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
布鲁金斯普及教育中心和世界银行
教育业务部门的领导力对话系列


English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讲话,2020年9月21日

各位好。很高兴与各位一起参加这次及时而至关重要的讨论。人人都能获得资金充足的优质教育,是可持续发展和实现所有人权的关键。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经常谈起自己在葡萄牙里斯本的贫地区担任教师的经历。他亲眼目睹了教育在推动消除贫困以及传授技能方面的变革力量,这些技能被证明对个人、家庭、社群和整个社会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正如古特雷斯先生指出的那样,“投资教育是推动经济发展、提高青年男女的技能并改善其机会、在所有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上取得进展、预防冲突和维持和平的成本效益最高的方法。”

过去十年来,普及受教育权的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各级学校的入学率都得到了提升,特别是女童的入学率。2019年,儿基会报告称,90%以上的小学适龄儿童都成功入学。但可惜的是,在进展之外仍有缺憾。例如,各地区的入学率差异很大;入学率的增长正在放缓;并非每所学校都能提供优质教育。2019年,全球仍有6.17亿青年缺乏基本的计算和识字能力。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取得了许多来之不易的宝贵成果。

随后,2019冠状病毒病席卷而来,教育系统遭受了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破坏。此次大流行病影响了全球近16亿学生。160个国家的学校关闭,全世界94%的学生受到影响。数亿学生被迫回家,尝试通过简易的远程学习系统学习,伴随而来的是学生们往往无法获得适当的数字工具。

这可能会带来一场教育、经济和社会的多重灾难。儿基会上个月报告称,全世界至少有4.63亿,即超过30%的学龄儿童无法通过数字和广播技术参与学校教育。

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64%的小学教师和50%的中学教师接受过起码的教师培训,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培训的内容并不包括基本的数字技能。即使在发达经济体中,尽管基本上有足够的基础设施和连通性,许多教育工作者也缺乏基本的数字技能,而这一技能恰恰是促成高质量远程教育的基础。

这场危机让我们注意到数字鸿沟和连通性的差距,如何应对将变得至关重要。这些问题和其他问题的亟待解决是增加教育预算或至少拨出专项资金的一个关键理由。

因为如果一个孩子不再上学,他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在联合国每天都会收到报告,称与此次大流行病有关的侵犯儿童权利的风险日益增加。这些侵权行为包括强迫劳动、童婚和人口贩运,包括以性剥削为目的贩运。关于针对儿童的家庭暴力、对儿童营养的后续影响,以及武装团体增加招募儿童的报告都在增加。

儿基会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世卫组织《柳叶刀》上撰文,强调了此次大流行病对儿童营养的灾难性影响,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近期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不及时采取行动,儿童消瘦的全球流行率可能上升近15%。这意味着五岁以下患有消瘦症的儿童人数将增加670万人。

从阿富汗到阿拉斯加,儿童不仅正面临着上学时间减少的问题,还有专注教育与个性化教育的水平可能下降、发生严重侵害儿童权利的风险日益增高,以及所有这些趋势对儿童未来的长期影响。

此外,儿童的家属——主要是其母亲和姐姐——正不得不承担起照看并监护儿童安全的责任,而这会影响她们保住自己体面工作的能力。国际劳工组织已发出警告,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会将就业领域近几十年来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的“最微小进展”抹杀殆尽。

保护受教育权的重要性再清晰不过了。对优质教育进行投资,使儿童和青年人能够发挥其发展潜力,提高其参与决策的声音,使其为经济和社会作出贡献,这对于各国具有重要的经济和战略意义。普及优质教育是我们为全人类建设更美好世界和更美好未来所能作出的最佳投资。也是使社群和个人摆脱贫困、参与可持续与和平发展的关键。

这进展尽管有缺憾但仍非常有价值,我们不能让它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而开始消失。

是的,教育筹资在此次大流行病暴发之前就已经面临艰巨挑战。据估计,2020年初,中低收入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4(优质教育)的资金缺口为每年1480亿美元。2019冠状病毒病导致的衰退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混乱。

为了保障教育、保障儿童和社会的未来,各国政府必须在预算方面做出艰难决策。我知道这会很困难。但我们需要证明政府应该这样做,我们需要帮助民间社会促使政府的决策为人所知并发挥政治意义。采取包括灵活的教学模式在内的措施,以确保学习持续性和全民教育;借助低技术或无技术手段的远程教育;将食品券视为国家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一揽子刺激方案的核心部分,同时采取举措促进健康、社会保障、工商企业发展和就业。

最后我想指出一点。各国必须对维护受教育权负责。但同时也需要接受帮助。

我们不能接受疫情后时代成为一个高度民族主义的时代。如果各国决定单独行动——无论是在疫苗研发方面还是在人类发展方面——那将无助于结束任何危机。这样做反而会让危机永远存续。

如果说2019冠状病毒病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教训,那就是普遍维护人权的措施具有巨大价值。

我们目睹了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现象,与人权差距是如何助长了这一病毒的扩散,即扩大病毒传染范围和极大地加剧其威胁程度。我们今天必须看到采取行动的重要性,以弥补这些差距,治愈各个社会内部和之间的这些深刻创伤。

贫困会伤害穷人,但富人也同样无法幸免。学校教育不足所造成的痛苦和不公正不仅伤害了坐在破旧课桌旁的儿童,也伤害了我们所有人。

因此,国家当局绝对应该通过强化收入调动、解决低效问题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增加支出来保护教育筹资。

但国际社会也需要采取行动以保障世界范围内教育筹资,如加强国际合作来解决债务危机、保障教育领域的官方发展援助。

加强教育系统的抵抗能力将是我们在疫情后时代复苏的关键,也是我们在这场大流行病教训的基础上建立更绿色、更智慧、更具抵抗能力和包容性的经济体的关键,那将是一个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更安全、更公平的世界。

感谢你们挺身而出维护受教育权这一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