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有权获得全纳和优质教育


当米娅·法哈与她的两个兄弟在黎巴嫩入学时,她本应先学习阿拉伯语和法语,然后学习英语。

“但因为我有智力障碍,阿拉伯语老师将我赶出了教室”。所以我只能学习英语和法语,”米娅表示。

米娅是由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组织的,旨在审议受教育权和如何使全纳教育成为现实的全日讨论的参与者之一。

“受教育权是我们的一项最基本人权,”委员会成员特雷西娅·德格纳(Thersia Degener)表示:“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不从中受益。”

然而对于残疾人而言,获得优质教育并非易事。

“在许多国家中,残疾儿童都不能进入所谓的主流学校,他们受到隔离和孤立,”委员会成员斯蒂格·朗瓦德(Stig Langvad)表示。这种隔离可能严重地影响到人们在生活中的机会。他表示:“你可能无法获得能与主流教育相比较和获得同等认可的资格,雇主便总会认为你可能不如其他人聪明。”

国际残疾人联盟代表玛丽安·戴蒙德(Maryanne Diamond)强调称,全纳教育不仅关乎学校是否有残疾和非残疾学生。“许多政府都谈到全纳教育和残疾人教育,但据我们所知,大多数情况中只是将某些人放到教室中,而并不一定能为其提供优质教育所需的设施和便利,”他表示。

理查德·雷赛尔(Richard Rieser)是“包容世界”组织负责人,同时也是一名教师,他概述了一些重要步骤。

“政府需要确保教师们获得有关纳入残疾儿童问题的强制性培训,”他表示。融入问题专家应该走进学校为学生和老师提供支持,而不是“将孩子们赶出学校去专家所在的地方。”他补充道,网站、手机和应用程序等科技也对确保人们能够获得他们所需的资源至关重要。

委员会将利用讨论日中收集的信息来制订被称为“一般性意见”的权威性导则,主要讨论各国应如何诠释《残疾人权利公约》第24条中所规定的全纳教育权的问题。

“数百万像我一样的儿童希望且应该获得进入一所包容性学校,与其他所有儿童一同学习和玩耍的机会。这样一来,我们将不仅学得更好,还能使我们的社会更具包容性,”来自印度新德里的17岁少年拉布约特·辛格·科里(Rabjyot Singh Kohli)告诉观众。

2015年4月

他们的心声

在下面的一个短音频片段中,您可以听到参会者分享其在教育权方面的亲身经历和看法。音频脚本(英文)

 德维·阿雅妮 印度尼西亚 - 残疾人权益基金

马尔库·约基宁 - 芬兰 - 世界聋人联合会名誉会长

 玛丽安·戴蒙德 澳大利亚 - 国际残疾人联盟

 拉布约特·辛格·科里 印度 - 自我主张

当米娅·法哈 黎巴嫩 - 包容国际,中东和北非

 理查德·雷赛尔 英国 - 包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