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捍卫伊朗囚犯的权利


波斯文版本

伊朗知名人权律师纳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在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之初进行了绝食抗议,其丈夫雷扎·坎丹(Reza Khandan)表示,索托德曾“试图以此向监狱当局施压,要求释放囚犯,或者至少允许囚犯休临时假”。

索托德自2018年6月起一直被关押在德黑兰埃温监狱。索托德是一位知名且敢于直言的律师,她为受到政治罪指控的人、为争取表达自由的人权活动者、为抗议强制佩戴头巾的妇女辩护,此次是她第二次入狱。

伊朗遭到了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极其严重的打击。截至撰稿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记录,伊朗已有126949例确诊病例和7183例死亡病例。伊朗全国监狱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在过度拥挤、不卫生和狭窄的空间里,许多囚犯感染病毒,并且已经有死亡案例报告。

索托德与三名同样被监禁的政治和民间社会活动人士一起进行了持续数周的绝食抗议,他们的健康状况受到了严重影响。绝食抗议是为了呼吁司法部门扩大临时释放方案。

据伊朗当局称,自大流行病暴发以来,伊朗已有8万至10万名囚犯获得暂时释放,以此作为减轻监狱内病毒传播的措施。

但是,不少获释者未获准延长假期,并被要求在本月内返回监狱。

还有成千上万人仍被关押在监狱中。良心犯、双重国籍者和外国国民、人权律师和维护者,以及自然保护主义者,都在等待关乎其未来的决定。他们的家属请求司法当局至少在此次健康危机得到控制之前释放囚犯出狱休假。

坎丹更为关切妻子的健康状况。他表示,埃温监狱的医疗设施条件不足,阻碍了许多人寻求医疗保健服务,该监狱还缺乏基本的卫生和清洁设备。坎丹指出:“我妻子患有基础疾病,她昨天和我谈话时告诉我,由于害怕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她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没有去过医务室。她只能尝试给自己治病疗并忍受这种状况。”

一位直面那些“不接受任何形式辩护”的法庭和制度的人权维护者

坎丹描述了妻子如何致力于保护人权:“当看到某人的人权受到侵犯时,她会全力以赴,采取行动保护当事人,不考虑个人安危也不计较个人得失。她在法庭上、大街上为当事人辩护,或者通过陪伴当事人及其家属来支持他们,只要她能力所及。她竭力在那些不接受任何形式辩护的法庭和制度面前为当事人辩护。”

坎丹本人也是一名人权活动人士,10年来,他不时被迫与妻子分离。索托德还曾在2010年被捕入狱,罪名是散布宣传和密谋危害国家安全。她最初被判处11年监禁,但于2013年初获释。

坎丹表示,伊朗政府逮捕索托德的主要原因是她为良心犯和政治犯辩护。

坎丹现在和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他表示他们试图过一种“平静和正常的生活”。但他补充道,除了2019冠状病毒病,伊朗还存在太多其他问题,比如经济不稳定,这使得过上普通生活也困难重重。

“我们努力尝试,但事实是我们的生活和状况就是无法正常。”

呼吁释放

在3月8日写于埃温监狱的公开信中,索托德本人呼吁获得支持。她写道:“当祖国受到致命病毒重创时,我放弃对抗,以一名公民的身份,心平气和地请求政府放弃对外界的敌意,用和平的眼光看待世界,去信赖生命和人类。我请求人权活动人士支援我们的和平努力。”

坎丹极力重复妻子的请求,语气坚定,要求伊朗政府释放政治犯和良心犯,并请求国际支持。他表示:“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我们从未经历过类似状况,全世界都因一种病毒而受到影响。然而,在这种非常状况下,虽然政府‘大张旗鼓’地释放了数千名囚犯,但仍然没有释放所有政治犯。

我希望公共舆论和国际组织加强对此状况的关注,并严肃要求伊朗政府释放政治犯。”

全球呼吁释放囚犯

3月下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呼吁各国政府采取紧急行动,缓解监狱过度拥挤的状况,并警告称,不这样做的后果“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巴切莱特表示:“现在,各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释放所有在缺乏充分法律依据情况下遭到拘留的人士,包括政治犯和仅仅因为表达批评或异议而被拘留的人们。”

她还坚持认为,获释人员获释时应接受体检,健康应得到监测,并接受适当医疗服务。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针对伊朗的具体情况表示,休狱假和暂时释放必须作为一项紧急的公共卫生措施得到落实。办事处对伊朗已经释放数千人的行动表示欢迎,同时敦促当局也必须释放被拒绝休狱假的政治犯、人权律师和人权维护者、记者、艺术家、自然保护主义者以及双重国籍者和外国国民。

与此同时,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指出,根据国际法,伊朗监狱有义务提供优质医疗服务。被拘留者还应该获得充足数量的卫生用品和营养食物。

不能忘记被拘留者的基本人权。

2020年5月21日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