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口头汇报最新情况并介绍秘书长和高级专员的国家报告(哥伦比亚、塞浦路斯、厄立特里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伊朗、尼加拉瓜、斯里兰卡、委内瑞拉、也门)

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三届会议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讲话

2020年2月27日,日内瓦

尊敬的主席,
各位阁下,
同事们,朋友们:

我很荣幸在此介绍秘书长和人权高专办关于哥伦比亚、塞浦路斯、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伊朗和斯里兰卡人权状况的报告。我也将向理事会简要汇报厄立特里亚、尼加拉瓜和也门的最新状况,以及我们在委内瑞拉开展技术合作的最新情况。

首先,我将汇报也门的人权状况。近期马里卜、萨那、焦夫达利、舍卜沃、塔伊兹、荷台达和萨达等省份的武装敌对行动升级,人们对于今年年初短暂停火或许可以结束也门人民长期苦难的希望因此破灭。经确认,在2020年的前两个月里,有74人丧生,其中包括43名儿童,另有107人受伤。自2015年3月以来,我们已核实并确认,由于冲突各方进行不加区分的袭击、使用地雷和简易爆炸装置、在居民区储存武器和爆炸物,已有7734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2103名儿童,另有12269人受伤。然而,实际平民伤亡数字可能远高于此。

尽管荷台达省通过《斯德哥尔摩协定》实现了停火,但仍然是2019年平民伤亡人数最多的地区,有102名平民死亡、310人受伤,主要原因是胡塞武装组织和政府军发动了不加区分的袭击。经人权高专办核实,2019年总共有735名平民丧生。其中超过40%死于由沙特领导的联军所发动的袭击;超过20%由胡塞武装组织所致;还有不到10%死于政府军的袭击。其余人员则死于其他武装团体或身份不明的肇事者。

由于限制人道主义援助、封锁、加之经济及关键机构和服务的崩溃,还有数千人死于疾病和营养不良。目前,在也门3050万人口中,有2010万人面临饥饿,1440万人需要紧急援助以维持或挽救生命。在此背景下,我感到特别关切的是,冲突各方继续违反国际法规定的义务,限制人道主义援助。2019年,萨那的事实当局发布了200多条影响北部地区人道主义行动的指令。此外,2019年12月下旬,武装人员在阿德达利地区对人道主义行为者发动了一系列袭击,导致对政府控制区内21.7万多人的维生援助被迫暂停。

自2015年3月以来,365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包括2019年的41万人。流离失所者的生活条件十分悲惨,尤其是妇女和女童极易遭受贩运、强迫婚姻、性暴力和性剥削。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中童婚盛行,贫困是其主要原因。

也门儿童的权利全方位受到侵犯。冲突直接造成五分之一的学校无法使用,至少有200万儿童失学。2019年,人权高专办记录了各方对学校的21起袭击。人权高专办还在继续记录胡塞武装组织和政府军招募和在敌对行动中使用儿童的情况。

也门国内存在普遍的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现象。根据人权高专办的记录,自2015年3月以来,一共发生了2654起任意拘留案件,其中包括179名儿童,以及79起由冲突各方实施的强迫失踪案件。

媒体自由的空间遭受打压。自2015年3月以来,经人权高专办核实,有26名媒体工作者遭到杀害,另有44人受伤。此外,173名记者遭到拘留,22家媒体网络被关闭。令我尤其感到关切的是,目前正在萨那进行的对10名记者的审判,他们被指控散布虚假信息和损害国家最高利益。值得注意的是,人权高专办收到报告称拘留期间发生了虐待行为,公平审判的标准也未得到遵守。

公民空间也正面临巨大压力。各方对民间社会团体活动的限制不断增强,民间社会团体成员面临的威胁日益增多,包括拘留和关停组织。

根据第42/2号和第42/31号决议,人权高专办将继续向也门国家调查委员会提供技术援助,以支持该委员会按照国际标准对也门各方的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进行调查。

也门问题知名专家小组将于2020年9月向人权理事会提交第三份报告。我鼓励所有利益攸关方促进和支持专家组的工作,分享与其任务有关的信息,并准许他们进入有关地区。

事实当局拒绝人权高专办代表进入萨那,我对此表示关切。我敦促事实当局重新考虑这一行动,允许人权高专办的代表自由出入,以确保我们的工作能够继续造福也门人民。

我敦促冲突各方遵守国际法规定的义务,保护所有平民,停止招募和在敌对行动中使用儿童。我还呼吁各方停止侵犯基本自由和所有其他人权。也门人民在这场冲突中遭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我完全支持马丁·格里菲思(Martin Griffiths)特使为迅速结束敌对行动所作出的努力。

根据第41/1号决议规定的工作,我接下来汇报 厄立特里亚的最新情况。尽管厄立特里亚在2018年7月与埃塞俄比亚达成了历史性的和平协议,也与吉布提签署了合作协议,与索马里恢复了外交关系,但其境内的人权状况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善。公民空间仍然完全由政府控制,表达、结社、和平集会和信仰自由以及新闻自由的权利基本上被剥夺。

对政府仅仅提出含蓄批评的民众也会遭到镇压,这令我感到不安。例如,在天主教主教发出一封间接呼吁正义和改革的牧函后,据报告有21家天主教医院被关闭。我们还多次收到报告,称进行宗教活动的人们遭到逮捕和拘留。

几十名厄立特里亚人因行使见解、信仰和和平集会自由的基本权利继续遭到政府逮捕,许多人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拘留在不符合标准的条件中,而且往往是隔离拘留。

厄立特里亚应确保:被拘留者得到人道和有尊严的待遇;释放被任意拘留者;确保公平审判;查明失踪者的命运或下落。我和人权事务委员会都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普遍有罪不罚现象表示关切。

无限期服役和期间严酷的条件是促使许多厄立特里亚年轻人离开祖国的主要原因之一。报告显示,一部分应征入伍士兵被当作无报酬或低报酬劳动力。虽然政府已经表示计划进行征兵改革,但迄今尚未采取任何实际措施。我鼓励政府公布退伍时间表,允许私营企业为退伍军人创造就业机会。

人权高专办一再表示愿意提供技术援助,包括在当局确定的三个优先人权领域:加强司法体制、残疾人权利以及饮用水和卫生设施权利。人权高专办还愿意协助厄立特里亚落实普遍定期审议的建议,并期待厄立特里亚对我们的援助意愿作出积极回应。

接下来我要介绍秘书长关于伊朗的报告(A/HRC/43/20,请各位参阅报告中的死刑部分,包括对儿童罪犯实施死刑。尽管秘书长在报告中指出了伊朗政府为解决这一问题所作的努力,包括与人权高专办进行建设性接触,但他再次呼吁严禁对儿童罪犯判处死刑。

报告还重点提及了对妇女和少数群体的歧视,以及对人权维护者、劳工权利活动人士、记者、科学家、环保人士以及双重国籍和外国国民的逮捕、监禁和虐待。近期的法院判决证实,妇女权利维护者和劳工权利活动人士继续因举行和平集会和倡导人权而被判处重刑。据报告,酷刑、任意拘留和不公正审判的案件仍在不断发生。

报告指出了行业制裁对基本药品和医疗设备供应以及粮食价格的影响。银行业受到的限制正在阻碍联合国的人道主义和发展行动,对最脆弱群体产生了负面影响,包括妇女、儿童、低收入家庭、自然灾害受害者、移民和难民。

报告定稿后,2019年11月,伊朗安全部队对席卷全国的抗议活动过度使用武力,在一些情况下还使用了实弹,据报造成300多人死亡。超过7000名抗议者被逮捕,许多人仍被拘留并无法获得医疗服务和律师代理,据报有些人还遭到了酷刑和其他虐待。尽管伊朗政府已告知人权高专办将会有委员会对这些指控展开调查,但政府并没有提供进一步的资料。

接下来我将汇报斯里兰卡的最新情况(A/HRC/43/19),报告评估了在该国在落实人权理事会第30/1号决议方面取得的进展。新一届政府宣布对先前决议中作出的承诺采取完全不同的做法,这有可能阻碍增进和解、问责和人权的努力,我对此感到遗憾。

国家必须为全体人民服务,必须承认和满足所有社群的需要,特别是少数群体的需要。我敦促斯里兰卡政府维护过去几年取得的成果并将其发扬光大。我尤其鼓励政府确保从政治上和资源方面向失踪人员办公室和赔偿办公室提供支持。所有社群的失踪人员家属都应得到正义和赔偿。

作为民主结构的关键支柱,独立机构在斯里兰卡《宪法》第十九修正案中得到加强。民间社会和独立媒体的空间应该得到保护。因此,我对近期将民事职能转交国防部或退休军官的趋势,以及再次出现人权维护者、记者和受害者受到监视和骚扰的报告而感到不安。程度不断加深的仇恨言论以及安全和政策措施似乎都是针对泰米尔和穆斯林少数群体的严重歧视。

根本问题仍然是斯里兰卡没有解决对过去违法行为的有罪不罚问题,也没有进行必要的安全部门改革,来解决造成和助长有罪不罚现象的原因。刑事司法制度内继续存在的系统性障碍仍然妨碍实现真正的正义。国内程序在过去一直未能实现问责,我也不相信任命另一个调查委员就会将推动这一议程。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受害者仍然得不到正义,对斯里兰卡的所有社群都无法保证过去侵犯人权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

我敦促理事会在预防再次发生类似的人权侵犯方面保持警惕,并探讨推进问责的一切可能途径。

接下来是关于塞浦路斯的报告(A/HRC/43/22)。

塞浦路斯的分裂继续阻碍人们充分享有人权。报告特别提到了对以下方面的关切:生命权和失踪人员问题、不歧视原则、行动自由和寻求庇护的权利、财产权、宗教或信仰自由和文化权利、意见和表达自由、以及受教育权。报告还强调必须确保政治进程立足于人权和性别平等的视角。

我赞扬全岛许多塞浦路斯人所做的工作,他们正在通过两族合作共同促进人权。我还注意到塞浦路斯在实现无雷化和寻找失踪人员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鼓励该国在这两个领域加快努力。我敦促塞浦路斯作出更大努力开展相互对话并采取基于人权的做法,这能够改善促进和平的条件,并有助于最终确保持久和平。

主席女士,

接下来我根据第40/2号决议汇报尼加拉瓜的最新情况。

自我于2019年9月提交最新报告以来,在极其复杂的政治和社会背景下,尼加拉瓜的侵犯人权行为仍然有增无减。

2019年,随着通货膨胀和官方失业率不断上升,尼加拉瓜的经济收缩了5.7%。我要着重提到的是,尼加拉瓜政府仍然将社会支出作为预算的优先项目,特别是在健康和教育以及消除贫穷措施方面。

但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有超多9.8万尼加拉瓜人离开该国,并且不具备安全返回的基本条件。人权高专办记录了威胁和骚扰案件,包括有7人在回国后立即遭到了任意拘留。

除其他跟进局势的必要工作,从2019年8月1日至今,人权高专办中美洲区域办事处的尼加拉瓜专门小组已经在巴拿马采访了221名男性和174名妇女,他们是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和证人。

要求获得正义、真相和赔偿的受害者组织及其领导和律师继续受到威胁和恐吓。

和平抗议的权利遭到系统性剥夺。政府部署了大规模警力阻止尼加拉瓜人举行示威活动。一旦发生抗议活动,包括在宗教庆祝活动期间,不是突然遭到警察驱散,就是遭到亲政府分子的暴力袭击。

根据人权高专办自8月1日起收到的报告,至少有108人遭到长达48小时的任意拘留。这些人目前已被无罪释放。

12月30日,政府下令释放91人,对其采取监禁的替代措施。其中有10名男子和6名妇女的被捕原因是去年11月为在马萨亚(Masaya)一所教堂进行绝食抗议的被拘留者亲属送水。他们中有些人曾向人权高专办提供过信息,因此对他们的拘留可被视为对与人权高专办合作的报复行为。

我注意到近期还有其他释放被拘留者命令。

但是,据民间社会统计,截至2020年2月13日,仍有61人因与2018年抗议活动有关的理由被拘留。其中40人被捕于2019年6月《大赦法》生效之后,罪名属于普通犯罪,如持有或贩运毒品,或制造、贩运、持有和使用限制性武器、物质或爆炸装置。我敦促政府释放那些仍然因与抗议有关的理由而被拘留的人。

我还敦促当局保障人权维护者自由开展工作的安全和充分条件。

分享批评政府的新闻或意见的人,其意见和表达自由权利继续受到侵犯。由于受到威胁和害怕失去政府投放的广告或自己的工作,许多记者被迫进行自我审查。自8月1日以来,人权高专办记录了对记者、媒体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威胁和人身攻击,以及盗窃或损坏媒体设施的案件。“Esta Semana”、“Confidencial”和“100% Noticias”等媒体机构的工作场所继续被查封。《新闻报》(La Prensa)的物资在被海关扣留75周后终于送达。我敦促尼加拉瓜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新闻自由及对表达和信息自由权的充分行使。

令人遗憾的是,2018年11月和12月注销9个民间社会组织的决定仍然有效。

人权维护者、记者、政治反对派、天主教会成员、《大赦法》获释人士、仍然在押的抗议活动人士和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受害者的家属,都在继续遭受警方或亲政府分子的不断恐吓和骚扰,包括政府当局的侮辱性言论。

我再次呼吁政府恢复与国内社会各阶层的对话,并采取措施推进必要的选举改革,以确保今后选举的公正、可信和透明。

杀害农民事件和土著人民状况也令人关切。在人权高专办2019年记录的该国北部发生的14起谋杀案中,当局报告称,仅有4起案件确认了被控肇事者,1人被判刑。

众多土著民族,如米斯基图人(Miskitu)和玛扬纳人(Mayangna),谴责定居者对其领地和资源构成了威胁。保护土著人民是国家的责任。

我呼吁政府紧急执落实人权高专办和其他国际及区域机制提出的建议。我特别要重申允许人权高专办进入尼加拉瓜的建议。我也敦促理事会继续监测尼加拉瓜的人权状况。

接下来要介绍我关于哥伦比亚的年度报告(A/HRC/43/3/Add.3)。

我对哥伦比亚延长与人权高专办的东道国协定表示欢迎,这将使我们能够继续支持巩固和平与促进充分享有人权的工作。

我鼓励哥伦比亚落实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民军(哥人民军)的和平协定的所有事项,包括农村改革,并将受害者的权利置于核心。

我对真相、正义、赔偿和保证不重犯综合体系所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并敦促哥伦比亚巩固这一进展。

我也欢迎大多数前哥人民军成员对和平进程的坚定承诺。

2019年,人权高专办已注意到该国持续发生的大量暴力事件,导致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包括36起大屠杀。

我还要重申对在包括社会抗议在内的有关公共安全局势中使用武装部队的关切。我敦促检察官办公室继续调查指控侵犯人权的案件。
在哥伦比亚,捍卫人权依然是一项高危活动。2019年,人权高专办记录了108起杀害人权维护者的案件;截至2020年2月19日,人权高专办确认了4起案件,另有31起案件正在核实。
监察员办公室记录的数字甚至还要更高。据其记录,2019年共有134起杀害人权维护者案件。
其中大部分受害者来自农村社区和少数族裔村庄,因推进在土地返还和非法作物替代等事项上落实《和平协定》而遭到杀害。我鼓励哥伦比亚政府解决这一暴力行为的结构性原因,调查这些袭击事件,处罚肇事者,包括那些策划和下令实施袭击的人。
人权高专办已准备好继续支持哥伦比亚当局落实我报告中的建议。

下面我介绍危地马拉的状况(A/HRC/43/3/Add.1)。2019年危地马拉大选已顺利结束。但是司法独立及打击腐败和有罪不罚的斗争持续面临挫折。

新一届政府目前掌握着应对现有挑战和保护人权的关键机遇。

危地马拉社会不平等、歧视和不安全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
我赞扬当局为改善人民生活条件作出的努力,特别是与长期营养不良问题和多维贫困所作的斗争。

我建议,在安全方面采取的措施应着眼于预防和打击犯罪,而且要采取人权做法,避免公共安全军事化。

至关重要的是,国家应采取有效和全面的措施使人权维护者和司法官员免受攻击,对土著和妇女维护者要给予特别注意。

另外,必须保证充分尊重土著人民的权利,包括其协商权。

我敦促新一届立法机构将加强人权保护和避免挫折作为优先议程。

同样,保障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包括独立和客观地选任法官,对于确保充分享有人权及打击腐败和有罪不罚现象也至关重要。

我感谢危地马拉政府及立法和司法机构一直与人权高专办保持合作。我鼓励当局落实报告中提出的建议。

主席女士,

我关于洪都拉斯的年度报告(HRC/43/3/Add.2)重点介绍了该国人权状况的主要发展和挑战,以及当局为解决这些状况所作的努力。

复杂的社会和政治局势继续导致严重的贫困、暴力和不安全问题,并致使洪都拉斯民众在境内流离失所和向北迁移。

我鼓励该国保证返回者可持续地重新融入社会,并确保对移民和流离失所者的保护。

根据人权高专办的记录,洪都拉斯2019年的社会抗议活动有所增加。我呼吁政府通过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关于使用武力的立法和规程,并批准公共安全非军事化的计划。

监狱的情况仍然令人关切,2019年有60名被拘留者遭到杀害,其中仅12月就有49人被杀。

人权高专办也在持续监测针对人权维护者的攻击。我尤其感到关切的是土著社群的状况,包括对致力于保护土著土地和领地人士的杀戮事件。

另外,我欢迎推进对维权者贝塔·卡塞雷斯(Berta Cáceres)被杀案件的问责。我呼吁继续进行调查,直至完全查明这一罪行的幕后操控者。

我也欢迎洪都拉斯批准《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并将其中的目标与人权建议挂钩。

我感谢洪都拉斯政府一直与人权高专办和人权保护机制保持合作(西班牙文)。

我感谢洪都拉斯政府一直与人权高专办和人权保护机制保持合作。

接下来要介绍人权高专办在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的活动(A/HRC/RES/42/4)。3月10日,我将就该国的人权状况发表讲话。

自我上次向理事会口头汇报最新情况以来,该国一直与人权高专办进行接触与合作,我对此表示感谢。我们在落实技术合作工作计划及保护事项方面取得了进展。除其他活动外,人权高专办还对拘留中心进行了三次新的访问,在这期间大概和28人开展了保密谈话。在这几次访问期间提出的意见已与有关当局分享,供其采取行动。

我们向协调委员会提交了130多起涉及指控侵犯被剥夺自由者权利的案件。该委员会是与人权高专办合作设立的机构间保护机制。我感谢当局的合作,并再次要求允许我们进入情报部门的拘留中心。

我注意到,1月份有14人被释放。我再次呼吁无条件释放所有因政治原因而遭到拘留的人,包括落实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调查结果。

人权高专办也已开始关于通过议定书的讨论,该议定书将使我们能够旁听审判过程并监测遵守司法保障措施的情况。

人权高专办正与政府一道,评估我们于2019年9月签署的谅解书在头六个月的落实情况。我感谢该国到目前为止对人权高专办运作空间的保障。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今后几个月里按照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全球总体任务,朝着建立国家办事处的方向迈进。

我也相信委内瑞拉政府将明确说明该国已同意接受来访的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访问日期,并向第三位任务负责人发出访问邀请。

我就此结束议程项目2之下对国家报告的介绍和最新情况汇报。我鼓励利益攸关方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落实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建议,包括相关报告中的建议。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