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民间社会空间以保障人权


联合国秘书长表示:“民间社会行为者必须能够自由而独立地开展工作且免受恐惧、报复与威胁。这要求采取集体行动谴责报复行为,捍卫自由的声音并保护被针对的群体。”他将民间社会称为“联合国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他在视频声明中补充道:“我们必须扩大民间社会的空间,使其有意义地参与和做出贡献。”这段视频在人权理事会第25届会议上有关促进和保护民间社会空间的讨论中播出。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弗拉维亚∙潘谢里在有关促进和保护民间社会空间的讨论中表示:“全世界的民间社会行为者面临着各类风险,包括威胁、恐吓和可怕的报复,甚至谋杀。”

她说:“非政府组织被禁止接受资助,举报人因为揭露腐败而遭囚禁……我们必须保护民间社会免受这类做法的影响。”

潘谢里在开场发言中强调了民间社会的重要性,包括帮助人们培养宣传技能,制定战略,动员各方提出主张,发挥关键的监督作用,告知人们其权利和责任。

西娜•吉拉尼(Hina Jilani)是巴基斯坦人权律师和世界知名的人权维护者,她说,我们还需经历很长的过程才能认识到,民间社会不仅对其自身有利,还能增强整个国家。她解释说,这是因为民间社会表达公共意见的众多方式能够强调权威人士的责任。

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弗兰克·拉卢(La Rue)补充说,若没有民间社会的充分参与,国际机构和政府无法独立落实人权的促进和保护。

他说:“民间社会是确保权利得到保护的关键要素。”

拉卢强调,每个人都有权捍卫人权:“我们讨论的不是民间社会的特殊权利,而是我们捍卫每个人的人权问题……民间社会不应受到任何特殊的限制。每当看到试图限制人们自由结社或为社团争取资金的立法,我就感到担忧,因为这限制了旨在捍卫人权的合法、公开且透明的活动。”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25届会议的互动讨论期间,土耳其议员兼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成员萨法克·帕维(Safak Pavey)举了一个例子,展示民间社会如何影响她本国的政府。

“去年,政府试图开发受保护的区域和国家公园。”她谈及伊斯坦布尔塔克西姆(Taksim)广场边加济公园(Gezi Park)的城区开发计划,“但在121个自然和环境权利组织的努力下,这一举动未能成功。由于他们作出系统性的努力,政府撤回了法案草案。”  

她说,各国政府造成的危险若浮出水面,民间社会就挺身而出应对这些挑战。“从妇女权利和环境问题再到人道主义援助和宪法改革,在社会挑战成型的每个领域,民间社会都已变得不可或缺。”

突尼斯维权人士兼突尼斯人权联盟名誉主席穆赫塔尔•特里非(Mokhtar Trifi)举了一个例子,展示民间社会在革命后突尼斯的建设中发挥的根本作用。

在标志性的2011年选举前几个月,特里非谈到有一万多人接受了培训以监督选举进程。他表示:“选举的每个阶段都受到了民间社会的密切监督。”他还表示,这促成了制宪议会。

他补充说:“制宪议会的主要目的是起草新宪法。这一过程持续三年,民间社会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尤其是在坚持充分实现男女平等的条款方面……目前,民间社会依然在制定人权与民主相关的核心法律方面发挥着作用。”

知名音乐制作人、艾美奖纪录片导演迪亚·汗(Deeyah Khan)强调了民间社会中艺术和艺术家的力量。

迪亚·汗说:“艺术得以让我们思考和感受:这两大要素使我们更难被操控,使我们的灵魂更难被摧毁,使非人道的东西更难作用在我们身上。”这名艺术家和活动人士自己创办了制作公司FUUSE,用电影来知会和鼓励有关人权问题的讨论。

她补充道:“正是试图将艺术摧毁的做法展现了艺术的力量。”她举例说,阿富汗塔利班就采取了广泛的措施来禁止艺术和音乐进入公共领域。

这个互动小组讨论是人权理事会首场关于将民间社会空间议题视为人权问题的正式讨论。为了促进残疾人的参与,讨论和直播提供了国际手语翻译和字幕。

小组讨论吸取了小组成员、各国代表、国家人权机构、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机构的丰富经验,旨在发现促进和保护民间社会空间方面的挑战、吸取的教训、良好做法、步骤与战略。

关于小组讨论的总结报告将呈交人权理事会第27届会议。

2014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