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高级别专家会议
全球社会保障基金


English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讲话

2020年9月22日

法国劳工、就业和包容部部长伊丽莎白·博尔纳女士(Elisabeth Born)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瑞德先生(Guy Ryder)
奥利维尔(Olivier)、
各位阁下,

大家好。感谢各位的热情款待,我想引用一位一直激励着我的杰出女性的话语来开始今天的讲话。15年前,西蒙娜·韦伊女士(Simone Veil)提醒我们,请允许我引用她的原话,“我国社会保障的历史是由相继的结构组成的;是由男性和女性共同构建我们所继承的这种团结的意愿组成的。”

现在该轮到我们采取行动,保护和管理好我们所继承的重要的社会保障体系。

正如刚才所引述的西蒙娜·韦伊的话所回顾的,过去的一个世纪,全世界在推进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对世界上大多数人而言,社会保障这一人权尚未成为现实。今天,全世界有71%的人完全没有社会保障,或者只能获得部分、不足够的社会保障。这些人中包括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儿童。通常在非正规经济部门中工作的妇女往往会被剥夺社会保障;10名分娩妇女中就有6人得不到任何现金援助。

当前的大流行病以及随之而来的日益严重的经济衰退,对这些非常脆弱的民众造成了沉重打击。但这也使人们更加注意到社会保障的宝贵价值,即保护人们免受这些暂时危机的伤害、帮助人们重新站起来、从而提高各类经济进程的抵抗能力和可持续性、以及有助于尽量减少可能撕裂社会结构的社会紧张局势。

社会保障建立起了健全的经济和健康的社会。在当前的背景下,社会保障可能是维系生命的至关重要的工具,它使人们能够获得医护和教育,保护住房权和食物权,并使人们免于极端贫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不维护人民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可能是导致暴力和冲突的因素之一。通过保护这些基本权利,社会保障有助于确保公众对体制的信任以及社会和平。

建立这些社会保障体系是正确之举,也是明智之举。

此外,这也是可负担的举措。正如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所展示的,普遍社会保障计划所需的费用,平均占到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1.6%,这其中囊括了所有儿童的补贴、所有抚养新生儿的妇女的生育津贴、所有严重残疾人的福利、以及全民养老金。

即使是在危机时期——或许特别是在危机时期——社会保障体系也是相对较小的投资,但回报率却非常高。

今天的会议将讨论一项倡议,旨在通过动员、协调和引导联合国机构、国际金融机构和捐助国的合作与援助,在世界各国加快建立普遍社会保障体系。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极端贫困问题特别报告员奥利维耶·德许特(Olivier de Schutter)与劳工组织一道提出的全球社会保障基金,通过将来自国际的配套和补充资金作为用于社会保障措施的国家资源,能够成为这一重要工作的关键推动力。

我认为,这一拟议的全球社会保障基金必须确保社会保障体系的国家自主权。同其他人权一样,确保建立一个能够促进人民享有社会保障人权的有效的国家框架,是每个国家的责任。

同时,确保没有一个人掉队符合也每个国家的利益。2019冠状病毒病再次有力地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只有所有人都安全,我们才是真正安全的。协助欠发达国家加强其人民的安全网是一项合理投资。

该全球基金的筹资来源也应该从一开始就明确下来。去年在国际劳工组织社会保障周上讨论过的一种可能性,是强化全球企业税收,将这些资金投入到一个融资机制。

但我应该指出,在我看来,不应将这些资源用于建立一个新的实体;相反,我们应该依靠现有的联合国机构作为这一倡议的筹资机构。

最重要的是,我鼓励各国在国内外都要最大限度地调动可用资源,以促进社会保障这一人权。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特别重要的是要打击包括性别歧视在内的各类歧视,以及保护最边缘化群体。在许多社会,妇女从事无偿护理工作的不平等负担根本没有反映在其社会保障政策中。

老年妇女尤其面临着风险:她们一生从事的无偿护理工作,阻碍了她们进入正规就业部门,使其无法缴纳社会保障资金或获得体面工资,从而导致她们在老年时面临着极高的极端贫困风险。社会保障政策应该旨在纠正这种不平衡,确保无偿护理工作不会损害妇女的人权。

为创造必要的财政空间以采取行动促进社会保障、打击不平等和歧视现象,我敦促各国当局探索采用累进税制、加强征税能力、打击逃税、努力打击从国家和公共利益中榨取资源的腐败行为。

我希望各位对这些问题和其他重要问题的讨论取得丰富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