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口头介绍第A/HRC/RES/43/1号决议的执行情况:促进和保护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使其免受执法人员过度使用武力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侵害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讲话

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六届会议

2021年3月19日

尊敬的副主席,

各位阁下,

同事们,

朋友们:

感谢各位提供此次机会,共同讨论第43/1号决议的执行工作,该决议授权我们审查执法机构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实施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和侵犯人权行为,以促进问责和对受害者的补救。

在执行本项任务的过程中,我们广泛听取了各方意见——最重要是了解非洲人后裔,特别是受害者及其家属的遭遇,以及听取各个国家和部门其他利益攸关方的经验。

上周,我亲自会见了一些被执法人员杀害的非洲裔妇女、男子和儿童的家庭成员。

我深感于他们的勇气,也被他们因暴力骤然失去子女或兄弟姐妹而受到的冲击和持续创伤而深深触动。

受害者家属称,在为争取正义而与警方和司法当局交涉的过程中遇到了相似的困难,这也令我震惊。

有些案件仍在审理中,但家属们的共同感受是无法信任现有制度,并且声称,对于掺杂种族因素的致死事件,当局拒绝对全部情形开展客观的调查。

各位阁下,

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事件在世界各地引发了新的怒潮和要求变革的声浪,十个月过去了,围绕其死亡事件的关键案件即将开庭审理。

但无数其他家庭却无法获得这样意义重大、沉冤昭雪的机会。大量涉及非洲人后裔死亡的案件从未受到审理,许多家庭的痛苦不为人知,甚至得不到承认。

我们咨询过的许多家属明显感觉到,政府在承认或打击执法和司法中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方面工作不力——对侵犯人权行为负有责任的官员没有得到追究。

家属们报告称在寻求真相和正义的过程中遭遇到相当程度的阻力,我对此深感关切。他们要面对冗长的程序并忍受拖延,往往极少乃至根本无法得到法律援助或财政与心理支持。

许多家属告诉我们,当局不让他们接触证据材料,既不及时也不定期提供信息,甚至不允许他们找回亲人的遗体。

他们称自己遭到无视和蔑视,他们的诉求被搁置一旁,感到无处申诉、不受尊重且毫无尊严。
一些受害者和家属也向我们控诉受到了恐吓和骚扰,令人震惊的是,他们还指控称,有人伪造证据和作伪证,阻挠对执法人员依法进行制裁。

我要非常明确地指出:国家工作人员可能犯下罪行却不受惩处,会极大损害每个国家的核心价值和社会凝聚力。任何国家的警务人员或其他国家工作人员,都不应凌驾于法律之上。归根到底,这是法治的基本前提。

各位阁下,

尽管目前这一问题受到广泛关注,但警察针对非洲人后裔粗暴执法和实施种族歧视的事件仍层出不穷。制止警察暴力,乃当务之急。

然而,若要成功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认识到以下几点:警察和其他执法官员针对非洲人后裔实施暴力而不受惩罚的现象并非孤立存在;执法和司法当局反射出社会现状;必须消除所有机构中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因为我们永远无法单独“治理”警察队伍。

需要以系统性措施应对系统性种族主义。为此必须全面审视生活所有领域中加剧不平等现象的各种结构安排,所有这些都是诱发警察暴力现象的因素。住房歧视造成社区隔离;教育歧视剥夺了一代代儿童公平成长的机会;就业歧视加剧了无保障和贫困之间的恶性循环;医疗保健歧视损害健康并缩短寿命。

仅仅关注表面所暴露的一点问题,无法消除执法过程中的种族不公正,还必须正视表面下所隐藏的诸多问题。必须认识到如今的不平等现象缘何而起,必须明白滋生不平等现象的温床,是尚未得到承认和纠正的种族主义。

必须解决奴役制度、跨大西洋贩卖非洲奴隶及殖民主义历史所遗留的种种问题。必须承认,在正式废除奴隶制以后,种族歧视政策和制度仍然实施了数百年。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开展变革,回溯历史,能使我们大步向前。

我赞赏最近宣布的政治承诺,以及地方和国家努力实现种族正义的举措。这些都是重要的步骤。但是,上述步骤若要产生真正的效果,必须围绕它们开展广泛和持续的行动,并将非洲人后裔置于行动的核心。

理事会通过第43/1号决议,在应对这些长期问题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正如秘书长指出的那样,与各国和非洲人后裔以及其他受影响社区共同努力实现种族正义,是联合国核心价值的关键所在,也是我的办事处的优先事项。消除系统性的种族主义也应该继续作为本理事会的优先事项。

我将在6月提交理事会的报告中提出一项变革议程,消除针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停止警察对他们的暴行,并促进问责和对受害者的补救。

报告还将分析政府对最近争取种族正义的示威活动(绝大多数为和平示威)所作的反应,包括一些可信的报告称,执法人员针对抗议者、旁观者和记者不必要和过度使用武力,非洲人后裔和其他反对种族主义者也受到更广泛的威胁。

我感谢所有向我的办事处提供自身经历和指导意见的人员,包括受害者及其家属,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在系统性种族主义、执法、问责和补救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约300名学者、从业人员、民间社会活动人士、国家人权机构成员和其他国家、区域和国际专家。

我还要感谢会员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向我们提交了100多份宝贵的材料。

谢谢副主席先生。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