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世卫组织2019冠状病毒病全球研究论坛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讲话


English

2021年5月13日

尊敬的同事们:

作为一名医生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我很高兴和诸位一起探讨:研究如何有助于为弱势群体创造一个更健康的世界。

这是一个既重要又广泛的话题。今天,我将提出我认为至关重要的两点,特别是在2019冠状病毒病的背景下:平等获得保健服务、商品和设施,包括疫苗;以及在大流行病期间和之后需要分类数据来制定恰当和具体的政策。

首先,健康是一项权利。

这项权利对许多其他人而言不可或缺,并且是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所必需的。

2019冠状病毒病已经让实现这个目标变得更加迫切。

这场危机向我们表明,任何人要想安全,必须确保每个人都安全。

获得保健服务和疫苗必须基于平等和不歧视的原则。

这场大流行病向我们表明,拥有强大和普遍的公共卫生系统,具备可用的优质护理,并确保所有人可获得、可负担,不受歧视,而且无论其支付能力如何,是多么重要。

全民健康覆盖必须成为一项基本的优先重点。

它的理由从未如此充分,代价也从未如此之高。

健康的社会是开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不良的健康结果严重限制了蓬勃发展和复原的能力。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明确肯定了这种联系。此外,具体目标3.8明确要求政府致力于实现全民健康覆盖。这其中包括“金融风险保护,人人享有优质的基本保健服务,人人获得安全、有效、优质和负担得起的基本药品和疫苗”。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019冠状病毒病暴露出严重的不平等,像疫情一样影响着我们的社会,包括在获得医疗保健及其支出方面。

病毒及其影响助长并加剧了断层线,这种断层线建立在歧视和相互交错、深刻的结构性不平等基础上。这些是人权保护上的明显差距。

在世界每个区域,那些原本已是最脆弱的群体,那些在历史上被系统性地淹没了声音的人,更有可能死于2019冠状病毒病,并受到其社会经济后果最沉重的打击。

妇女和女童、土著人民、非洲人后裔、性少数者、移民、残疾人和被剥夺自由的人等等,他们被落在后面,而且被推得更远、更加落后。

为了更好地从这场危机中恢复,我很清楚,我们必须优先考虑确保所有人享有社会保护权和健康权的系统。这包括资源和资金。

还要确保在获取疫苗时遵守平等和不歧视的原则,无论是否是移民身份,都一视同仁。

国家疫苗接种计划必须公开和保证无障碍,必须在实施之前与民间社会和受影响的社区进行协商。

然而,令人深感关切的是,在国家内部以及国家之间,历史上的不平等正在重演。

疫苗已经成为争取平等的新前沿,表明贫富差距仍然悬殊,这十分可悲。

目前,已有多种疫苗获得了全世界不同国家监管机构的许可,全球已经接种了超过11亿剂疫苗。但其中80%以上都是在高收入和中高收入国家,只有0.3%是在低收入国家。

这种做法不仅与实施有效的、基于人权的全球应对措施所需的合作背道而驰。

而且在全球大流行病的背景下,它是低效的。这表明,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这场危机。

这场共同的危机。

世界大部分地区缺乏疫苗接种对所有人构成了直接威胁。

我们需要全球团结和协调一致的政治行动,以确保疫苗可负担、可获得,可为世界各地的每个人提供。

人权理事会一直在积极讨论如何确保疫苗公平及时的获取。

美国支持暂停适用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彰显国际团结的鼓舞人心的范例。我期待世贸组织理事会及时作出决定,这将有助于扩大当地生产,从而提高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全球获取(COVAX)机制的能力,为数十亿在疫苗获取方面落后的人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支援不能停下。

我们还必须紧急增加目前用于生产和接种疫苗的资金。

COVAX机制是一个鼓舞人心的范例。在世界范围内,它已向122个参与方提供了超过5900万剂疫苗。

各位同事,

无论如何,促进公共卫生至关重要。

众所周知,健康不仅仅意味着没有疾病。

健康的社会经济决定因素,如贫困,不平等,歧视,国籍,移民身份,获得安全食物、清洁水和无毒环境,是数百万人健康状况不佳的主要原因。而缺乏优质的卫生保健和服务往往令情况雪上加霜。

过去一年的痛苦经历提醒我们,传染病爆发会严重影响那些已经处于弱势的人。

但存在于卫生保健中的这些深刻的不平等,并不是当前大流行病新创造的结果。

当前,一半以上活着的人很少或根本无法获得拯救生命的服务,如产前护理以及对疟疾、结核病或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基本治疗。

还有无数人受到污染和其他可预防的环境损害影响,这些损害对弱势群体的影响尤为严重。

移民及其家人往往在获得保健服务方面面临更多阻碍。对妇女和女童而言,性保健和生殖保健仍然是挑战,对于弱势群体尤其如此。

这种不公正不仅损害个人的未来,也损害整个国家和区域的未来。

投资于研究极其重要,需要研究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如何影响穷人和最脆弱的群体。我还要强调,需要深入开展研究,例如,营养、对水和卫生设施的获取、空气污染、住房条件和其他不平等问题如何影响着大流行病对这些群体产生的后果。

我鼓励各国分享有关研究和最佳做法,共同考查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对于大流行病对最弱势群体的影响。

对于就最脆弱群体开展的研究,我要强调两点。一个是多样性,无论是指研究团队还是研究对象。另一个是我前面提到的增加数据分类。

抗击疫情需采取的限制措施,对收集关于歧视和其他因大流行病而加剧的人权挑战方面的数据构成了相当大的障碍。然而,继续确保及时的数据收集至关重要。因为许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已经在遭受更加严重的歧视,这些数据对于减轻大流行病的这种不利影响至为重要。

需要保持和扩大数据收集,以便为基于人权的危机应对措施提供充分信息。

人权高专办支持联合国危机管理小组收集关于大流行病对人权影响的数据。我们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在内的其他联合国机构合作,制定了十项指标,以衡量联合国和各国对大流行病的应对措施是否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并处理了重要关切。

此外,大流行病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造成了巨大挫折,加剧了全球不平等,包括数据方面的不平等。

虽然10个国家中有9个可以报告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健康指标方面的国际可比数据,但其中大部分是在危机之前。此外,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的绝大多数国家统计系统都受到资金削减的影响。

73个国家表示需要外部支持来应对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数据挑战。如果这些需求得不到满足,它们将对国家能力产生持久影响,无法及时提供用于许多可持续发展目标指标的分类数据,有可能危及许多国家在权利实现方面的恢复情况。

国际统计界和捐助方应紧急向最有需要的国家系统提供支持。此外,必须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以恢复对数据和统计的信任,这种信任因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迅速大范围的传播受到了削弱。

人权高专办将继续加强国家人权机构、国家统计局和国家统计系统之间的联系和协作。

这种伙伴关系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采用基于人权的数据统计方法的国家,表明了以人为核心、遵循国际人权和统计标准有助于产出数据。

朋友们,

“不让一个人掉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是一项行动计划。对数百万人造成障碍的歧视,往往剥夺他们获得优质卫生保健的机会,这是极其不公正、不合法的,对每个人都有损害。

2019冠状病毒病向我们有力地展示了人权的价值,这是前所未见的。

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我们是时候采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了。

应当谋求更加公正、包容和可持续的政治和经济制度。

应当确保所有人都能从科学进步中受益,并参与循证决策。

应当最终认识到保护地球的紧迫性,保护人类健康和福祉,包括防范疾病大流行的最佳方式。

毕竟,过去的许多疫情和大流行病——非典(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2019冠状病毒病和其他疾病,都是动物传人的人畜共患病的结果,而环境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更有可能导致人畜共患病。

更好地理解人类健康依赖于环境健康的方式,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恢复。恢复到更具有弹性的社会,能更好地预备面对其他将要或正在发生的危机。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所说,今年是应对气候紧急状况的关键一年,气候紧急状况是对人权和我们所有人的最大威胁。

气候变化可能造成的损害甚至远远超过2019冠状病毒病,而且持续的时间要长得多,在死亡人数、经济损失和极端贫困、社会紧张和暴力、人员流离失所,以及对冲突和严重欠发达的潜在影响这些方面,莫不如是。

我们可以避免这种局面。但我们需要快速行动。

我们必须吸取2019冠状病毒病的教训,并将它们应用到气候行动和我们所有的恢复工作中。在这些教训中,我们对人权差距如何促成和放大灾难有了新的理解。

而且我们发现,只有基于人权的政策才能与影响全球的危机相抗衡。

这就是我们实现更好恢复的方法。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