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与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新任老年人享有所有人权问题独立专家就“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及疫情后老年人人权”举行虚拟辩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讲话
5月12日(星期二)14点至15点

 

纽约和日内瓦的老年人之友小组主席斯科克尼克(Skoknic)大使、斯塔德勒(Stadler)大使,

各位阁下,

同事们,

很高兴与大家一起参加本次及时而又重要的关于老年人人权的讨论,同时也感谢非政府组织老龄问题委员会组织此次讨论。

首先,我要正式对克劳迪娅·马勒女士(Claudia Mahler)表示热烈欢迎,马勒女士刚刚就任老年人享有所有人权问题独立专家。

同时还要向上一任独立专家罗莎·科恩菲尔德-马特(Rosa Kornfeld-Matte)女士致以敬意,感谢她在过去六年中的出色工作表现。

朋友们: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继续给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社区和我们自己带来挑战,造成可能长期持续的可怕后果。

我的办事处一直在积极监测危机在世界各地对人权的影响,并与合作伙伴一起将人权纳入联合国人道主义和社会经济对策。

我们所有人都正在经历这一动荡时期,而此次病毒对老年人的生命和健康又构成了尤为严重的威胁。

事实上,老年人总体死亡率较高,80岁以上老年人死亡率是全球平均死亡率的五倍。

请牢记:每个生命都同样宝贵。

我们的权利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

在作出艰难的医疗决定时,我们需要确保以保障尊严和健康权为指导,以医疗需要、伦理标准和现有最佳科学依据为基础,而不是仅仅将年龄因素作为依据。

此次危机带来了一些更广泛的影响,虽不太引人关注但同样令人担忧,例如:拒绝提供与2019冠状病毒病无关的医护服务;存在于机构和护理设施中的忽视和虐待;贫困和失业增加;保持物理距离和社会隔离措施对福祉和精神健康的巨大影响;以及成见和歧视带来的创伤。

我特别关注养老院和护理机构中老年人的状况。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在欧洲,高达一半的死亡人口生活在长期护理机构。

与家人或照料者一同隔离防疫的老年人遭到暴力、虐待和忽视的风险可能更高。

老年妇女也可能会极为脆弱,因为她们往往充当家庭和社区的照料者。

生活在不稳定条件下——比如难民营、非正规住区和监狱——的老年人尤其面临着风险。

但是,尽管老年人受到此次大流行病的严重影响,应对措施却往往未能充分考虑到他们的权利。

5月1日,秘书长发布一份政策简报,目的是让老年人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所面临的风险得到更多关注,并给出应对挑战的相关建议。

政策简报还强调指出老年人承担不同角色,包括作为照料者、志愿者和社区领袖,为家庭和社区做出的不可估量的贡献。

从根本上说,该政策简报要求我们重新审视今后的道路——跨越社会,跨越世代,共同恢复,更好重建。

同事们,

本周,许多国家仍在努力抗击此次大流行病,也有一些国家已经放松限制,开始规划疫情后恢复路线图。

虽然未来无法确定,但有一点十分明确:恢复后,我们的社会一定要比以前更美好。

这场危机告诉我们,社会中最弱小的成员决定一个社会何等强大。

这是我们的一个机遇,可建设更加包容、可持续和关爱老年人的社会。

为此,我们必须将老年人的人权放在应对和恢复工作的首位和中心。

这场危机将老年人长久以来面临的许多挑战暴露无遗,有时甚至进一步放大,例如老龄歧视、缺乏社会保障和获得健康服务的机会、缺乏自主权和参与决策的机会、以及遭受暴力、忽视和虐待的风险。

我们需要加大投入,确保经济和社会权利——特别是全民健康覆盖和全民社会保障系统——以改善包括老年人在内的所有人的福祉和抵抗能力。

我们还必须转变观念,向视老年人为脆弱、有依赖性和弱势的老龄歧视观点发起挑战。

老年人口是一个极其多样化的群体,他们——应该说“我们”——我们有巨大的潜力为恢复工作做出贡献。

制定政策时,尤其是在制定老年人受影响最大的政策时,需要确保倾听老年人的声音、结合他们的观点和专门知识。

最后一点——也是同样重要的一点——我们都在一起为此努力,因此我们都必须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亦或为不作为而负责。

许多国家缺乏保护老年人权利和防止歧视、排斥、边缘化、暴力和虐待行为的适当立法。

我们也缺少专门保障老年人人权的国际公约。

我们需要在国际和国家两个层面建立更牢固的法律框架和强有力的问责机制,以保护老年人人权。

秘书长已经呼吁加快努力,制定一项专门保障老年人人权的国际法律公约。

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继续努力。

我期待着与各位合作,共同捍卫老年人的人权,提高他们的声音,并确保老年人有意义地参与冠状病毒病的应对及其他行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