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演说,我们需要正义”


“现在是时候停止这场悲剧了,是时候让世界看到我们的伤口。”娜迪亚·穆拉德(Nadia Murad)说道,“我有权让世界站在我的一边。‘伊斯兰国’袭击我们,在家中杀死我们。他们杀了我兄弟和我母亲。他们绑架了我和其他与我一起的女孩。我有权要求各位伸张正义。”

穆拉德在一场小组讨论上提出这样的恳求,本次讨论内容是关于“他们前来破坏:‘伊斯兰国’对耶西迪人的犯罪”的报告。这份由联合国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调查委员会完成的报告列出了“伊斯兰国”对待耶西迪人的做法,特别是妇女和女童,她们单独受到了性暴力、酷刑和奴役。 报告确认,“伊斯兰国”对待耶西迪人的方式构成持续的灭绝种族。

穆拉德曾是那些女性中的一员。她在2014年8月伊拉克辛贾尔遭袭时被该组织俘虏,被关押了四个月,终于才逃到一个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最后前往德国。她现在是一名耶西迪人权活动家,前往世界各地传播她人民所受的苦难。

“我的社区当前最需要的就是正义。”穆拉德强调,“因为你们无法赢回那些失去了六七个子女的母亲的心。只有通过正义才能做到。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演说,我们需要正义。”

小组成员延·基兹尔汗(Jan Kizilhan)是一名德国心理学家,他正带头开展一项独特的治疗方案,治疗德国境内从“伊斯兰国”手中幸存的妇女。他说,尽管正义一开始可以为受害者带来些许好处,但真正的治愈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个创伤的问题将成为她们生命的一部分,但我们和她们交谈(并告诉她们):‘是的,这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但这不是你生命的全部’。”他说。

基兹尔汗说,为了让耶西迪人和其他受害者获得长期治愈,伊拉克和叙利亚需要创伤专家和关于心理治疗的教育。让治疗这种创伤尤其富有挑战的是,这是跨代的现象;社区中数代人都面对过各种形式的此类创伤。

委员威迪·蒙丹蓬(Vitit Muntarbhorn)表示,为了打破创伤和暴力的循环,国际社会应该提供人权教育,从政治和心理上支持少数群体,并鼓励对话。

“我们需要努力深入理解暴力的心理。”他说,“法律和实践必须有所回应,表明这不仅是一个法律问题。”

2016年7月5日