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妇女节:五位妇女人权领袖呼吁,大流行病后需要一个更加平等的世界


国际妇女节:五位妇女人权领袖呼吁,大流行病后需要一个更加平等的世界

抗击疫情的工作在继续展开,全球妇女领袖呼吁在大流行病后的世界中将性别平等作为核心,让这个世界对所有人而言都更加公正、更可持续、更为包容。

国际妇女节前夕,我们与五位妇女领袖展开对话。这些妇女领袖在各自不同工作领域中的表现令人鼓舞,让我们看到,此时此刻,妇女和女童的领导力为何如此重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克莱奥·坎布古(Cleo Kambugu):新常态应包容每个人

“如果我们心目中的女性都是某一种特定的样子,会有多少与之不同的女性得不到承认?这对于积极促进妇女权利又有何助益?”

克莱奥·坎布古(Cleo Kambugu)是乌干达一名跨性别妇女,帮助带领性少数和性别少数群体奋力争取平等。目前在乌干达,她的跨性别身份本身便可被视为一种罪行,如同其他跨性别妇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妇女一样。

她表示:“我认为首先需要争取确保乌干达人不会因为这些身份而获罪,然后再考虑如何积极规划未来的问题。”

克莱奥是UHAI EASHRI的项目主任,这是一个地方性的支持性少数和性别少数群体及性工作者的活动基金。疫情期间,随着包括医疗保健在内的许多服务停止向少数群体提供,该组织为他们提供人道主义救济金,确保“人们能够在危机期间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克莱奥所理解的“新常态”应顾及人权,对妇女和所有边缘化群体予以包容。

她还想重构性别二元的概念。她说道:“国际妇女节也应属于那些性别边缘化群体。这些人从来不被提起,好像与这个节日无关。真正赋权于妇女就是让她们活成想要的样子。创造空间让妇女活出本真自我,能够释放她们的全部潜能。”

阿米纳·布瓦亚赫:(Amina Bouayach)“指引我前进的是恒心”

阿米纳·布瓦亚赫决定参加竞选,在当选“摩洛哥人权组织”首位女主席前,她先征求了子女的意见。她回忆道:“我想让他们明白这份责任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做这份工作必须得到家人的支持。家人帮助我在事业上取得成功。”

阿米纳曾多次取得这样的成功。她是摩洛哥首位担任非政府组织负责人的女性,职业生涯中从事过新闻和政治工作,目前又专注于人权领域,在事业的道路上一直发挥着领导作用。

作为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主席,阿米纳和同事们正在努力争取为妇女获得政治代表中的席位。她重点关注的其他主要问题包括摩洛哥妇女和女童平等接受教育、消除童婚和改善残疾妇女和女童的人权。

争取上述权利的斗争并非一帆风顺,作为一名女性领导人,她也曾面临歧视。她解释说:“这些事情让我学到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对话和协商的价值。指引我前进的是恒心,正是这种恒心帮助我说服他人,奋勇向前,并将我的想法付诸实践。”

阿米纳认为,冠状病毒病疫情之后的世界,应该改变之前的生活方式。她说,不应该选择回归以往的常态。她还认为,各国应该团结行事,而不是只顾本国利益。“当你从普遍的角度考虑问题,就能为人性中最复杂的问题找到答案。”

对阿米纳来说,冠状病毒病疫情后的世界将是一个“承认平等、反对歧视、认同人类价值”的世界。

米兹·谭:(Mitzi Tan)身先士卒,为气候正义而战

“我们必须抵御气候变化,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星球——陷入了困境。”

去年,有史以来最强的风暴登陆菲律宾。该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备受气候变化之苦:数百万人生活在洪水多发地区,干旱影响了粮食供应,更为糟糕的是,环境权利维护者还有被监禁的风险。

米兹·谭并没有因此而退却。她说她有权选择投身于捍卫人权的活动。

22岁的米兹是东南亚国家“保护未来周五行动”菲律宾气候行动青年倡导者的召集人。她和这一组织致力于提高对气候危机的认识。她解释说,即使菲律宾是受气候危机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但人们通常认为“气候教育”是一个容易造成隔阂的概念、属于西方、技术性过强,而且根本没有用处。”

米兹表示,在菲律宾像她这样为改变制度而积极活动的年轻女性,面临许多挑战。性别定型观念在那里根深蒂固,作为女性,她经常得不到尊重,想法受到质疑、被否定或置之不理。

面对固有的性别歧视,米兹在工作中努力确保他人能够“主动地抛弃”固有观念。她相信,通过对话和相互理解,可以对性别歧视说不。

米兹建议说:“要争取我们的权利,必须铭记在心,这不仅关乎你我,而是所有妇女的权利。妇女拥有巨大的力量。妇女可以创造奇迹。我们无所不能。”

艾迪塔·奥希昂(Editar Ochieng):改变关于性暴力的观念

艾迪塔·奥希昂还是个6岁的小女孩儿时就受到性虐待。16岁时又遭到轮奸。

艾迪塔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最大的非正式定居点基贝拉(Kibera)长大。可悲的是,那里性暴力和性别暴力十分猖獗。疫情期间,这一问题更加严重,因为在这个本已极度贫困的环境中,封锁造成了更大的家庭和经济压力。

艾迪塔26岁时在基贝拉成立了妇女促进和平权利和正义中心,一个为社区中性暴力和其他形式暴力幸存者提供支助的组织。

此次疫情期间的某个阶段,艾迪塔一个人每天就会接到多达十个暴力受害者打来的电话。

然而,艾迪塔认为,只是列举数字还不够。只要有一个妇女遭受虐待,就已经不可容忍,所有有能力维护妇女权利的人,都有义务挺身而出,确保“打破”当前的现状。

她表示,她从教育中获得能力,成为女权维护者,面对并战胜挑战,率先为改变严重的系统性不公正而奋斗。

她指出:“走在前列,就是在改变观念。我们需要培养年轻女孩了解教育的重要性。需要重新掌控我们的权力,这样才能培养出不同的一代,让她们明白存在权力,但那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玛丽亚·德鲁兹·帕多瓦(Maria de Luz Padua):确保家政工人的权利

玛丽亚·德鲁兹·帕多瓦幼年时,在墨西哥城做佣人的母亲被指控抢劫。她被警察带走审问,玛丽亚和她的兄弟姐妹感到“非常非常害怕”。

多年后,玛丽亚自己成了一名照看小孩儿的家政工人。她不想经历母亲那样的遭遇,也不想让其他家政工人忍受类似的情况。

玛丽亚目前担任墨西哥家政工人工会秘书长。工会代表着约240万名家政工人,她的声音和领导力对于争取更好的权利和条件至关重要,包括争取正式合同、社会保障、强制性带薪休假和组织工会的权利。

2019冠状病毒病给家政工人造成了巨大的困难。许多人失去了工作。还有的人工作量加大,同时又在自己的家庭中承担着额外的责任。他们的生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玛丽亚和她的丈夫也未能幸免,两人2020年双双失去了工作

然而,她仍然保持乐观。前一任雇主待之以“尊严和尊重”,与她签订了工作合同,现在她可以获得社会保障。

玛丽亚表示,梦想有一天在疫情之后的世界,自己和其他家政工人不必询问“我们的权利是什么?”在推动妇女更多参与决策的过程中,“我们正在构建一个更美好的愿景。”

她指出:“在妇女之间建立信任是促进妇女进入领导层的关键所在。我们正在开辟这条道路,也能够实现这一变革。”

免责声明:本文中表述的意见、看法和观点仅代表文中人物的意见、看法和观点,并不一定反映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官方政策或立场。

“#我支持她”运动专门介绍了克莱奥、阿米娜、米兹、艾迪塔和玛丽亚的事迹。点击此处观看视频,进一步了解她们的工作。

让我们共同庆祝和表彰妇女领袖所取得的成就。使用#IStandWithHer标签,讲述自己的故事,介绍给予你启迪、坚决维护妇女和女童人权的妇女领袖。

为您的照片添加“国际妇女节”标记,并通过社交媒体分享。

2021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