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童婚:受害女童为自己发声


霍普(Hope)决定结婚的时候只有14岁。她的所有朋友都结了婚,她理所应当地认为她也该效仿。然而她的父母并不同意,让她不要这样做。

她不听。她违背父母的意愿,成了一名比她老很多的男子的第五个妻子。她很快就怀孕了,不久之后,她的丈夫开始殴打和虐待她。霍普逃了出来,试图回到家中父母身边。但她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并怀了孕,他们拒绝让她回来。

霍普最终想办法进入了世界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运作的一个慈善组织,该组织为她和五个月大的女儿提供了庇护。

霍普和40多名曾经结过婚的女孩一起,在首届关于终结非洲童婚现象的非洲女童峰会会外活动上与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和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会面。峰会在赞比亚举行,这是认识到非洲各国政府和其他积极致力于终结童婚、强化法律打击这一行为的利益攸关方所做努力的一大良机。

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杜布拉夫科娃·西蒙诺维奇(Dubravka šimonović)和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乌尔米拉·博呼拉(Urmila Bhoola)与女孩们的会议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报告员们听取她们的故事,并让女孩们对联合国人权机制以及它们如何适用于自己提出问题。

“峰会给了我一个机会,与那些逃离奴役婚姻和其他形式奴隶制的不平凡的年轻女性见面,她们还通过教育克服了与之相关的歧视和成见。”博呼拉表示,“这反映了持续执行国际人权法的重要性,以及宣传、司法救助和让公众意识提升运动的重要性——让人们意识到童婚和强迫婚姻如何摧毁女孩们的生活和尊严。”

女孩们来自莫桑比克、赞比亚、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马拉维。她们说,她们来到峰会,希望自己关于早婚的故事能加快变革。

“童婚从我之前就开始了,它到我这里就会终结。”一名参会者表示。

女孩们请特别报告员提供督导方案,因为像霍普一样的某些女孩结婚是由于朋友们这样做。她们缺少等待结婚的正面案例。她们还指出有必要将联合国文件翻译成易懂的本地语言,让女童、传统领袖和家长参与所有方案,改变对早婚的态度。

“本次第一届非洲峰会的重要意义在于非洲领导人的政治意愿,他们愿意当即采取行动,为他们的女孩提供更美好的未来!关键在于聚焦于各国通过一切手段防止女童被迫结婚的责任,将这种行为视作一种包含了性暴力并构成女童人权侵犯的性别暴力。”西蒙诺维奇说。

这则故事是消除性别暴力16日运动的一部分,该活动于每年的11月25日(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至12月10日(人权日)举办。这项国际运动呼吁消除暴力侵害妇女现象,邀请所有人采取行动。

2015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