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妇女获取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的权利


国际妇女节之际,供水和卫生合作理事会(WSSCC)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共同举办了一场名为“激励改变以促进妇女权利和尊严”的全天活动,以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为题,探讨了妇女在确保其权利与尊严方面的进展。

供水和卫生合作理事会执行董事克里斯•威廉姆斯(Chris Williams)表示,必须关注“妇女基本权利,以审查现有的政策和做法及妇女赋权在女性人生各个阶段所面对的挑战,通过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对弱势群体进行观察。”

月经卫生在世界许多地方仍是禁忌,使得许多妇女无法享有安全、可获取且卫生的清洗和环卫空间。世界上约有25亿人无法享有改善的环境卫生,其中许多都是妇女。

针对妇女的歧视以及难以获取水和环卫可能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处于经期之中的女孩可能因为与之相关的成见和/或家中及学校缺乏适当的环卫和个人卫生设施而无法上学。生产后患上产科瘘或因切割女性生殖器出现健康并发症的妇女可能遭到社区或家庭的排斥。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经济和社会事务科科长乔迪•桑格拉(Jyoti Sanghera)表示:“有关月经和月经卫生的成见违反多项人权,其中最重要的是违反了享有人类尊严的权利,”必须得到解决。

活动中的互动对话将国际社会、卫生和人权专家齐聚一堂,分享他们在应对相关挑战方面的个人经验。

在印度加尔各答(Kolkata),索纳加奇研究和培训机构(Sonagachi Resarch and Training Institute)负责人萨拉基•加纳(Smarajit Jana)成功开展了一个针对性工作者的干预性项目,拓展了妇女获取教育和卫生的能力,改善其健康和个人卫生状况。加纳强调,没有水、环境卫生和卫生巾等基本必需品就没有尊严可言。加纳表示:“我们探讨的是妇女的尊严问题,性工作者与其他人是平等的。”

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名艾滋病毒卫生教育家莫索米•默汉缇(Mousomi Mohanti)支持针对性工作者进行避孕套和卫生巾社会营销。她表示:“避孕套或卫生巾价格并非症结所在。对妇女来说最大的难题是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供水和卫生合作理事会数据表明,在印度3.55亿经期妇女人口中,仅有12%会使用卫生巾。

卡利多•塞(Khalidou Sy)一直在塞内加尔的科尔达(Kolda)担任村庄协调员,致力于消除切割妇女生殖器的做法并应对产科瘘和妇女个人卫生问题。塞表示:“想在一夜之间改变已流传上百年的传统做法是不可能的。你得将男性和女性集结在一起,来开始社会变革和改变的进程。”

米帝尼尼泊尔(Mitini Nepal)的人权干事希拉•卡奇(Shyra Karki)则一直在尼泊尔宣传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社区的权利。

卡其表示:“妇女(在尼泊尔)被看做二等公民,而在这些妇女中,女同性恋和变性妇女甚至地位更低。”这种待遇会使她们在面对卫生挑战时极为脆弱,感到无法获取卫生设施或物资。特别是做男性打扮的变性妇女,她们会在购买卫生巾或寻求医疗帮助时感到十分难堪。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发展、经济和社会问题处负责人克雷格•莫基贝(Craig Mokhiber)表示:“世界上约有25亿人缺乏适足环境卫生,月经常常受到丑化,且妇女面对多种形式的歧视。如果不立即采取措施确保妇女获取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就会导致可怕的后果。这不仅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还需要卫生专家、政府、活动家、经济学家和更为广泛的社会重视。”

莫基贝表示,确保获取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的权利是“二十一世纪一项函待完成的巨大挑战。”

2014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