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帮助一名受酷刑所害的叙利亚女孩恢复了尊严


贾娜(Jana)*的负担十分沉重。她背负着酷刑受害者们都不应有的愧疚感。即便在治疗的几个月后,她仍深信父亲的死是因为自己。

在贾娜只有10岁那年,她就被叙利亚军队在德拉(Darra)逮捕,从而迫使她的父亲自首。她是被捕的许许多多男孩女孩之一,最小的5岁,最大的也仅有11岁。他们在黑暗地牢下所受的22天折磨永远改变了他们。

贾娜的故事是一份新出版物《从惊恐到治愈: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基金支持的救命之旅》所载的九则故事之一,展现了酷刑受害者以及帮助他们恢复并使其重获生命与权利的医生的亲身经历。

证词收集于组织和康复中心,它们每年在联合国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的支持下,为大约50000名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直接援助。每个故事都有插图,栩栩如生地反映了那些帮助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的医生、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和律师的工作。

“受害者享有可以执行的补救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表示,“受害者康复是各国的义务。然而,大多数国家尚未落实这项权利,因而民间社会行动经常填补重要的空缺,在许多情况下只有这个联合国基金的帮助。”

贾娜的故事由里姆(Reem)讲述,里姆是联合国酷刑受害者基金支持的约旦酷刑受害者中心(CVT)的心理顾问。两人在安曼见面,里姆在那里与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合作,包括儿童,他们是祖国发生的战争暴行和酷刑的幸存者。酷刑受害者中心通过个人和小组咨询,帮助他们治愈并重建了他们的生活。

在受困于地牢时,贾娜和其他儿童遭到了四名军人的殴打,每天只能吃一个水煮蛋,喝着不干净的水。贾娜看到一名大约七岁的男孩被折磨致死——然后任由他的尸体腐烂。他尸体的气味对被囚禁的儿童来说是另一种酷刑。

贾娜的父亲向军队自首后,贾娜和部分其他儿童获释。

“酷刑对贾娜的身心影响如此巨大,以至于她从地牢出来时,母亲甚至没有认出来。”里姆说,“母亲毫不耽搁地带着贾娜和她弟弟逃出了约旦。”

在约旦,贾娜产生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她变得内向,每次听到儿童哭喊或尖叫就会受到创伤。晚上,她会梦到那个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儿童。她很愧疚自己对他的死毫无作为。

不过,治疗开始起效。“通过个人心理治疗疗程,贾娜学习了如何应对恐惧、孤立感和悲伤情绪,并取得了持续的进步。”里姆讲到。

“同时,她的母亲准备和其他状况类似的妇女前去接受小组治疗。贾娜和她母亲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固了。”她补充道。

同时,贾娜的父亲逃出了约旦。不过贾娜的快乐很短暂。父亲回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并在定点轰炸中死去。

里姆解释了贾娜承受的痛苦:“这是一次严重的挫折,再次唤醒了她所有不该背负的愧疚感。她多少会感到要为他的死负责。‘我恨自己。’她不断重复。‘我不值得活下去。’她说。”

人类强大的治愈能力,即便是在遭受酷刑之后,在贾娜身上占了上风。“在更多的治疗后,她甚至可以帮助自己受创伤的朋友们,并且已经成为鼓励青年难民在中心接受治疗的倡导者。”里姆说。

“这本新出版物中的故事和插画表明,酷刑很大程度上是世界各地当下的现实。”基金的秘书劳拉·多尔西-卡南(Laura Dolci-Kanaan)表示,“数千男女老幼需要及时、专门、以受害者为中心的服务,它们将帮助受害者恢复正常,重获尊严。”

《从惊恐到治愈》将于4月8日在日内瓦由联合国酷刑受害者基金在一场公开活动上展示,它将作为庆祝基金35周年纪念的活动的一部分。从世界各地参加活动的专家医师将讨论他们如何帮助儿童从酷刑中恢复,并阻止酷刑的破坏性影响在几代人之间流传。

1981年以来,由日内瓦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管理的基金会已向630多个组织资助了超过1.68亿美元,这些组织给酷刑受害者提供了直接的医疗、心理、社会和法律援助。

*为保护之需,对贾娜的原名做了改动。

1 April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