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者们敦促采取明确行动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


2020年6月13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抗议警方暴行和种族主义的示威活动期间,抗议者聚集在亨尼平县政府中心(Hennepin County Government Center)外。© Kerem Yucel/法新社

上个月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一名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警务人员之手的事件引发了全球范围的抗议。他的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Philonise Floyd)说:“你们看着我哥哥死去,其实死的人也可能是我。”

“我是哥哥的守护者。联合国守护着在美国的兄弟姐妹,你们有能力帮助我们为我的哥哥乔治·弗洛伊德伸张正义。我请求你们帮助他。我请求你们帮助我。我请求你们帮助我们,帮助美国的黑人群体。”

在应人权理事会非洲集团要求而举行的“关于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和警方暴行的紧急辩论”期间,弗洛伊德通过视频发表了感人肺腑的讲话。在6月17日开始的辩论中,非政府组织和会员国将有机会讨论如何应对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警方暴行,辩论计划举行两日。

在弗洛伊德讲话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表示,“联合国有责任对这么多人持续如此之久的愤怒做出回应。”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在她的讲话中呼吁会员国与其他方面采取果断行动,解决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问题,因为种族主义问题会侵蚀体制、加深不平等现象、是许多侵犯人权行为的诱因。

巴切莱特在辩论中表示,“我们需要在有效做法的基础上,在已有的大量工作和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向前迈进。”“事不宜迟,刻不容缓。耐心已经耗尽。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土著人民的生命至关重要。有色人种的生命至关重要。”

今年5月25日,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被警察杀害。他的死亡在美国引发了持续数周的大范围抗议,并在全球引发了同样反对警方暴行和种族主义问题的抗议。

人权团体也多次呼吁人权理事会作出某种形式的回应,理事会预计将于6月18日对一项决议进行表决。

已经提出几项不同提案。菲洛尼斯·弗洛伊德与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特别报告员滕达依·阿丘梅(Tendayi Achiume)都敦促会员国设立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美国及全球范围内执法过程中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阿丘梅代表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并以个人身份讲话,称抗议活动席卷全球表明执法过程中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是令全球关切的问题。

她表示:“这关乎人类的生命和生活经历,人人应得到基本的人权保护,而且不应因为肤色而被剥夺这些权利。”

非洲联盟委员会副主席奎西·夸蒂(Kwesi Quartey)表示,这些抗议活动与此次辩论应提醒每一个人加倍努力,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与歧视。

他表示:“我们决不能让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与仇外心理让人类已取得的所有成就与发展付诸东流。”

2020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