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是促进人权的天然通道


一场事故使米基·马特森(Miki Matheson)双腿失去行动力。但是,正是她随后参加的体育活动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马特森是日本财团残奥会支持中心(Nippon Foundation Paralympic Support Centre)的项目经理,也是三届残奥会冰橇速滑项目的金牌得主。她解释道,体育帮助她在事故后维持了作为运动员的身份,继续鼓舞着她,参与到她的生活中。体育是促进人权和全民包容的最友善的大使之一。

“体育可以是人道主义和发展领域低成本、高影响的工具。”马特森向观众们表示,“体育有独特的能力来吸引和激励人们。它打开原先紧闭的头脑和心灵,能够让人洋溢着笑容并团结在一起。”

马特森和其他五人一同参加了一场讨论,内容关于利用体育和奥利匹克理想促进所有人的人权,包括残疾人。这场小组讨论是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二届会议的一部分。它的发言者来自体育各界——运动员、体育活动规划者和参与维护人权者——讨论要求他们对体育和体育赛事如何帮助促进人权提出意见。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表示,体育赛事应该颂扬对人类潜能的喜悦,而不是助长区分“我们”与“他们”的狭隘观念。

“我敦促各级当局付出更多努力,在体育中融入人权并促进平等与非歧视,尤其是通过教育方案,这样一来,儿童和成人就能学着重视并尊重人类的多样性。”他表示。

2016年里约奥组委可持续、准入和遗产问题负责人塔尼亚·布拉加(Tania Braga)表示,奥运会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事提供了一个机会,通过与提供基础设施的各个必要部门合作,“提升人权标准”。比如,巴西已确保遵守那些支持、保护和尊重劳动权利的地方和国家法律,并且已经有了一项方案,开始帮助工作人员在奥运会后寻找工作。

 小组成员兼俄罗斯残奥委员会秘书长安德烈·斯特罗金(Andrey Strokin)说,体育改变了国内有关融入与人权问题的态度。这位五届残奥会游泳冠军表示,在20世纪70年代,一名政府成员声称,这个国家没有残疾人运动员。现在,运动员——残疾或非残疾——从小都获得了政府和公众的认同、培训和支持。

人权与商业研究所的总执行官约翰·莫里森(John Morrison)表示,联合国应该利用体育作为帮助促进人权的方式。

“我认为,在体育世界存在一个巨大的机会,可以促进全世界的人权,不论是在赛场上还是赛场外。”他说。

本次小组讨论是一项有关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促进人权的决议的成果,该决议是希腊领头的核心国家小组在3月提交的。

身为国际奥委会成员且为希腊获得奥运会水球项目银牌的斯塔夫鲁拉·科兹莫波利(Stavroula Kozompoli)表示,通过体育,人们学习了跨越性别、国籍、年龄甚至是身体条件的价值。体育是真正的平等主义者。

“我从五岁起就是运动员了,我为希腊奥林匹克水球队打了15年的球。”奥运会银牌得主丝塔芙洛拉·科佐波利说,“我强烈地相信,奥林匹克价值观和(一般的)体育运动能够影响人权,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

2016年7月1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