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报告的针对与联合国合作人士的报复行为有所增加


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安德鲁·吉尔摩称,糟糕的是,经报告的因与联合国合作而遭到报复的事件一直在增加。安德鲁·吉尔摩在联合国效力长达三十年,将于2019年12月离任。自2016年以来,吉尔摩一直是受任命指定处理这一问题的联合国高级官员。

(巴基斯坦的青年共同为一起校园袭击事件的受害者进行烛光守夜活动 ©法新社照片/Asif HASSAN)

在2019年9月向人权理事会的介绍和10月在纽约与成员国和民间社会参加的联合国大会会外活动的讲话上,吉尔摩表示,在最新的联合国报告中,所提及的同意公布案件的国家数量有所增加:平均每年报告的国家从2010年起的15-20个增加到2019年的48个。

他对联合国大会表示:“世界各地的人们因与联合国合作、与成员国建立的机构、任务和机制合作而受到惩罚。事实上,大多数惩罚都是由成员国所为,我一向认为这是极其错误的行为。”

吉尔摩表示,报复的形式多种多样。从旅行禁令和骚扰等相对轻微的,到酷刑、逮捕、性侵犯罪甚至死亡等更严重的情况,比比皆是。他说,现在还出现了大量的线上抹黑运动,这是新近出现的现象。

吉尔摩指出,报复行为目前的一种趋势是,各国无一例外地驳回了所接到的的指控,并表示针对目标个人或非政府组织的行为与跟联合国合作无关,而属国内“安全”问题。

吉尔摩曾在日内瓦向人权理事会表示:“许多与我们分享信息或来参加我们会议的个人都被正式提起‘恐怖主义’指控,指责他们‘与外国实体勾连’,或指控他们‘损害国家的声誉或安全’。”他也在纽约向联合国大会再次进行强调。

吉尔摩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项任务最令人沮丧的其中一个方面,而且秘书长的报告中也反映出许多这样的案例,就是政府几乎从不承认实施了报复行为。而且是近乎固执、盲目,而且直截了当地拒绝承认可能实施过报复行为。为了保障证问责和民众的申诉权,我强烈敦促着手处理这个问题。”

当然,也有值得注意的例外——一部分国家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或者对收到的指控开展调查行动,或者在采取措施时注意保护据称受害者。其他一些国家则鼓励民间社会与国际机制合作,并在国家法律和政策中认可申诉权。人权办热切强调了秘书长报告中概要总结的良好做法,并希望随着时间推移出现更多这样的范例。

还有国家利用联合国对这些趋势在国际上发出警示,敦促联合国系统所有方面加强问责和应对措施。这些国家对这一问题表示谴责,并对其范围之广提出警示,因为这个问题不可避免会影响到关于许多议题(例如:发展、环境、冲突环境中的平民保护以及对恐怖主义的预防和打击)的全球讨论。

吉尔摩表示,在他就这个领域进行报告的三年里,也有一些积极成果。首先,收到指控的国家数量增多,这表明联合国已经提高了记录案件和趋势以及接触更多受害者的能力。他还倡导与条约机构和特别程序等关键机制开展对话,并定期与国家人权机构进行接触。

吉尔摩表示,在联合国内部扩大宣传,使更多人了解报复问题,并提请人权高专办注意到这些案件,这些方面也有进展。整个系统大多数人更加了解这个问题。

他表示:“在联合国系统内,我高兴地看到,出现了用于制定指导方针、提高工作人员认识和完善报告机制的引人注目的举措。除了(联合国人权办)之外,还有一些联合国组织正在通过改进政策和保护举措来着手处理这个问题。”

在联合国最后几周的工作中,吉尔摩表示,他坚信终止报复行为应该是联合国的核心责任,包括其工作人员、政府间机关和各个机构的核心责任,但尤其是联合国会员国的责任。他强调:“这关系到联合国的效力和公信力。”

吉尔摩表示:“真正的责任在于会员国。我谨建议,各会员国应该确保英勇的人权维护者和向联合国作证的受害者不会因为与机构和任务合作而成为残酷报复的目标,而这些机构和任务正是各会员国建立的。”

了解更多关于报复问题的信息:
https://www.ohchr.org/CH/Issues/Reprisals/Pages/ReprisalsIndex.aspx

观看关于报复问题的动画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89SGxV9tA&feature=youtu.be

2019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