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病期间在乌克兰倡导人权


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察团尼戈拉·萨赫德娃

乌克兰于2020年3月3日记录了首例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这一流行病及其后果给乌克兰带来沉重打击。截至本报告编写时为止,共出现92,820例病例,2,089人死亡(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自危机开始以来,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察团一直着手应对,记录侵犯人权行为,并代表最脆弱群体公开表达意见。

尼戈拉·萨赫德娃是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监督团克拉马托克驻地代表处负责人。

2019冠状病毒病对你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使我们在乌克兰的工作平添了一层复杂性。尽管如此,我们仍继续收集第一手信息,与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和见证人交谈,并开展线下和线上监测。

为了进行采访,我们比以前更多地使用电话或互联网。当情况允许我们亲身赶赴现场并能保持安全距离时,我们会继续前往。例如,我们最近前往乌克兰东部接触线(武装团体控制的领土和政府控制的领土之间的分界线)沿线的两处所在,监测根据《明斯克协议》同时释放与冲突有关的被拘留者的情况。同样,在采取隔离措施后,我们继续进行实地考察,监测接触线两侧出入境口岸的行动自由问题。

疫情期间,人权高专办开展哪些工作来保护民众的权利?

我们通过报告、交流活动和宣传努力,继续向决策者和国际伙伴传递受到冲突影响的平民的声音。

我们在实地记录下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还通过与当地活动人士、民间社会组织、地方当局和军方的联系网络继续收集信息。

我们更加关注处境最为脆弱的人群,包括拘留场所的人员、老年人、无家可归者、罗姆人以及残疾人。这些群体很可能会受到危机极为严重的影响,并有被遗忘的风险。我们与国内利益攸关方和国际伙伴共享收集到的信息,以便决策者能够依据我们的信息做出决策并使形势趋于好转。

例如,我们发现乌克兰国家监狱机构存在2019冠状病毒病蔓延的问题,并与乌克兰司法部以及自称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取得接触。我们发布了宣传信和指导说明,并辅之以公共宣传,说明可采取哪些措施减少病毒传播及缓解病毒对设施和囚犯的影响,但愿这些工作已经帮助监狱系统更好地防范病毒。

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过程中,乌克兰面临哪些主要人权风险?

在我开展工作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地的政府控制区,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行动自由限制仍然是当地居民面临的最严重问题之一,特别是对穿越政府控制区和武装团体控制区之间接触线的平民而言。这些人对健康权、食物权、家庭生活权和社会保障权的享有因此受到影响。

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之前,每月有超过100万人往返通过接触线。自3月底以来,随着所有过境点实际关闭,这一数字缩减至数百人。我们一直与国际和国内伙伴合作,共同倡导基于人道主义考量为过境提供便利,并在疫情形势允许时有组织地重新开放过境点。自6月中旬以来,我们的宣传开始取得成果——过境点开始重新开放,每天有数百名平民开始过境。这仍然远低于大流行病前的数字,并且过境手续繁琐冗长,但对于最终成功过境的人来说,已经解决了莫大的难题。

其他令人关切的问题并非本地区独有,而是影响到整个国家。隔离措施对本已脆弱的人群打击最为严重。例如,罗姆人社区成员告诉我们,他们获得适足生活水准(包括获得水和卫生设施、食物、医疗和社会保障)的机会本已受到限制,如今更为恶化。妇女和女童由于经济独立受到影响以及隔离禁足,更容易遭受性别暴力。这一负面影响给乌克兰东部被隔绝的社区及接触线沿线的人群造成的痛苦尤为严重。此外,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无家可归者获取基本设施和资源都遇到极大困难。

2019冠状病毒病隔离措施还对司法造成巨大冲击:某些情况下,本已滞后的法律程序会被进一步拖延,许多人由于隔离措施限制而无法诉诸法律。

迄今为止,在大流行病期间最大的挑战和经验教训是什么?

在大流行病期间,与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及证人面对面互动受到限制,难以进入拘留设施和接触线沿线被隔绝的定居点,这都是我工作中最大的困难。尽管多次呼吁停火,但乌克兰东部仍冲突不断,我们经常收到平民伤亡和民用物体受损的报告。我们注意到当乌克兰开始出现大流行病时,敌对冲突和平民伤亡数量几次出现高峰。尽管我们认为这一切与大流行病没有直接联系,但我们仍然感到关切的是,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吸引了所有注意力,人们也许不太能注意到冲突地区的平民依然需要得到保护。因此,我们需要投入更多的努力开展保护宣传。

获得的一个重要经验是,以灵活的方式运用技术,我们就能够继续开展工作。我们在大流行病之前所建立的密切联系也提供了巨大帮助,确保我们继续收到侵犯人权行为的相关信息并能够为受害者主张权利。

为什么在大流行病期间维护人权至关重要?

这一大流行病表明所有社会都具有脆弱性,同时揭示出人与人之间如何息息相关。2019冠状病毒病的任何解决方案都必须具有包容性,需要所有国家和个人的协同努力。我们面临的是严峻的挑战,但也是摒弃分歧、共同努力的契机,同时确保充分尊重和保护人权。

在我工作的地方,一旦发生侵犯人权行为,我们依然是民众可以求助的最后途径之一;在乌克兰和全世界许多地区也是如此。我们通常最先发现处境脆弱的民众,并为他们主张权利以确保没有一个人掉队。如果政府、民间社会及私营部门中的每一方都把人权作为应对危机的前提与核心,便有机会制定更具包容性的2019冠状病毒病社会对策,不仅在我工作的地方是这样,全世界都是如此。


视频
 

2020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