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美洲的歧视问题——挑战和良好做法
牛津大学全球和地区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研究中心
2021年圣三一学期首次重要研讨会


English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讲话

2021年4月27日

路易斯·理查森(Louise Richardson)副校长,您一直是学术界女性的带头人,帮助我们与广泛的结构性性别歧视做斗争,这也是我们今天即将讨论的话题。

蒂莫西·鲍尔(Timothy Power)教授,

爱德华多·波萨达-卡博(Eduardo Posada-Carbo)教授,

同学们,

同事们,朋友们:

很高兴今天能够在此发言。

过去的一年,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至今仍在努力去理解这些变化。

然而,在诸多不确定中,有一点确定无疑:人权的价值几乎从未得到如此深刻的体现。

由于在保护人权方面存在差距,再加上根深蒂固、相互交叉的结构性歧视和不平等造成种种的潜在问题,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日趋严重,其影响不断加深;而疫情及其影响反过来又使原有的差距和问题进一步加剧。

大流行病迅速席卷全球,而美洲受到这场风暴的打击最为严重。

2019冠状病毒病夺走了美洲近150万人的生命,这一数字令人极度悲痛,该区域美国、巴西和墨西哥三国的死亡人数全世界最高。

社会经济受到的冲击同样令人担忧。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最近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该区域33.7%的民众生活贫困。这一数字相当于2.09亿人,比上一年增加2200万人。极端贫困人口上升到了过去20年来前所未有的水平,达到总人口的12.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2020年,该区域经济遭遇全球“最严重”的萎缩,下滑7%,远低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至3.3%的水平。

这些数字触目惊心。

而数字的背后是令人震惊的人间悲剧。

如同在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在美洲,病毒也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但病毒对人们造成的影响却大有不同。

长久以来呼声一直受到系统性压制的群体,承受着2019冠状病毒病对健康和社会经济造成的最严重影响。

事实上,那些未能像本区域其他许多国家那样从发展中获得惠益的群体,却首当其冲地面临着健康危机和社会经济危机。

这些群体本已落在后面,现在又被推得更远。

土著人民、非洲人后裔、性少数群体、移民、残疾人和被剥夺自由者是受影响最大的群体。

总的来说,2019冠状病毒病对所有各类妇女和女童的影响最为严重。她们的领导力、发言权和空间进一步缩小,来之不易的性别平等成果也受到挑战。

造成这种局面,不是因为妇女本身具有任何脆弱性,而是由于千百年来早就存在的歧视和不平等。

与以往的健康危机一样,此次疫情期间,性别暴力激增,封锁措施导致家庭暴力、强奸和杀害妇女行为显著增加。与此同时,受害者更加难以获得所需的服务,也更难获得正义。

该区域各国采取了若干举措,例如:在全国开展宣传活动、便利投诉并支持受害者;加强妇女和性少数群体获得心理和法律服务的机会;增加庇护所的数量。 其中一些举措得到了我的办事处的支持。

我欢迎该区域实行打击性别暴力政策,但这些政策仍远远不足以消除妇女在生活各个方面实现其权利所面临的障碍。

该区域的妇女和女童依然要遵从重男轻女的社会规范,继续承担着不成比例的护理责任。

与她们在此次大流行病期间的经济保障有关的公共政策更加有限,关于她们从事的大量无偿护理和家务劳动,也没有制定多少政策。这突出表明,国家不承认早就存在的结构性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使妇女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处境更为脆弱。

总体而言,妇女更多地受到贫穷的影响,处于数字性别鸿沟的弱势一端,工资更低,往往更频繁地受雇于非正规经济部门,享有较少的社会保障。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暴发时,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区域的女性工人比男性工人失业的可能性高44%。随着疫情不断发展,56%的失业发生在女性密集的行业,如贸易、个人服务、教育和酒店业。

高收入国家的妇女也受到这种不成比例的影响。在美国,约有250万名妇女在疫情期间失业或退出劳动力市场,副总统哈里斯称之为“妇女大量退出劳动力队伍”*。

此外,据联合国妇女署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区域约有1800万妇女因冠状病毒病限制措施而无法获得现代避孕药具,在性健康和生殖健康及相关权利方面面临更多障碍。这些权利在整个区域早已受到限制,特别是对边缘化妇女和女童而言。

而且在所有领域都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各类问题往往相互交织在一起。

我们不必深入观察,就可以看到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因身为土著或因其种族、年龄、残疾、移民身份和社会经济地位、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国籍和宗教而遭受双重、三重或多重歧视的妇女和女童。

各位同事,

在2020年,我们还看到系统性种族主义如何导致疫情对包括非洲人后裔在内的面临种族歧视的群体造成过度的影响。

对妇女的歧视具有结构性的性质,系统性种族主义也与之相似,依托于各种形式的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根源在于有害的种族成见、偏见、社会等级制度和经济剥削。

其中许多现象往往源于历史上的罪行——奴役、跨大西洋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

承认并有效解决这些罪行的遗留问题至关重要。

教育在这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我鼓励学校讨论这些过往罪行所遗留的问题,包括它们与当今各种种族主义表现之间的联系,以及殖民主义之前的非洲历史和非洲人后裔对现代社会的贡献。

这一流行病还对移民的权利产生了严重影响,移民特别容易受到羞辱和歧视,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被排除在疫情应对措施之外。

此外,社会经济危机进一步迫使人们离开原籍国。

我们看到该区域的移民激增,特别是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和那些离开中美洲国家以及古巴、海地、墨西哥和委内瑞拉以躲避贫困或暴力的人。

若干国家以防控疫情为由,决定关闭边境并加强移民管控。

这种情况使非正常移民行为越来越多,迫使人们寻找更危险的路线,并增加了他们成为偷运移民网络受害者的风险。

实施更严格的边境措施,必须采取保障所有移民人权的方式,无论移民的身份如何。

此外,2019冠状病毒病不仅让年长者付出沉重代价,而且使年轻人已经遭遇的不平等现象变得更为严重。

国际劳工组织牵头与我的办事处、民间社会组织和其他伙伴合作开展了全球青年与2019冠状病毒病调查,强调这一流行病对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妇女和女童、低龄青年和低收入国家青年造成严重和不成比例的影响。

朋友们:

形势的确不容乐观。

但我也看到一线希望。

这些长期存在的裂痕和不满已成为促进社会变革的有力工具。

过去几年该区域发生了抗议活动,谴责性别暴力、生殖健康服务不足、制度性种族主义以及在获得社会和经济权利方面的歧视。

这些抗议活动促成了各种变革,例如:在阿根廷开展与获得安全合法堕胎有关的立法改革;在我的国家智利进行公民投票,为《宪法》开辟了道路;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为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注入新的动力。

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事件深刻体现了该区域乃至全球许多国家的非洲人后裔所面临的种族不公正状态。

我欢迎最近对这一事实确凿的案件做出的判决。任何其他判决结果都将是对正义的嘲弄。

尽管如此,要使这一判决成为真正的转折点,要真正实现种族正义和平等,我们必须果断根除根深蒂固的歧视性政策和制度。

应人权理事会要求,我将于今年6月提交关于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执法人员使用武力侵犯人权行为的报告。

报告将提出促进种族正义的变革性议程,我希望议程将有助于协助各国消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我也希望这将有助于结束警察暴力不受惩罚的现象;重塑警察队伍和改革刑事司法系统;直面历史遗留问题,为此采取措施实现赔偿性正义。

20年前,《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以协商一致方式获得通过,其中明确指出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在过去和现在的各种形式和表现之间的联系。

今年的20周年纪念以及“非洲裔人后裔国际十年”中期审查提供了重要机会,藉此,我们可以实事求是地评估迄今所开展的工作,并再次致力于共同采取行动,反对种族主义。

各位同事,

今后几年必将充满挑战。

但是这场大流行病已经带来了变革的可能。

为此,我们需要确保建立社会沟通渠道,能够以和平方式表达反对意见和社会需求。

遗憾的是,我们看到该区域一些政府利用卫生措施来镇压抗议示威并破坏社会运动。

从我自身的经历和历史教训来看,我深信参与不仅是一项权利,而且是摆脱危机的出路。

例如,妇女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参与决策,在应对此次疫情方面也是如此。在美洲,2019冠状病毒病工作队成员中仅有29%是女性。

所有各类人权维护者也至为重要,如何强调也不为过。这些人为促进人权而勇于发表意见或开展工作,可悲的是,他们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区域继续面临严重威胁。

该区域去年发生了264起人权维护者遇害事件,对他们来说是最致命、最危险的地区,特别是对于那些努力捍卫自己的土地、领地和环境的人而言。

这是因为土著人民世世代代遭受歧视,生命和生计都受到威胁。而未经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便开采自然资源的项目加剧了这种歧视。

就在上周,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保护环境维护者的新条约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生效,该区域的社会运动对此功不可没。

《埃斯卡苏协定》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关于在环境问题上获得信息、公众参与和诉诸法律的区域性条约。协定规定了11个批准国确保保护环境及其维护者的义务。

我赞扬批准该协定的国家,并鼓励该区域其他所有国家迅速予以批准。

同学们,

如我们所见,不平等和歧视是当今时代面临的两大挑战,贯穿于生活的各个领域。

这两大问题并非由大流行病所导致。

排斥性政策在这一区域大行其道,而包容性政策则不然,这一情况已持续数代人之久。

各种制度结构中存在着相互交织的父权制、厌女症、种族主义和歧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应希望回到所谓的“常态”,正是这种“常态”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我们必须从疫情中恢复并超越从前。

但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要从疫情中恢复并超越从前,应建立更具包容性的制度,这样的制度能够解决造成上述挑战的根源问题,让我们更好的抵御在未来确定无疑仍将面临的挑战,包括气候紧急情况。

应优先发展为所有人实现社会保障权和健康权的制度,包括全民健康覆盖。该区域许多国家的这种制度因紧缩政策而受到影响。

应鼓励公众切实参与制定政策,这些政策将依据现实和民众的需求制定,因此会更有成效。

而且最重要的是,要从疫情中恢复并超越从前,需要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视。

做到这一点,需要具有意识。

我们的目光需要透过冰山的一角,看到全貌。

必须理解当今不平等问题的根源,以及滋生不平等现象的尚未得到纠正的歧视。

恢复并超越从前,意味着疫情后的世界会大不一样。

这个世界应变得更包容,更平等,更公正。

只有全面入手,多管齐下,才能做到这一点。

采取单一手段反对歧视,很难取得持续进展。

例如,不能忽视各项妇女人权之间的相互依存性。

如果不消除陈旧的文化观念及妨碍妇女获得性权利和生殖权利的障碍,妇女在生活各个方面包括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平等地位,就不会取得持久的进展。

再比如,如果不采取整体和跨部门的方法,这些措施将考虑不到农村妇女、性少数妇女和移民妇女等群体的需要。

同样,非洲人后裔遭受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经历,也受到自身其他身份的内在影响,包括生理和社会性别、性取向、性别认同、国籍、移民身份和社会经济地位、残疾状况和宗教,在不同国家所受影响的程度不同。

为此,我们需要采取“整体政府”的方法,考虑到系统性歧视对所有人权造成的交叉和累积影响。

但这样做还不够。还需要采取“全社会”的方法。

而在这个方面,同学们,你们大有所为。

无论是在网上还是网下,年轻人一直都在挺身而出,捍卫普遍人权,以此鼓舞着全世界人民。

拥有一个健康的星球和充满包容的未来的权利。

参与影响自身生活的决策的权利。

免受歧视和剥夺的权利。

你们激励并鼓舞着我。

不要放弃。

我们都目睹了未能保护人权的代价。

我希望,我们在有生之年都能看到保护人权的回报。

要推进这一事业,希望就在你们身上。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