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支持为尼日利亚申诉人伸张正义


在尼日利亚开展行动的“法国无国界律师(Avocats sans Frontières France)”负责人安吉拉·乌万杜(Angela Uwandu)表示:2018年5月8日,一名律师走过尼日利亚拉各斯伊科伊(Ikoyi)区联邦高等法院大院。路透社/Akintunde Akinleye“我们代理的大多数客户无经济能力,是社会中的最弱势群体,无力聘请律师。”

在尼日利亚,“法国无国界律师”自2014年起,在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的资助下,通过“促进《禁止酷刑公约》”项目向被拘留的酷刑幸存者提供免费法律服务。该项目旨在促进执行尼日利亚于2001年批准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在该国消除酷刑。

乌万杜表示:“大多数接受司法系统处置者,特别是穷人和弱势群体,常常受到警察等安全人员的粗暴对待。他们往往被迫写下悔过声明,承认自己参与犯罪活动,这些声明却在随后的审判中,被用来对他们可能从未实施过的犯罪行为进行指控。”

在自愿基金的支持下,该非政府组织能够提出正式申诉,包括在酷刑受害者因受逼供作出供述而遭到刑事诉讼期间,为他们提供法律咨询、代理和辩护。

三项关于基本权利的突破性裁决

2020年,“法国无国界律师”为尼日利亚伊莫(Imo)州和埃努古(Enugu)州的三名申诉人提出关于基本权利的申诉。

埃努古州高等法院于2020年7月28日恢复埃尔维斯·戴维斯(Elvis Davis)的自由,承认2013年至2020年对他未经审判便予拘留的做法违宪,侵犯了其人身自由和公正审判权这两项基本人权,上述两项权利载于1999年《尼日利亚宪法》和《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第6条。

戴维斯被警察逮捕,并在审讯过程中遭近距离射击。他受到警方长达三个月的羁押。

乌万杜表示:“根据宪法规定,他在被捕四十八小时之内应受到指控,并送交有司法管辖权的法院开庭审理,但却被关押达三个月之久。”

“法国无国界律师”成员的职责之一是走访监狱,监测被拘留者的状况,并查明可能遭到酷刑的人员。在一次这样的走访中,埃努古州的一名律师发现了戴维斯。

她表示:“戴维斯明显受过枪伤,也没有得到治疗。他不被允许接受治疗,根据这些事实,律师将戴维斯的案件提交至埃努古州高等法院,要求行使他的基本权利。

我们要求法院发表声明,宣布对受害者施加酷刑以及不允许接受治疗的行为构成对《尼日利亚宪法》和《非洲宪章》所载相关权利的侵犯。”

法院判给戴维斯100万奈拉(约合2,500美元)作为补偿,他于2020年7月29日获释。

在埃努古州的另一起案件中,裘德·阿加(Jude Agha)在未经审判入狱约9个月后,被解除羁押获得释放。

阿加因持械抢劫被捕,审讯期间,警察当着其妻子的面威胁要杀死他。

在第三起案件中,伊莫州高等法院下令,对奥古齐·凯莱奇·伊赫吉里卡(Oguchi Kelechi Ihejirika)因遭受酷刑进行公示确认性救济。伊赫吉里卡2006年在高中毕业考试上被捕。他手部遭到枪击,被用大砍刀殴打,被控持械抢劫。他的案件于2020年被“法国无国界律师”发现,此前最后一次出庭是在2007年。

乌万杜表示:“他没有律师,于是干脆被关在监狱中,无人问津。很难遇到这种案件。”

持械抢劫在尼日利亚可处死刑。

她指出:“尼日利亚存在的问题是,警察在开展调查之前就实施逮捕。因此,他们实施逮捕时根本没有证据。”

乌万杜进一步表示:“这就是他们采用酷刑的原因,要逼人认罪——甚至供述从未犯过的罪行——因为供词是他们出庭的主要证据。警方会照例在没有管辖权的基层法院起诉嫌疑人,基层法院因此只能将他们还押监狱。”

此案接受审理时,警方没有作出辩护。“法院由此认定,这足以说明警方接受受害者有关所受待遇及枪伤的所有指控,因此判伊赫吉里卡胜诉,他被释放出狱。”

法院还判决支付金额为2,000,000尼日利亚奈拉(约5,000美元)的赔偿金,作为对受害者享有的1999年《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宪法》(修订案)第34和第35条所载权利受到不合法、非法和违宪侵犯的赔偿。受害者还获得了20,000奈拉(约50美元)的诉讼费用。
向安全机构发出信号

多年来,“法国无国界律师”通过走访监狱(由于对监狱管理部门持尊重态度,因此获准进入监狱),以及在警察局、监狱和法庭的公共场所张贴海报(附有“法国无国界律师”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办事处的总机号码),在尼日利亚宣传其服务。

最新的裁决为“法国无国界律师”在该国的成功表现又增添了浓重的一笔。2019年,他们为84名酷刑受害者提供了免费法律援助,对14项判决成功提起诉讼,并为受害者赢得赔偿。其中一些案件仍在各高等法院审理之中。乌万杜认为,这些裁决意义重大,有助于消除认为不可能打赢针对警察实施酷刑的官司这种广泛的观念,这一观念在律师之间尤为盛行。

她表示:“通过这些判决,我们已然能够证明,法官可能针对警察的行动作出类似宣判。我们还能够让【律师】懂得,有时可以依靠宣誓证言,若提供有医学证据,证据更为有力。”

“我们还相信,此类判决向肇事者发出了警告,那就是情况已有所不同。”

藉由最近取得的一系列成功,在尼日利亚的“法国无国界律师”决定将埃尔维斯·戴维斯案例运用到安全机构(包括警察、监狱当局、军队和其他机构)的培训中,以展示对被拘留者使用酷刑的后果,并揭示法院如何裁决此类案件。

乌万杜进一步表示,由于“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多年来提供支持,在尼日利亚的“法国无国界律师”对酷刑受害者的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同时拓展了开展行动的地区,将尼日利亚的一些州作为新的目标。

她表示:“这一结果非常令人鼓舞,因为支持我们这类工作的捐助者为数不多。尼日利亚有36个州,我们目前仅在五个州开展行动,每个州只有一名律师。因为案件众多,服务通常满足不了需求,但我们会尽量利用现有资源,尽可能发挥最大作用。”

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是1981年根据联合国大会关于酷刑受害者的决议(第36/151号决议——PDF)设立,任务是为酷刑幸存者及其家人提供支持。该基金向世界各地的民间社会组织发放数百笔拨款,用于提供医疗、心理、法律、社会以及其他援助。通过这种方式,基金收到的自愿捐款(主要来自会员国)每年帮助近50,000名酷刑幸存者获得康复、赔偿、赋权以及补救。

2020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