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方的声音:朝鲜的2019冠状病毒病感染病例为零,但人权关切仍然存在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驻首尔代表西格·波尔森(Signe Poulsen)(左)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Jung Yeon-je/法新社

当2019冠状病毒病在中国暴发时,人权高专办立即关注到中国邻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通常被称之为“北朝鲜”,以下简称“朝鲜”)面临的潜在危险。

虽然在撰写本文时,朝鲜官方尚未通报任何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但人权高专办对该病毒以及为防止其传播而采取的措施会给本已遭受痛苦的朝鲜民众所带来的人权连锁反应表示严重关切。

西格·波尔森(Signe Poulsen)是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驻大韩民国首尔的人权代表。人权高专办小组正从首尔监测朝鲜境内的民众情况。

2019冠状病毒病对你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2月下旬,当大韩民国(韩国)的感染人数迅速增加时,有关如何应对疫情的信息却很少。作为一项预防措施,我们让可能去过病毒传播场所的工作人员开始在家办公。随后,根据韩国政府关于物理距离的指导方针,我们将在家办公的范围扩大到组内多数成员。首尔办事处是人权高专办第一个开始远程办公的办事处。

自1月以来,我们与居住在朝鲜境外的朝鲜人和民间社会组织,特别是在朝鲜境内有联系人的民间社会组织密切合作,以收集最新信息。即使是在此次大流行病之前,从事人权工作的个人和组织也无法进入朝鲜,因此他们很擅长以这种方式开展工作。由于无法进入朝鲜,所以首尔办事处总是需要远程办公,因此即使在实施行动限制的情况下,我们仍有能力继续工作。我们每周通过电话联系合作伙伴,并监测朝鲜国家媒体和国际媒体发布的信息。

与此同时,我们调整了其他活动。工作人员继续在家工作,学校仍然关闭,同时政府继续采取措施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的蔓延。

在这场大流行病期间,人权高专办正在开展哪些工作来保护民众的权利?

我们在首尔的办事处负责监测和分析朝鲜的状况。根据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我们向成员国、联合国其他机构、朝鲜当局和其他有关利益攸关方提供了应对局势的建议。我们还向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提交报告。高级专员和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都曾呼吁放松可能影响朝鲜卫生部门的制裁。

此外,我们正在努力提高人们对人权如何能够帮助保护所有人,特别是最脆弱人群的认识。我们已将重要文件翻译成韩文,以便人们更容易获得有关2019冠状病毒病人权影响的信息。

朝鲜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过程中主要面临哪些人权问题?

我们所看到的是,由于朝鲜对境内和跨境行动的限制不断增强,对许多在朝鲜的人来说,2019冠状病毒病的应对措施加剧了本就极其困难的状况。朝鲜的医疗卫生系统也非常薄弱,特别是对于农村人口而言。

朝鲜是第一个为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而关闭边境的国家,朝鲜当局还发布了有关预防病毒传播的信息。但是,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措施所带来的风险使绝望的人道主义状况变得更加糟糕。在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暴发之前,普通大众已经在为生存而挣扎,大约40%的人口的粮食缺乏保障并面临其他经济苦难。关闭中朝边境导致状况进一步恶化,因为贸易受到了严重限制。

许多本来就处于绝境的人的基本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我们尤其对最脆弱人群表示关切,包括被关押在狭小环境的被拘留者、无法获得足够医护服务的人、无法获得足够食物和安全水源的人,或者买不起口罩和肥皂的人。

鉴于医疗卫生系统的糟糕状况,以及很大一部分人口可能遭受着营养不良,我们的主要关切是一旦病毒大规模暴发,朝鲜的死亡率可能会远高于邻国。

迄今为止,在大流行病期间最大的挑战和经验教训是什么?

同其他事情一样,我们很难全面了解朝鲜的状况。对信息、进出朝鲜和人们提出关切的权利方面的限制意味着我们并不了解一切。尽管如此,我们确实得到了一些可靠的信息,包括有关朝鲜日益加剧的经济苦难。与民间社会合作伙伴一起工作使我们获得的信息更加可靠。

另一个重大挑战是2019冠状病毒病给试图逃离朝鲜的人所造成的困局。其中大多数人是准备跨越边境逃往中国的妇女。由于边境关闭和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的风险,离开朝鲜据报几乎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在大流行病期间维护人权至关重要?

2019冠状病毒病是一场全球性的大流行病,因此需要全球性的应对措施。虽然在朝鲜采取应对措施存在困难,但增强民众的权能,使其能够积极参与地方和国家治理,更好地利用技术,并以更公平的方式重新分配资源,这些措施对于应对此次大流行病以及以后的工作都至关重要。更为紧迫的是,包括朝鲜在内的各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部分必须同心合力,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这一点至关重要。

2020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