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安全理事会关于“针对与安全理事会及其附属机构合作的妇女人权维护者和妇女和平建设者的报复行为”的阿里亚办法会议
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伊尔泽·布兰兹·科里斯的讲话


2020年2月21日

纽约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我谨感谢多米尼加共和国和联合王国的常驻代表团组织此次阿里亚办法会议,感谢比利时、爱沙尼亚和德国共同主办此次会议,从而将报复问题作为优先事项。我很高兴有机会与各位讨论我们的共同关切,找出提高我们在这一领域工作效率的方法,并寻求协同合作的机会。

如各位所知,2016年10月,秘书长意识到整个联合国系统需要统一领导和专项资源来确保对这一祸患作出全面应对,并任命了前任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安德鲁·吉尔摩(Andrew Gilmour)担任领导这一工作的高级官员。秘书长仍然将这一问题作为优先事项,我也很荣幸有机会将这项重要的工作继续下去。我希望我们能在初期成果的基础上再接再厉,进一步加深对趋势的理解和分析,发展多种工具,不仅要有效地处理报告的案件来保护受害者,并在适当时候为其提供安全和补偿,还要预防报复行为。因此,我很荣幸地着手开展这项工作,包括今天在此与各位共商对策。

过去几年中所报告的因与联合国合作而受到恐吓和报复的案件数量和严重程度都有所增加。尤其是妇女人权维护者和妇女和平建设者经常成为攻击目标,受到基于性别的骚扰和暴力。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发现这些行为不是罕见或孤立的事件,而是反映了正在形成的模式,正如秘书长在去年提交给人权理事会的关于恐吓与报复行为的报告中所强调的那样。

民间社会,特别是妇女在包括预防、解决和冲突后重建的整个和平进程中的基本作用现在已得到普遍承认,如“妇女、和平与安全”项目成为议程的常规部分。此外,安理会的相关决议和邀请妇女人权维护者和妇女和平建设者向理事会就相关议程项目进行简要汇报的做法是一个重大进步,能使安理会(及联合国其他部门)获得作出尽可能充分的知情决策所必需的信息和观点。增进包容性参与为此作出了积极贡献,对恐吓和报复行为的认识也同时得到提高,这是有效结束这种不可接受做法的先决条件。安全理事会各项决议,例如2019年10月的第2493号决议,纳入了鼓励成员国为民间社会创造一个安全和有利的环境及处理针对民间社会活动者的威胁、骚扰、暴力和仇恨言论的表述,这一发展令人欣慰。安理会成员支持多边和多利益攸关方工作的举措,如本次阿里亚会议,为我们全面推进报复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必要的动力。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作用,但汇聚我们的努力并找到有效的合作方式将提高我们的行动效力。

当然,出发点是每个人都有权单独或与他人共同不受阻碍地与联合国接触和交流。与联合国接触是行使基本自由的一种形式,通过恐吓和报复行为干涉这一自由,违反了既定的人权规范和标准。这些报复行为也阻碍了此类接触在保护平民、性别平等、发展与环境、和平进程、预防冲突、人道主义援助和反恐等多边行动的不同领域推动最终实现《联合国宪章》所设定的目标。换言之,报复行为伤害的不仅是受害者,还会对我们推动商定的共同目标的能力产生消极影响。

秘书长去年在其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报告中对民间社会成员在向安全理事会作简报后受到威胁的报告表示关切。在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的关于报复问题的2019年度报告中,秘书长呼吁联合国系统以注重性别平等的方式研究、调查和记录恐吓与报复行为的事件和趋势。

我们对在与安全理事会及其附属机构进行合作之前、期间和之后发生的报复案件都有所记录。我们看到合作伙伴在原籍国或联合国总部受到线上和线下的恐吓、骚扰和监视。我们记录了出行前后的旅行禁令和审问。我们还收到了因与安理会合作而遭到拘留和虐待的信息。受害者往往是民间社会活动者和社群代表,但我们也看到政府官员和政党成员遭受报复的情况。

报复行为的受害者恰恰是那些积极且重要的民间社会活动者,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在联合国尤其是在安全理事会的参与,有效地帮助了我们扩大议程范围和作出知情决策。事实上,因与联合国合作而成为攻击目标的往往是基层妇女权利组织的代表,他们在冲突和人道主义局势中开展基本的挽救生命工作并在建设和平和重建努力中发挥关键作用。这些人的处境也经常极为脆弱,缺乏经费和支持。

尽管在平等和有效的参与方面存在这些挑战和障碍,也就是说妇女在许多决策环境中的代表性仍然不足,但我们看到妇女的作用在增强,而且年轻妇女在各种新的参与形式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因此,我们也许不必惊讶为何妇女和青年妇女越来越受到针对。秘书长关于报复和恐吓行为的报告指出,那些致力于妇女权利和性少数人士权利,包括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权利的人们似乎尤其容易成为恐吓和报复行为的目标。据报告,人们因与联合国接触而遭到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威胁、线上抹黑运动、线上引战、羞辱性的公众言论、拘留期间的性伤害、羞辱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家庭成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我们遗憾地看到,与联合国接触在使得这些人士知名度提高的同时,会深化他们的脆弱处境,包括进一步的污名化和歧视。这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其根源和结果都是歧视增强,这一问题亟需我们的关注。

同男性一样,妇女也显然不是同质群体。要解决这一负面现象,我们需要理解这一点。这意味着,首先我们必须听取广泛的妇女人权维护者和和平建设者的意见,找到如何以最佳方式消除她们在参与安全理事会和联合国其他机构工作时所面对的障碍。我们需要确保其拥有参与工作的安全场所。我们仍然需要更好地了解情况,不仅是个案情况,还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的趋势,这需要我们进行研究和分析。这提醒我们需要确保对案件文件和收集的数据进行分类,包括按照性别、年龄以及如族裔、属于少数群体和土著群体等方面的多样性进行分类。这可能涉及个人敏感数据的收集,由于报复行为属于个人案件,我们需要注意确保对此类数据的充分保护,这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会有助于我们制定适当的应对措施。

但我们也需要制定并进一步发展我们的实用工具箱,以帮助提供保护并预防报复行为。至关重要的是,要让这一问题受到更多关注,并且将其作为优先事项,就像我们正在此处做的这样,但除了已经同意将此问题置于优先位置的与会者和成员国外,我们还需要让更多行为者加入进来。此外,分享信息、协调应对措施(包括向受害者提供信息和援助),以及收集和学习良好做法都是朝着正确方向采取的步骤。至关重要的是,联合国要发出不容忍的明确信息,推动预防报复行为和改进保护措施的战略。

安理会以及整个联合国系统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增强对可能遭受报复的对话者的保护,加大对此类报复行为的问责,并通过评估和减轻风险促进有效预防。人权高专办将继续致力于该领域的工作,并随时准备应要求支持安理会的工作。

谢谢。

网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