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每天解放10,000人,以便在2030年前彻底解决奴役问题


2009年11月12日,一个男孩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郊外拉瓦尔品第的一家砖厂里做工。© 法新社照片 / Nicolas ASFOURI 联合国当代形式奴役问题专家乌尔米拉·博呼拉表示:“在担任特别报告员六年后,我清醒地意识到,尽管全球从法律上废除了奴隶制,但要将其彻底结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显然,预防奴役现象和解决奴役问题并不像宣布奴役是非法行为那样简单,要在2030年前彻底解决奴役问题,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而且必须要做。”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全世界目前有超过4000万人被奴役。博呼拉在向日内瓦人权理事会提交最新报告时指出,随着全世界面临工作场所迅速变化、环境恶化、移民和人口结构变化这些问题,遭受奴役的人数很可能增加。

她进一步指出,超过64%的奴役对象在私营部门工作,全球的奴役对象中有四分之一是儿童,遭受过性暴力的受奴役妇女和女童比例达到98%,令人惊讶。

博呼拉还补充道,在发展中国家,非正规(经济)部门的劳动力占劳动力总数的90%,他们遭受剥削或奴役的风险更高。

博呼拉表示:“到2030年,全球进入劳动力市场的2500万年轻人中,约有85%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他们对获得体面的就业机会的看法会决定他们在面对包括奴役问题在内的剥削时的脆弱程度。”

博呼拉为正在准备更有效地解决奴役问题的国家敲响了“警钟”,因为“必须每天解放10,000人,以便在2030年前彻底解决奴役问题”,她补充引用了非政府组织“行走自由基金会”的数据。

博呼拉表示,一些国家已选择从公共合同中排除那些供应链存在奴役风险的供应商。还有一些国家的政府则借助反洗钱系统,鼓励各公司阻止奴役收益进入金融体系。

然而,专家感到遗憾的是,这些解决奴役问题的努力尚显不足。博呼拉指出,肇事者受到法律制裁的风险很小,能够定罪的仍是少数。

博呼拉强调:“奴役问题在经济上显然无利可图,而且还会导致更高的公共卫生成本、生产力损失、负面的环境外部因素和收入损失。”她提出一种反对奴役做法的新方法,这种方法应是“系统的、科学的、有战略性的、可持续的、让幸存者知情的、智能的。”

博呼拉敦促各国投入更多资源解决奴役问题,并采取和实施有效解决这一祸患的公共政策。

2019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