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公正社会的解药


十多年前,印度的人权教育家们开始向学校儿童教授人权知识、非歧视原则、平等以及它们如何适用于日常生活。

普雷马拉塔(Premalatha), 是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一个小村庄的一名青年人权学生,他和30万印度儿童一起,从联合国人权教育与培训方案、政府和民间社会支持的倡议中获益。

"在我的村子,我的家庭属于低等种姓。"普雷马拉塔解释道,"我的母亲是建筑工人,我的父亲是卡车司机。他们让我做所有工作——我的兄弟们则从来不用;我们家里只有男孩才受到重视和支持。"

多亏了自己接受的教育,普雷马拉塔对遍及印度各处的千百年古老传统有了新的认识。"我认为生为女孩不是问题。"她说,"我被剥夺了权利。但这些权利是我与生俱来的权利。自从我开始学习人权以来,我就想成为老师。我想要教人权。"

五年前,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人权教育和培训宣言》,它的前提是,教育促进了能够鼓励所有个人伸张自己和他人人权的价值观、信念和态度。

倡导者们相信,人权教育能够长期推动预防人权侵犯,也是对公正社会的重要投资,在这样的社会中,所有人的权利都要受到重视和尊重。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日内瓦召开的最新一届会议中,专家们反思了五年以来的成就,以及对促进这些普世标准的人权教育方案可以做出哪些改良。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凯特·吉尔摩为 小组讨论, 她回顾称,《宣言》的通过是一项标准设定进程的一部分,它首先从《世界人权宣言开始》,要求每个人和机构通过人权促进教育。

“好消息是,这一切正在发生。”她说,“我办事处近期在世界方案的背景下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称,在一些国家,各个机构越来越多地寻求开展人权教育方案,且拥有更好的工具和方法,得到了政府部门和各国政府、学界、国家人权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越来越多的配合。”

哥斯达黎加教育部长索尼娅·玛尔塔·莫拉·艾斯卡兰特(Sonia Marta Mora Escalante)指出,在哥斯达黎加,人权教育扎根于该国的和平主义传统。她说,解散军队并在2014年将8%的国内生产总值投入于教育,这是表明其意愿的明确信号:该国将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上建设和平文化。

莫拉·艾斯卡兰特描述了一名13岁少年的事件,他因为披着细长的发辫而被拒绝入学。在分析了各项国际公约和国家法律之后,该部委废除了影响人民文化认同的学校内部规则,"承认黑人群体的文化特殊性,允许学生——比如这名寻求我们主持公道的少年——自由表达文化认同"。

2003年,巴西在过去二十年中执行了人权教育政策后,通过了首个国家人权教育计划。"接替计划"成为了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非正式教育、为司法系统和执法官员提供的教育以及媒体教育等领域的指导工具。

"在承认并接纳人权教育本身作为一项人权之后,重要的是应采纳并应用人权教育,作为赋权的方式以及社会变革的灵感来源,因为人权教育拥有变革性的解放力量。"巴西司法部的人权秘书弗拉维亚·皮欧威桑(Flavia Piovesan)表示。

她补充道,人权侵犯的经久不息可以通过虐待和暴力文化的存在来解释。"最佳答案——真正的解药——就是从这些侵犯的文化转变为促进人权的文化。为此,最有效的工具确实是人权教育。"

对于摩洛哥国家人权理事会主席德里斯·亚扎密(Driss El Yazami)来说,教育和培训对于保证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尤其重要。他指出,如果一个国家培养了知道自己权利的公民,这就是朝着民主迈出一步。

加拿大魁北克的预防激进化导致暴力中心(Centre for the Prevention of Radicalization Leading to Violence in Montréal)负责应对激进化的个人并与家人合作使其康复,并向他们灌输对人类同胞的共情。

执行主任赫尔曼·德帕里塞-欧克姆巴(Herman Deparice-Okomba)指出,预防暴力极端主义需要确保人权继续影响我们社会中的社会和政治生活。

"我们的所有教育工具、活动、培训和宣传讲习班旨在促进理解、容忍、性别平等和共同生活。"他描述道,"我们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参与民主生活,并培养公民态度和开放、尊重并认可多样性的行为。"

2016年9月29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