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正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前狱警发表心声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维护者安明哲(Ahn Myung-chul)先生

安明哲先生曾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的一名狱警,因此他“最为了解”人们在朝鲜的政治犯劳改营中将要面临的命运。

如今他是非政府组织“朝鲜观察”(NK Watch)创始人,与同事一起记录了数百名朝鲜民众的痛苦遭遇,并代表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交了附有详情的请愿书。

“朝鲜观察”最近向人权高专办信息与证据库提供了768份请愿书,该信息与证据库专门用于保存和分析朝鲜侵犯人权行为的相关证据与信息。信息与证据库将各类大量信息整合一处,由联合国管理,有助于追究法律责任、揭露真相以及保存历史记录。

了解访谈详情。

能否介绍一下你在朝鲜的工作情况?

我的父母都在朝鲜政府部门工作,我们都非常忠诚于这一政权。1987年,我凭借特殊的家庭背景,得到了在一座关押政治犯的劳改营担任狱警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守卫“完全控制区”,这是关押无期犯的营地。我受到洗脑教育,被告知这些犯人都是叛徒和敌人,不能以人道待之。我接到命令,如果犯人企图逃跑,就地处决。

你为何决定逃离朝鲜?

90年代中期,朝鲜爆发了严重饥荒,父亲沦为替罪羊,被迫为当地的饥荒情况承担责任。根据“连坐政策”,家庭中一人被控有罪,人人都要受到拘留,因此母亲和兄弟姐妹都被关进政治犯劳改营。正是那一刻,我意识到之前我所看押的犯人是如何被非法逮捕并关进劳改营的。

我最清楚在劳改营中的命运将会如何,于是在被关进劳改营之前监控出现漏洞时,我决定逃跑。1994年,我逃离了朝鲜。

关于母亲和兄弟姐妹的去向,我至今仍一无所知。

能否谈谈从事人权活动的经历和你创立的组织——“朝鲜观察”?

1998年,我应邀在美国参议院就朝鲜政治犯劳改营的情况作证。我作证后,美国开始就朝鲜人权状况进行对话,最终通过了《朝鲜人权法案》。

我下定决心要提高人们对朝鲜人权状况的认识,并于2003年与朝鲜政治犯劳改营的其他幸存者及其家庭成员共同成立了“朝鲜观察”。我们的工作是让全世界都了解发生在朝鲜,特别是政治犯劳改营里的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公开处决、残忍的酷刑与殴打、性暴力、饥荒、疾病、强迫劳动等等,不一而足。

你是如何开始记录侵犯人权行为,并向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工作组提交请愿书的?

2013年以来,“朝鲜观察”代表受害者向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以及其他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提交请愿书,内容涉及任意拘留、失踪、歧视妇女、儿童权利以及朝鲜海外移民工人权利等问题。提交请愿书旨在记录朝鲜可能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朝鲜观察”现已提交768份请愿书。

请愿得到答复,“朝鲜观察”收到朝鲜40封回函,以及中国3封回函。解决诸如贩运人口和强迫遣返等严重侵犯朝鲜人民人权的问题,还需得到中国的支持。

能否回顾一下处理过的具体案件?

我记得2010年的一起案件,一个8口之家被送进政治犯劳改营。其中有一名怀孕妇女。这名妇女在分娩之前一直被单独关押。婴儿出生百天后被送进了政治犯劳改营。后来,婴儿的奶奶和婶婶成功逃脱。她们向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递交了请愿书。

奶奶极为挂念一家在朝鲜的状况,同时还身患胃癌。她期望能够马上了解家人的情况,并向工作组递交了请愿书。朝鲜对请愿书做出回复,表示请愿书中提及的人员并不存在。

你们如何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合作从而提高工作的影响力?

“朝鲜观察”向人权高专办首尔办事处提供了768份请愿书,并承诺每季度提供一次此类请愿书。我希望所提供的文件有助于记录受害者的悲惨遭遇。我相信联合国比我们这样一个非营利组织更具备条件,能够帮助提高国际社会对朝鲜人权状况的认识,并对朝鲜当局施加压力。

如何能够查明朝鲜人权状况的真相、伸张正义并追究责任?现实中能够做些什么?

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为解决朝鲜的人权状况开展的各项活动,已经推动国内出现了一些积极转变。例如,政治犯劳改营以前存在严重暴力行为。然而,最近抵达的出逃者说,如今,出于经济原因试图逃离朝鲜的人在被捕后,很少再被施以殴打以示惩罚。

事实上,朝鲜受到来自国际社会和联合国的巨大压力。两座政治犯劳改营已被关闭。与以往相比,审讯过程不再那么粗暴,侵犯人权行为的严重程度有所降低。

我相信,若朝鲜人权状况有所改善,在确保问责的持续措施的支持下,受害者及其家人将提供更多有关侵犯人权行为的证言,因为他们将更加勇于挺身而出。

前路坎坷。但我仍满怀希望。

免责声明:本文中表述的意见、看法和观点仅代表文中人物的意见、看法和观点,并不一定反映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官方政策或立场。

2021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