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重振《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

English

关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首次“埃尔南·桑塔·克鲁兹(Hernan Santa Cruz)对话”,重点关注加强苏丹的社会保障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讲话

喀土穆大学,2020年10月20日

尊敬的各位部长、大使以及在苏丹和世界各地的各位,大家好。

今年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在苏丹,民众革命和苏丹人民的勇气鼓舞了我们许多人。但放眼全世界,当我们庆祝联合国成立75周年之际,我们也在应对着极具威胁性的危机,包括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冲击。

今天,我们从全球各地聚集在此,纪念《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委员会成员、智利外交官埃尔南·桑塔·克鲁兹留给我们的遗产。他的贡献——尤其是他在面对大量反对派的情况下仍旧大力倡导经济和社会权利——使其不仅成为了沿用至今的联合国人权系统的关键设计者,也是指导民众和决策者克服这些重要挑战的智慧源泉。

在《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中,各国承诺要建立新的社会契约,使民众免受匮乏和恐惧。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各社会一致同意应努力实现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国际合作将强调这种以权利为本的做法。尊重人类平等、尊严和权利是所有政府、所有组织和所有社会机构的迫切责任。

正如埃尔南·桑塔·克鲁兹所言,这也意味着实现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这些权利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必要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埃尔南·桑塔·克鲁兹极力倡导的这一愿景还包括国际合作与团结的必要性。这一愿景为1986年通过的《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作出了贡献,也是我们当前努力从此次大流行病及其衰退影响中恢复之时,在世界各地建设更加富有韧性和包容性的社会的关键。

为支持此愿景,我们在今天启动一个新平台,用于开展与我们的时代挑战相关的社会经济权利的积极对话。

我们希望通过从今天开始的这一系列对话,让全球各地的人们参与进来,放大他们的声音,使其成为变革的推动者。

我们希望在决策中重新关注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与发展权,确保我们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追求以平等和不歧视、参与和问责制的人权原则为坚实基础。

埃尔南·桑塔·克鲁兹的遗产教会了我们为什么这些权利很重要、我们哪里出了问题以及我们能够如何扭转局面。

在经历了多年的冲突、人道主义危机、大规模流离失所和极度贫困之后,苏丹民众在这一方面有许多经验可以与全世界分享。

对苏丹而言,现在是充满希望的时刻。有效落实10月3日签署的和平协定能够为当前促进经济和社会权利铺平道路,包括解决一直以来持续造成紧张局势的区域差距和不平等问题。

我对苏丹近期的立法改革表示欢迎,包括禁止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在法律上消除对妇女的歧视、保护宗教或信仰自由、以及更好地保护儿童权利。

我还要赞扬苏丹通过“家庭支助方案”和“我的商品方案”等有针对性的方案,开展新的更有力的工作,加强与穷人和被边缘化群体的接触。

但在许多其他国家,我们仍旧需要看到更多的行动,以确保每一个人都至少享有起码的核心的经济和社会权利。

当前的大流行病表明,建立综合的社会保障体系不仅是正确之举,也是明智之举。这些体系和其他基于人权的体系——如通过具备强有力问责机制的立法和政策支持全民健康覆盖和普及初等教育——是至关重要的生命维持工具,可以使各社群免受极端贫困之苦、使各经济体在危机时期继续运作。

我鼓励像苏丹这样的国家采取具体和有针对性的行动,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资源——包括通过国际援助与合作——逐步建立起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普遍而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

重要的是,要让苏丹民众摆脱在国家治理过渡期所面临的制裁障碍。在6月举行的苏丹伙伴关系会议上,与会者们总共认捐18亿美元。此外,世界银行还承诺可以再向苏丹提供至多4亿美元的预先欠款清算款,这些都令我倍受鼓励。

一个承担包括经济和社会权利在内的广泛任务的强大、独立而有效的国家人权机构,可以为解决经济和社会权利缺乏问题提供重要帮助,这一问题一直是许多冲突和不满的根源。

当前,所有社会都处于十字路口。我们的社会和经济正在遭受此次大流行病和全球衰退的重创,我们需要抓住这一机遇,更好地重建。不要再回到以前的状态。不要加剧民族主义和狭隘利益。而是要在国际团结原则下,以埃尔南·桑塔·克鲁兹的愿景为基础建立起各项体系,因为所有人权与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以及发展权都是可持续和平与发展的基础。

苏丹民众明白这项工作有多么重要。我很高兴能从各位的想法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