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三届会议举行紧急辩论,内容涉及当前出于种族动因的侵犯人权行为、系统性种族歧视、警方对非洲人后裔实施暴行和针对和平抗议施加暴力

English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2020年6月17日的讲话

尊敬的主席,

各位阁下,

同事们、朋友们:

自从上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市遭到警察杀害,一波大规模抗议活动浪潮汹涌而至,不仅席卷美国各州,而且蔓延到欧洲几十个国家乃至全世界。

这种无端的残暴行径已经成为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的象征性表现,伤害了数百万非洲人后裔——造成无处不在、日复一日、终其一生、世世代代,而且往往是致命的伤害。

在全球许多国家,此类残暴行径已成为执法人员对非洲人后裔、有色人种、土著人民以及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过度使用不相称的武力的标志。

民众的愤慨因此到达顶点,他们感到既没有得到政府的充分服务,也没有被充分倾听。

数百万支持者因此站了出来——他们开始认识到一些人遭受系统性歧视这一现实,并支持要求每个人在各自的国家都应受到平等、公正和有尊严的对待。

当前的抗议活动是几代人累积的痛苦和长期争取平等抗争的终极爆发。许多年过去,却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为了那些先行者,也为了后来人,我们要抓住机遇,争取根本性变革并持之以恒。

正如20位来自非洲或非洲裔联合国高级领导人本周所共同指出,“仅仅谴责种族主义言论和行为远远不够。我们必须不拘于此,做更多努力。”

当前抗议活动规模之大以及公众支持范围之广,都指向有着奴隶制和种族主义双重罪恶紧密交织历史的国家,要求进行彻底的变革——尽管这些国家经历了堪称典范的民权运动,却从未完全认识到奴隶制和种族主义的危害亦或消除其影响。

正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Mark Milley)上周承认的那样:“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加剧了痛苦、沮丧和恐惧,许多美国同胞生活在其中,日复一日……抗议活动不仅仅抗议他的遇害,还反映出数百年来非洲裔美国人遭受到不公正对待。”

现在,我们需要在全球采取果断行动——不仅是改革或重新构想具体机构和执法部门(尽管这很重要),还要解决侵蚀政府机构、加深不平等、并导致了许多侵犯人权行为的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有罪不罚一再发生,助长了此类行为,必须予以制止。

医疗保健水平低、教育不足、职业发展有限、无法获得住房和抵押贷款、遭受官员虐待、选举权受到实际限制以及在监狱中的过度监禁,种族歧视给千百万人带来了极大伤害。

令我感到鼓舞的是,国家和地方当局正在采取一些初步措施,以落实早应进行的警务工作相关改革。具体包括禁止警察使用锁喉动作,规定禁止对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闪光弹,限制向警察部队提供军用武器,以及——也许是所有措施中最重要的一项——更好确保对安全部队的不当行为进行迅速和有效的问责和起诉的措施。

现在,许多人也对一些社会中无所不在的警务职能提出质疑,在这些社会中,警察被要求充当危机管理者、顾问、社会工作者以及其他许多角色,部分因为维护共同利益所必须的公共服务预算遭到削减。诸如此类的担忧引发了更根本的问题,即我们是否需要将社会警务工作的方法推倒重建,而不仅仅是一步步地改革。

遵守公正的高标准符合每位执法官员的利益。无论警方的不当行为是否被拍摄下来并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开来,都应根据国际标准立即对其进行调查、制裁或起诉。明确的指导,例如我的办事处去年发布的《在执法中使用非致命性武器的人权准则》,可以在这方面提供帮助。

问责制也符合每个国家的利益。人人享有权利、尊严和平等本身就是最关键的原则,对每个社会具有抗御力和取得成功都至关重要。

我对少数人在世界各地许多和平抗议活动中所犯下的犯罪行为感到不安,这些行为造成新的伤害,经常损害种族和族裔少数群体的财产。录像证据还显示,警方对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在完全和平的抗议活动中也是如此。应当调查所有相关事件,并将涉事者绳之以法。

各位阁下,

系统性种族歧视超出了表达个人仇恨的范围。这种歧视源自于多种制度和公共政策机构存在的偏见,这些制度和机构分别或共同地延续和加剧了实现平等的障碍。

我们需要毫无偏见的学校和大学、让所有人获得真正平等机会和公平对待的经济、积极响应民意并具有包容性的政治机构、以及真正公正的司法系统。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国际公约》和《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是国际商定的承诺,旨在禁止和打击公民和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生活各个领域的种族歧视。两项文书要求各国在法律、政策和实践方面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确保过去和今天面临歧视的人享有充分和平等的权利。

即将由大会进行中期审查的非洲人后裔国际十年提供了一个重要框架,可就诉诸司法、种族定性、承认非洲人后裔以及影响他们的根深蒂固的经济和发展赤字等结构性问题采取行动。

我的办事处期待各国再次提供有力支持并采取行动,在法律、政策和方案中加快落实这些和其他承诺,以促进各地非洲人后裔的人权。非洲人后裔参与制定这些决定尤其重要。

在当今种族暴力、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歧视性警务工作的背后,是未能承认和正视奴隶贩卖和殖民主义的遗留问题。要为平等奠定更坚实的基础,我们需要通过按族裔或种族分类的数据更好地了解系统性歧视的范围。我最近会见非洲人后裔问题工作组时,他们对我说:“许多国家不统计非洲人后裔人数,如果不做统计,我们就不被重视。”我们还需要弥补几个世纪以来的暴力和歧视行为,包括正式道歉、讲述真相和给予各种形式的赔偿。

我鼓励理事会加强关注涉及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问题,并更加重视解决这一问题的政府间机制和专家机制的重要工作。提出具体且注重成果的建议并开展大力宣传,应有助于各国提高其行动的影响力。

在所有这些措施中,我们应该超越现有建议的范围。我们需要在有效做法的基础上,在已有的大量工作和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向前迈进。事不宜迟,刻不容缓。耐心已经耗尽。

黑人的命也是命,土著人民的命也是命,有色人种的命也是命。所有人在尊严和权利方面都是平等的,这就是人权理事会和我的办事处所支持的原则。

我要感谢非洲国家集团发起本次辩论,并感谢理事会举行辩论。我相信,此次辩论将带来迅速和果断的改革。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