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实况调查团:清算最严重的国际罪行


缅甸实况调查团得出结论认为,该国的安全部队,特别是缅甸国防军塔玛都,在对待一些克钦邦、若开邦和掸邦的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时,犯下了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

实况调查任务主席马祖基·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与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的一名居民交谈。© 人权理事会 / Rolando Gomez就若开邦罗兴亚人而言,调查团还得出结论,“有足够的资料支持对塔玛都指挥系统中的高级官员进行调查和起诉,以便让主管法院确定他们对与若开邦局势相关的种族灭绝行为负有责任。”

报告指出:“发生在钦邦、若开邦和掸邦的严重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因其恐怖性和普遍性而令人震惊。” “其中许多侵犯行为无疑构成了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罪行。[这些侵犯行为]源于社会中几十年来显而易见但未曾解决的深刻裂痕和结构性问题。对这些侵犯人权行为的拒绝、正常化和有罪不罚程度让人震惊。”

这些调查结果是调查团向人权理事会提交报告的一部分。该调查团成员包括:主席——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马祖基·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和两名专家——来自斯里兰卡的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Radhika Coomaraswamy)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克里斯托夫·西多蒂(Christopher Sidoti)。他们将在9月份的人权理事会届会召开前提供一份更长、更详细的报告。

调查团由人权理事会设立,授权查明据称最近在缅甸发生的军事和安全部队侵犯人权和虐待行为的事实和情况。调查团的调查重点是自2011年以来在若开邦、克钦和掸邦的局势。

该报告提到,由于缅甸数十年来实施的国家政策和做法,罗兴亚人被系统性地边缘化和排斥。罗兴亚人,从出生到死亡,一生都处于严重、系统和制度化压迫的持续情况中。这一制度的基础和特征是罗兴亚人法律地位的空缺,包括对他们公民身份的否认。该报告得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尽管缅甸当局通常较少使用煽动性语言,但其措辞反映且助长了仇恨和分裂的言谈。这营造了一种让恶毒的仇恨言论蓬勃发展的气氛。

调查团记录了大规模的杀戮行为、大规模的轮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严重侵犯儿童的行为、蓄意和系统地破坏整个村庄的行为、以及其他严重侵犯行为。

调查团成员库马拉斯瓦米表示:“强奸和暴力的规模、残暴程度和系统性表明,它们是震慑、恐吓或惩罚平民的蓄意战略的一部分。它们被用作战争策略”。该报告将性暴力同攻击平民、排他性言辞和有罪不罚现象定义为四个“塔玛都行动标志”。

调查团的调查结果基于各种来源,包括对受害者和目击者的875次深入访谈、卫星图像分析、以及一系列经核实的文件、照片和视频。缅甸政府没有与该小组合作,也没有允许他们进入该国。

该报告明确指出了对若开邦、掸邦和克钦邦人权危机负有最大责任者:责任与塔玛都紧密相关。该报告甚至列出了一些负责人,包括塔玛都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和其他五位高级将领。

报告指出:“塔玛都所采用的一贯的战术表现出,只有当所有部队都在统一指挥的有效控制下,才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协调。” “这种有效的控制、加之对下属所犯罪行的认识、未能采取必要和合理的措施来预防和惩戒犯罪行为、以及这些情况与所犯暴行之间的偶然联系,表明了刑事责任可能会超出个别犯罪者的范围,涉及到他们的上级指挥官。”

报告指出,民政当局控制塔玛都的能力有限,调查团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民政当局直接计划或实施了军事安全行动。然而,该报告也指出了民政当局的行为和不作为如何确实助长了暴行的实施。报告还表达了对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的极度失望,因为面对若开邦正在发生的事件,她没有利用自己的职责或道德权威做出任何努力。

通过查明真相,调查团希望能为实现受害者和整个缅甸人民的真相权利作出贡献。马祖基·达鲁斯曼表示:“没有真相,缅甸就无法为其人民以及所有人民确保一个繁荣而稳定的未来。”

克里斯托夫·西多蒂补充道:“军队作为一个机关从未被追究过责任。缅甸法律的规定、法律制度的结构以及司法机关缺乏独立性和法律能力,使得国内法律体制无法为被军方侵犯了人权的受害者们伸张正义。” 报告的结论是,推动问责制的能量必须来自国际社会。

该报告建议国际社会采取果断行动,包括:让联合国安理会将缅甸局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或为此设立一个特设国际刑事法庭,采取有针对性的个人制裁,包括禁止那些疑似负有最大责任者们的旅行并冻结他们的资产,而且对缅甸实施武器禁运。它还提议设立一个联合国信托基金,以支助受害者。

达鲁斯曼表示:“[这项任务]旨在提议,在我们报告后设立一个问责机制。我们希望这将不会太久……这样联合国就可以就此继续这一任务。我们希望真相最终可以大白于天下。

阅读完整报告

2018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