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教育是消除歧视的关键


据了解,女童教育不仅能给女童自身,还能给她们所属的社区带来益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表示。

来自174个国家关于妇女研究的数据信息显示,能体现一国安宁与否的最佳指标既不是其财富,也不是其政治架构、种族或宗教构成,而是妇女和女童的福利和教育。

“除了学术成就之外,教育必须能赋予学生能够批判性分析和挑战局限妇女选择和延续其从属地位的僵化性别角色的工具。”

高级专员在一场主题为“实现每个女孩平等享有教育的权利”的小组讨论中发表了以上讲话。这次讨论是在日内瓦举行的人权理事会第29届会议的一部分。

政府能够切实确保女童能够享有教育的一种方法便是在教育方案中听取女童的声音和经验,汉娜·戈德法(Hannah Godefa)表示,17岁的她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埃塞俄比亚的亲善大使。

“我们的目标应是使各种各样的女童都能在影响她们日常生活的各个层级的决策制定中发挥强有力的作用,”她表示。“这些想法必须来自青年,随后才能在国家层面实施。”

国际计划西非区域办事处主任阿达马·库利巴利(Adama Coulibaly)讲述了一段关于女童如何应为态度而失学的亲身经历。库利巴利和他的姐姐在一场大饥荒期间生活在马里。当时他们都在上学。但当他10岁时,他的姐姐失学了。库利巴利之后了解到,这样她才能回家帮助母亲。他被允许继续上学。他的姐姐16岁时便出嫁了,目前在科特迪瓦一个偏远的村庄中过着贫困的生活。他现在支持国际计划“因为我是女孩”运动等致力于确保女童教育——即使在紧急情况下——的项目。

“紧急状况会对儿童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并对他们的教育产生破坏性副作用,”他表示:“一些孩子之后永远不能重返学校,就像我的姐姐一样。但是有机会可以重建更具弹性的社区并改变阻碍女童教育的规范和行为。”

为了使妇女和女童能够真正地通过教育享有权利,各国应该确保她们在学校的安全,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副主席芭芭拉·贝利(Barbara Bailey)表示。早婚和少女怀孕也是影响女童辍学率的重要因素。她还进一步强调了教育在打破主导性别权力关系方面的变革性潜力,但表示这种潜力尚未实现且“不会像人们假设的那么平顺。”

扎伊德坚称应在更广泛的社会中消除歧视,并称其会伤害到年轻妇女和浪费重要的才能。

“在崇尚服从的文化中,妇女通常被要求成为最服从的群体。但人类的进步、创新和发展并不来自强加服从的社会中。它们源自自我表达、自由交流观点、批评和观点的碰撞。而妇女在所有这些元素中都应发挥核心作用。没有社会能在限制一半人的情况下发挥其进步的潜力。”

2015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