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新闻中心





庆祝《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0周年

阿拉伯文 | 英文 | 法文 | 俄文 | 西班牙文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致辞

日内瓦(2018年12月6日) - 12月10日是我们共同庆祝《世界人权宣言》这一特别文件问世70周年的日子。

我坚信,《宣言》如今的重要性不亚于70年前通过之时。

可以说,在过去的几十个年头,它已经从一份令人鼓舞的的文件转变为一套几乎渗透到国际法各个领域的标准。

它经受住了过去几年来的考验,以及新技术的剧烈涌现和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发展。这些是《宣言》起草者当年所无法预见的。

由于其所含概念的基本性质,我们可以应用这些概念解决各种新的难题。

《世界人权宣言》为我们提供了管理人工智能和数字世界所需的各项原则。

它为抵抗气候变化对人类(即便不是对这颗行星)的影响制定出一个应对框架。

它为确保各群体【如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者(LGBTI)群体】的平等权利奠定了基础。在1948年,无人甚至敢于提及LGBTI群体。

人人有资格享有《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

该句句尾中的"其他身分"常被引用,以扩大受特别保护人群的行列。除了LGBTI群体之外,还有残疾人——他们现在有了自己的《公约》。该《公约》于2006年通过。老年人也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公约》。土著人民。各少数民族。
每一个人。

《宣言》的每一条几乎都涉及了“性别”的概念。《宣言》不带有任何性别歧视语言,这在那个年代里是不同寻常的。该文件在其30条中均使用"人人"、"所有人"或"任何人"的指代方式。

这种开创性的用法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妇女在国际立法史上第一次在起草《世界人权宣言》方面发挥了突出作用。

曾担任该起草委员会主席的埃莉诺·罗斯福所发挥的作用是众所周知的。但鲜为人知的是,来自丹麦、巴基斯坦、共产主义集团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妇女也做出了重要贡献。

事实上,将取自《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法语: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u Citoyen)的语句"人们生来是自由平等的【法语原文:Les hommes(有‘人’和‘男人’双重含义) naissent et demeurent libres et égaux】"转变为《世界人权宣言》中"人人生而自由……平等【英语原文:all human beings(专指‘人类’) are born free and equal】,主要归功于印度起草人汉莎·梅塔(Hansa Mehta)。 "

这一措辞上的改变虽然简单,但是在妇女权利和少数群体权利方面是具革命性的。
汉莎·梅塔反对埃莉诺·罗斯福的说法,即:"men"一词在理解上既包括男性也包括女性——这是当时广为接受的观点。梅塔认为,各国可能会使用这一措辞来限制(而不是扩大)妇女的权利。
《世界人权宣言》是在世界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和大屠杀的破坏后问世的。其目的是防止类似的灾难,以及造成这些灾难的暴政和侵犯行为不再重演。它提出了阻止我们继续相互伤害的办法,旨在为我们提供一个"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

它对强者做出限制,为弱者带来希望。

在其通过以来的七十年里,《世界人权宣言》给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活带来了无数有益的改变,渗透到约90个国家的宪法以及众多国家、区域和国际的法律和机构之中。

但是,在其通过的70年后,《世界人权宣言》为我们规定的工作远未结束。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世界人权宣言》在其清晰明确的30条中,向我们展示了可以消除极端贫困,并为每个人提供食物、住房、健康、教育、就业和机会的各项措施。

它照亮了通往一个没有战争和大屠杀、没有酷刑或饥荒的公正世界的道路。在这样的世界里,痛苦被降到最少,没有人能够因为极度富有或有强大的势力而逍遥法外。

在这样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拥有与其他人相同的价值——不仅在出生时,而且在整个生命中。

《宣言》的起草者们希望通过解决根本原因、通过确定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仅仅因为存在而期待和要求的权利,来防止另一场战争——并且毫不含糊地说明不应对人类做出的事情。

起草者们的目的是建立支持和保护穷人、饥肠辘辘者、流离失所者和被边缘化者的制度。

食物权和发展权固然重要。但这必须在不受基于种族、性别或其他身分歧视的情况下来实现。你不能对你的人民说:让我来喂你们吧,但我不能让你们发声或享有你们的宗教或文化。

土地和适足住房权是再基本不过的权利——然而在一些国家,紧缩措施正在侵蚀最弱势群体的这些权利。

气候变化可能损害生命权、食物权、住房权和健康权。这些都是互相关联的——《世界人权宣言》和各项国际人权公约为实现这些权利提供了一个路线图。

我相信,本《宣言》所承载的人权理想,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建设性的进步思想之一——也是最成功的思想之一。

但今天,这一进展正在受到威胁。

虽然我们生而“自由……平等”,但这个世界上的数百万人却不能获得自由和平等。每天,他们的尊严都被践踏,他们的权利都受到侵犯。

在许多国家,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并且享有固有的权利”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可,正在受到攻击。各国为解决共同问题而共同努力建立起来的各种机构正在遭到破坏。

那些越来越注重狭隘的民族主义利益的政府和政客们,正在削弱符合《世界人权宣言》愿景的国际、区域和国家法律和条约的综合网络。

我们都需要更加积极地挺身维护《宣言》向我们阐明的、每个人——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而且是所有人类同胞——都应该拥有的各项权利。由于我们自己和领导人的遗忘、忽视或肆意无视,我们不断冒着权利被侵蚀的风险。

我将用《世界人权宣言》的开头来结束我的致辞。其序言部分的前几行文字承载着强有力的承诺——和警示:
"……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

我们最好加倍关注序言的最后一句话:

"……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经常铭念本宣言,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并通过国家的和国际的渐进措施,使这些权利和自由在各会员国本身人民及在其管辖下领土的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和遵行。"

自1948年以来,我们已经沿着这条道路走了很长一段。我们采取了《世界人权宣言》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上规定的许多渐进措施。

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有太多的领导人似乎忘记了这些有预言性的强劲话语。我们需要补偏救弊——不仅仅是在今天,或是在下周一的70周年纪念日,而是在每一年中的每一天。

全世界的人权维护者都在通过他们的工作、奉献和牺牲来捍卫《世界人权宣言》的前线。无论我们住在哪里,无论我们所处的环境如何,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能力为他人发挥作用——使我们的家园、社群、国家和世界变得更好——或更糟。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尽我们所能,为《世界人权宣言》的美好梦想注入活力。

因为,这是我们前辈留下来的礼物,帮助我们避免他们所经历的困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三年后,联合国大会在巴黎的夏乐宫(Palais de Chaillot)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是一个起草委员会18个月来的工作成果。该委员会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员和顾问组成——用其主要设计师之一勒内·卡森(René Cassin)的话来说—— "在一百场气宇轩昂且常常激情饱满的讨论会结束时,《宣言》于1948年12月10日以30个条款的形式获得通过。"

阅读关于《世界人权宣言》30条每一条的30篇系列短文

查看70周年纪念日的相关活动和宣传运动的详情

查看关于《世界人权宣言》的更多信息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Rupert Colville - + 41 22 917 9767 / rcolville@ohchr.org 或 Ravina Shamdasani - + 41 22 917 9169 / rshamdasani@ohchr.org 或 Marta Hurtado - + 41 22 917 9466 / mhurtado@ohchr.org

标记和分享 -  推特: @UNHumanRights  和 Facebook: 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会议及事件

关注

联系方式

如需采访,请发送英文电子邮件至:media​@ohchr.org

订阅新闻提醒(英文)

新闻代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
电话:+41 22 917 9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