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文化权纳入冲突后社会中的过渡司法战略


所有冲突后和分裂社会都有必要在忘却和记忆之间达成微妙的平衡,文化权利领域特别报告员法丽达·沙希德在其提交人权理事会的最新报告中写道。

沙希德指出,从2009年其任务设立以来,她已屡次收到证词强调历史和记忆叙事对集体身份和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她表示:“人们一方面努力追溯、证实、宣扬和让他人承认自己的历史和记忆,另一方面又对主流历史解释进行争辩。我还发现,基于文化权利的过渡司法方针与和解战略通常未得到应有的关注。”

沙希德的报告重点关注近期发生过国内或国际冲突的社会,后殖民社会,经历了奴隶制的社会,面临基于族裔、民族或语言背景、宗教、信仰或政治意识形态分歧的社会。

报告员认为,悲剧事件或大规模严重人权侵犯受害者在呼吁正义同时也呼吁一种形式的纪念。但她强调,纪念很少被纳入民主建设和过渡司法战略中。她还建议在这些冲突后战略与和解政策中融入文化权以促进社区之间的互动和理解。

她指出:“至关重要的是,纪念进程不能成为纪念逝者的高谈阔论,而忽略过去悲剧的原因和背景并掩盖目前面临的挑战。”她补充道:“纪念应被理解为提供必要空间,使受影响者能够以有文化意义的方式阐述各种叙事的进程。”

报告员还指出,对过去的纪念随着特定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环境不断演化,并根据不同的政治势力、游说实力、社会中不断变化的关注问题及关键利益攸关方的利益作出调整。但她建议各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更加包容,避免利用纪念进程为其政治议程服务。

沙希德表示:“各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应确保纪念政策有助于打击助长仇恨、怨恨和暴力的否认做法;为受害者提供象征性赔偿和公共承认;制订针对冲突中曾是对立群体的和解政策并通过多元化重新界定民族认同。”

她还建议通过促进公民参与、批判性思维并推动有关过去和现在排斥与暴力表现的讨论来预防曾是对立群体之间的进一步暴力。

201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