工作定罪,阻止或停止其工作。部分欧洲国家已与非欧洲国家达成了限制移民的双边协议,由此已出现了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例。

举一个特别严重的例子,我们收到的多份报告表明,对利比亚海岸警卫队拦截移民船只的支持正在导致移民被长期地任意拘留在令人震惊的不符合标准的条件下。联合国驻利比亚的人权工作人员记录了官方和非官方拘留中心发生的酷刑、强奸、强迫劳动、急性营养不良、严重人满为患和相关传染病问题,甚至还出现失踪和贩运的现象。利比亚不应被视为“安全第三国”。我们需要支持就移民问题采取基于人权和法治的双边和多边努力。

这些基本原则在《移民问题全球契约》中得到确认,我认为该契约是加强移民人权保护和改善移民治理的重要契机。我鼓励所有会员国落实并审查《移民问题全球契约》的进展情况,包括开展即将进行的2020年区域审查。

在一些案件中,司法机构在移民案件及其他重要的人权问题上挺身反对无原则行为,成功地维护了法治和人权。这些法官中的某些人也因此成为了威胁和虐待行为的目标,有时实施者甚至是国家官员。但至关重要的是法官们展现出的勇气,这种勇气也应体现在国家领导人对基本权利的同等重视上,特别是社会最脆弱或最边缘化群体的权利。

我强烈鼓励欧洲乃至全球的领导人在各国内部进一步推动人权。许多国家已接受了如普遍定期审议等国际人权机制针对上述问题提出的具体和准确建议。现在我们需要采取行动兑现承诺。对于许多欧盟国家而言,在充分维护移民、罗姆社群成员、残疾人、妇女、性少数群体、老年人和穷人的权利方面,仍然有大量工作要做。

采取行动不仅将践行《联合国宪章》、欧盟原则和国家承诺,还将推动取得更大的政治和经济成就。只有解决造成和延续社会内部严重不平等现象的政策,我们才能建立强大且有复原力的国家和经济,因为它们具备公平性。

各位阁下,

在多边舞台上,芬兰、瑞典、挪威一直是我们促进和保护人权的重要盟友。历届政府都为人权高专办提供了重要支持,特别是在适当住房、不歧视、极端贫困、少数群体、移民人权以及具体国家局势等问题上。在这些问题上以及人权高专办参与的其他工作中,北欧国家一直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重要决议的提案国或联合提案国。

我坚信,欧洲行为者能够中开展更有力的工作,在全球多个危机局势中促进人权和法治。

我欢迎欧盟与人权高专办建立良好合作,联合支持萨赫勒五国联合部队,在诸如萨赫勒局势等复杂危机下推动对人权的尊重。我也要感谢许多欧洲国家支持人权高专办在苏丹设立办事处并支持我们在许多其他局势中开展工作,在这些地区通过基于人权法的指导能够帮助社会远离冲突和不稳定,建立更广泛的和平。

我鼓励各国作出进一步努力,将人权纳入欧洲应对危机的举措,包括正在进行的关于欧洲和平融资机制的对话。人权高专办可以为各国的工作提供支持,包括分享我们15年来在将人权纳入联合国30多项和平和政治任务的过程中所开发的工具。

我还认为,法治应在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承诺方面发挥关键作用,该议程为在全球范围内促进人类尊严和权利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如可持续发展目标16所承认的那样,透明、可参与和可问责的机构是实现深入、广泛、具有自我更新能力的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这些机构还确保了国家内部和国家间的持久伙伴关系。北欧国家一直是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有力支持者,在距离我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承诺仅剩十年之际,我相信这种支持能进一步扩大。

我还鼓励所有北欧国家继续与其他国家政府和利益攸关方积极接触,提高人们对气候变化、环境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对人权的灾难性影响的认识,并寻求开展力度更大的气候行动。马林总理(Marin)将她的任务描述为“使北欧模式成为环境可持续的未来的一部分”,其中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创造了新工作、新技术和新机遇”。同许多人一样,我从这一做法中受到启发。为此,我要强调多边合作,包括气候谈判和“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谈判,在促进基于权利的环境行动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各位阁下,

当多边主义恪守原则和尊重,就会产生强大的力量和权威。无论是联合国机构还是欧洲机构,当不同的主体发出同一种声音,呼声就会更响亮、更清晰,并形成更有效的行动。在致力于为妇女实现平等的《北京宣言》通过25周年之际,解决世界仍不愿履行妇女和女童权利的问题同样至关重要。

目前在全世界,平均每三名妇女中就有一人在其一生中会遭受身体暴力或性暴力,经常两者皆有。全球女性议员比例不到四分之一。有50多个国家没有保护女性免受家庭暴力的法律。全世界每天仍有830名妇女和女童死于与妊娠或分娩有关的可预防原因。正如乐施会近期的报告显示,就在今天,2020年2月6日,妇女和女童进行无酬护理工作的时间达到125亿小时。

所有的社会仍然深受有害的性别陈规定型观念的影响,这些观念限制了妇女和女童的声音和权利,包括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权利及诉诸司法的权利。

法治必须维护每个人的人权。对法治的普遍尊重应得到社会所有成员的持续监督和全力捍卫。

当法治被权力所支配,无论是出于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必将迅速引发严重冲突和衰落。

近期欧洲为维护法治而采取的行动令我感到振奋。我希望欧洲提供更广泛的支持,在国际事务中维护法治原则。今天听到各位的意见和打算令我充满希望,人权高专办也对北欧国家寄予厚望。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