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指出:“肤色歧视”是暗藏的人权挑战


对于斯蒂芬妮·休厄尔而言,做一名人权维护者就意味着承担消除肤色歧视这一使命;肤色歧视是指非洲人后裔群体中基于皮肤颜色深浅的歧视。

非洲人后裔方案研究员斯蒂芬妮·休厄尔(Stephanie Sewell)在日内瓦举行的活动中发言。

休厄尔说:“这是发生在同一种族内的另一个层次上的种族主义。有些地方,你会因为肤色深浅而被视为更加美丽或是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而且往往是肤色较浅者被认为比肤色较深者地位更高。”

休厄尔是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非洲人后裔研究金方案2019年的研究员。这个方案的目标是加强参与者的能力,以便为保护和促进所在国家非洲人后裔的人权做出贡献。研究员会了解不同的人权机制,学习如何运用这些机制来推动制定法律,加强民间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合作,以及在地方开展宣传活动。

把肤色歧视与人权联系起来,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但休厄尔表示,对深肤色的歧视已经引发了人权挑战。休厄尔最近在牙买加启动了一项宣传活动,提高公众对肤色歧视和其他人权问题的认识。这项名为@DarkSkinInJA的活动运用社交媒体来强调牙买加深肤色人种面临的双重标准和歧视。

例如,牙买加医生协会(JMDA)根据协会成员的观察,将肤色偏见列为患者与医务人员交流中存在的主要人权关切。该协会2019年6月发布了一本小册子,题为《注重“权利”的卫生保健:照顾病患以人权为本》,其中指出,在公立医院和诊所就医时,肤色较浅的病患会比肤色较深者得到更好的护理。

此外,这种偏见还为皮肤漂白等有害做法推波助澜。据牙买加政府2017年的一项生活方式调查显示,全国11%的人口都会进行皮肤漂白。休厄尔指出,这种偏见还延伸到教育领域,学校的着装规定往往力求弱化肤色较深者的自然特征。她谈到最近一名小学生因为梳辫子头违反着装规定而被学校拒之门外的事件。

她说:“在牙买加,这个拉斯塔法里教的发源地......宣扬黑人自豪感的马科斯·加维(Marcus Garvey)的故乡,......学校仍然试图执行殖民时期的那套审美标准。这实在令人大失所望。”

研究金方案使休厄尔有机会扩大在牙买加开展的人权活动的影响面,作为一名人权维护者不断成长。

她说:“研究金让我对联合国机制有了更多了解......在牙买加提高人权意识,更好地宣传人权。我认为长期以来,人们认为人权是西方世界大力推崇而在加勒比地区却少有问津的问题。但是当你开始注意到教育是一项权利、健康是一项权利这些根本问题,你就会意识到你无法(对促进和保护人权的需要视而不见,因而无法)不成为一名人权维护者。从根本上讲,这是我的信仰所在。”

到今年,非洲人后裔国际十年已经过去了一半。了解关于非洲人后裔十年及相关活动的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